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其實是要給那邊的變態的HIT文衍生物.......看不懂也不太要緊啦,反正我就是突然想這想寫=皿=



---------------------------------------------------------------------------------------------------------


  「給我脫掉你的裙子!」


  擁有一把漂亮的亞麻色頭髮的女人一回到工作的辨公室時,便聽到一把清冷的聲音含怒地說道。


  一開始時還呆了一呆,不知發生什麼事。



  「靜留!」那聲音再催促道,失卻了平時的冷靜。



  然後緋紅的眼睛對上碧綠的眼睛,發現那眼瞳內的擔心--

  被她知道了嗎?看來自己的演技還差了一點,竟然這個被眾人稱作木頭的學園長情人發現到自己的不妥。


  「我沒事啊,夏樹。」女人平靜地笑道,希望可以令那現在擔心得要命的情人的安心,但之後便發現自己的做法錯誤了。


  「...我又令靜留因為我受傷了,」那份擔心開始轉為自責,平時對其他人冷漠的自己不知為何對上靜留時便會失去一直自豪的冷靜,「都是因為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令靜留受到傷害。」


  女人微笑地搖搖頭,用有著特別風情的腔調靜靜地說「這根本不是夏樹的錯啊,再加上你已經很努力了,為了這次那個黑黑的「夏樹」所造成的破壞...而且這次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會被子彈打中受傷的。」


  「傷口在奈米機器的幫助下已經差不多全好了,不信你看看好了。」說完便動手解開自己的領口,果真讓夏樹看到她鎖骨附近一道顏色像新生嬰孩的膚色的傷口。


  像是壓下了些什麼情感後,夏樹靜靜地張手將靜留擁入擁。


  「所以才說是我的錯啊...靜留,這次要你前去秘密偵察那個不安份的國家才會令你受傷的,每次都提心跳膽的讓你去作危險的任務,然後自己就只在後面跟那些政治家們玩權力遊戲,這樣的我是不是太窩囊了?」


  「才不會呢,一直都向著夢想前進的夏樹是最耀眼的了。」在情人的擁裡,被熟悉的氣息包圍的感覺令人舒服得不想離開。「剛剛沒能看到你怎樣扳倒雷西亞代表還是我的遺憾呢。」


  「但是...」欲言又止的夏樹將自己臂上的力度加重了。


  「真的不用顧慮我,只要是為了夏樹,要我作什麼也沒所謂。」靜留像是在立下什麼誓言一樣正色地說道。


  「這樣才不好!靜留,我不要只有你在付出,只有你在犧牲。」擁著靜留的夏樹略為失控地說道「這次要調查雷西亞秘密在開發的武器,之前的惑星事件,還有之前的戰爭...」


  「全都是為了我你才會受到傷害,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不想只有靜留在付出!一直都用自己的笑容將所有悲苦都收藏起來的靜留,根本就不讓我知道你的悲傷啊?」


  其實這些理由都頗孩子氣的,只有說話的人自己不知道。


  「我是個很貪心而不知足的人,很容易便會忘記在背後為我付出的存在,所以請靜留你不要只靜靜地站在我身後好不好?不然我會很快便忘記那種心疼的感覺,然後再次將最重要的事忘記的。」



  「夏樹才不會這樣啊,你不是一直都好好地為著和平而努力嗎?怎會忘了最重要的事呢?」靜留輕笑著。


  「靜留,你知道那次的惑星事件後,你為什麼醒過來便看到我嗎?」不再說些什麼的夏樹靜靜地問說。


  「嗯?」其實自己也很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因為那次被石化以後所發生的事情,到現在自己還是不太清楚。


  只知道一醒來便被納入了一個恍如隔世的懷抱,就像現在一樣。



  「那是因為我要在學園指揮沒錯...但是更多的是因為我想留下來,留在你的身邊,那時候的我覺得若你醒來時不能看到我,又或是世界被毀滅的時候我不能留在你的身邊也不是我所希望的。」


  「在那時候我覺得學園的重要性,夢想的重要性也比不上靜留你一個人。」


  「?!」聽到這裡的靜留不由得瞪大雙眼。


  「有時候我也覺得可能我已經不再適合當學園長了。」夏樹苦笑道。「因為我已經違背了當初與真祖的誓約。」


  只見聽到這裡的靜留像是得到什麼寶物一樣開懷地笑道,然後用手指阻止夏樹繼續說下去。


  「這就當是我和夏樹之間的秘密吧?」靜留笑著說,「我第一次聽到從夏樹口中說出來的秘密呢!就像是一種犯罪一樣的刺激感覺。」


  「這樣也值得高興嗎?」剛剛還在自責的夏樹現在到達了狀況以外的境界。


  「嗯,很高興呢,因為我是夏樹最重視的存在。」漾出溫柔的笑意的靜留就真的跟她的名號給人一種嫣然的感覺。「我會為夏樹保守秘密的,亦會繼續為學園而努力,畢竟這就算不再是最重要,也是夏樹很重要的夢想吧?」


  「靜留...是笨蛋。」不知為何,夏樹突然有種很想哭的感覺,因為她的她就是那樣的包容自己。


  一直一直,甚至直到以後也會是這樣的吧?


  「不要一直都這樣寵我吧...」


  「不,讓你任性而為也是身為輔助官的我的其中一個職務。」靜留正色地說


  「才不會有這樣的職務啊!」用手輕捏自家戀人的臉,務求將那裝出來的正經破壞。


  「被夏樹拆穿了。」俏皮地吐吐舌頭。





  「話說回來,靜留...這次真的很感謝你,之後的事便由我處理吧...」夏樹不知何時又重新成為加爾貝羅德的學園長,「那個和我擁有同樣的臉孔的人所挑起的事件就由我自己來解決。」


  「是惡作劇也好,是破壞也好...我怎樣也不會再容許「她」破壞好不容易才得回的和平。」


  「嗯...不過答應我,不要太勉強自己喔...亦不要讓我擔心你。」靜留從善如流地說道「然後,繼續留在我的身邊。」



  「這個是當然的吧,我的靜留。」落在靜留額上的吻像是代替了誓言一樣。

  「這次的事件就由我親手解決。」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