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現在應該是去溫書沒錯,但是怎樣也很想打點什麼去抒發現在的心情啦@_@

這篇的標題其實是一本散文集的書名(不過我沒看就是了(炸),現在拿來借用一下。





這陣子發現自己的淚線好像愈來愈脆弱,看小說時都可以突然流淚起來。

原因只是看到「那是一種溫柔,對一個求死不能的年代的溫柔。」。




我其實是一個很怕面對死亡的人沒錯,真的因悲傷而放聲大哭,是因為自己的親人死去的時候。

那種悲傷得要哭的感覺我還記得一清二楚,因此平時的我只會流淚,並不會放聲哭出來的。

所以才給人一種我根本不像女孩子的感覺吧?

又或是因為知道比任何事都要來得悲傷的事,所以平時有很多同學或朋友會因而痛哭的事對我來說都只是微不足道。




還有另一件事令我非常害怕死亡,那便是在小時候,我家的母親大人遭遇的車禍,還有父親大人曾經患上癌症。

在現實認識我的人可能都知道我是一個超級愛家的人沒錯,甚至可能有人會認為我是父控,母控和妹控XD


但是對我來說現在的一切得來不易啊,


當年,母親大人的傷被形容為「能醒過來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還記得,在深切治療部看到母親大人躺在床上,滿身插滿喉管,動也不動的樣子。

那時候的我連自己也不知原因地痛哭起來。



可能是當時還是不太明瞭死亡的意義的我,第一次感覺到死亡是如此接近自己,母親大人的溫柔離開自己原來只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吧?



甚至無法想像如果母親大人真的無法醒來的話,自己會變成怎樣的樣子。


所以每次見到有人因為莫名其妙的理由自殺時,不禁會有很憤怒的感覺,


有多少人不想自己最重要的親人離開自己,而他們就那麼輕易地以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因而放棄生命?

更甚的是他們自己死好了,他們有什麼資格要身邊的人感到悲哀?




還有的是父親大人的家族遺傳有大腸癌,父親大人的母親便是這樣死去的。

現在回想和看到身邊的故事才發現,自己原來有多受神的祝福和眷顧。


父親大人的癌病完全沒有復發,而且他還是什麼也可以吃,什麼也可以做。

而且經歷這麼多以後,令父親大人放在家庭的時間變多了。


因為這兩件事而成長的我,總覺得很多事和物都比不上你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家有父親,有母親,有妹妹,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由於這兩個經歷,所以連我自己也不禁將生命是最重要的想法放到價值觀之中,

所以才會那麼討厭中國的儒家思想,亦討厭戰爭,還有所謂的為宗教而犧牲(雖然我是有基督教信仰沒錯)。


沒有生命便什麼也沒有了啊?
沒有生命,徒然要一個忠君愛國的虛名有什麼意義?



不過,可能我是個極度矛盾的人,所以還是覺得有東西比生命更重要的,

「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當然那不是指什麼性開放又或是自殺的自由,


對我而言是一種人生在世,基本的尊嚴和自由,



我絕對相信,在這世界上面仍有人是可以為著這些高貴事情而犧牲的。



因為人類一直對我而言都是既高貴又卑微的存在。





突然說了這麼多,好像有點奇怪吶,不過這就是我的價值觀吧。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流
  • 阿虛啊…

    >原因只是看到「那是一種溫柔,對一個求死不能的年代的溫柔。」

    我看見這句,心想:「跟我一樣看到哭了?果然是感動人心的好文,果然…O.Q」

    年代肅殺,一個求死不為過的世界與年代…

    沒想到阿虛經歷過這事O.O
    我也有相同的際遇,就在我小六時。不一同的是那人永遠沒再醒來,一去不回。

    大概也是因為失去了二哥,所以我很討厭看見殘、飄的同人文,尤其是殘的沒意義,飄的莫名…

    歷經過生死後,我才知人類有多脆弱,也才知自個的渺小…

    PS:那篇十二國同人真的很棒對吧?我看到三之後淚止不住,痕滿面…真的好看,很感傷很哀傷,卻又明白…我在看人類最堅韌的時候,撇不開眼,止不住急欲看到結局的那一刻。然後,不論好與壞,全數接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