「這個世界果然比我想像的有趣多了。」正與靜留在咖啡店休息的夏樹笑著說。

  「對,能看到很久沒看過的『夏樹』真的很有趣。」坐在夏樹對面的是笑得像狐狸一樣的靜留。

  「囉嗦。」夏樹拿著咖啡杯的手不自覺地一頓。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