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說過要打亡國覺醒的感想文=w=,現在換上弦樂版時一併奉上XD

以下完全是個人胡扯以及大誤,因為アリカ樣寫詞有沒有這樣的意思我不知道XDDDDD







亡國覚醒カタルシス





嘆息之牆 將之堆高 愚蠢之神 成為祭品

將嘆息之牆 擊裂推倒 愚蠢的人民 全部殺光


不知為何很像惡魔的說話。



可能是我一開始聽的版本是弦樂版,所以聽到歌的開首那裡那像蒼蠅飛過的聲音時,我便認定了這首是一首與惡魔有關的歌曲,是與蒼蠅王別西卜有關的。


第一印象是別西卜,再看歌詞的時候,便覺得這是個與沙漠王國,王子,惡魔有關的故事(笑)





生存是毒杯 誰來指點將憂勞苦痛一氣喝乾的方法吧
傳說棲息於太陽中的賢者之鷲 僅是振翅都會引起回音


已經厭惡生存的「他」,在高舉酒杯,讓烈酒傾注入喉嚨,感受那種灼熱的刺激,但是連烈酒也開始不能令「他」感覺到什麼的時候,只會認為生存只是令人痛苦的東西,想要尋求解脫,這樣想的「他」面前--出現了誘惑人心的惡魔。

寄宿在雙眸中的 闇與光 是其中哪方
應許讓我看見未來﹙明日﹚呢





乾渴斷截的瓦礫之街 點與線相互聯繫
淨是些無意義之事 滿溢而出


聽到這裡時,在我眼前浮現的是一個廢墟,還是一個破敗的都城,不過坐在王座上的「他」,身邊站著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的「他」只是冷冷地看著這王國敗亡,而且開始做著一個亡國的暴君會做的事(笑)(所以說黑アリ的詞和歌其實是有エロ到?)

下面這句明顯地可以有エロ的解釋(毆)

如火焰般的孤獨 擁抱軀體 澆熄火焰的是落入陰溝之滴




明明是在做著天理不容之事,為什麼自己仍然生存著?「他」疑問著。

「到底會是上天的懲罰先來臨?還是我會先將整個國家毀滅?」

高掛的毒杯 即使注滿生命 依舊流至焦渴的死亡之夢
城池中吞噬的利爪 孤高之鷲 只是振翅高舞於空




仍然是可以在眼前浮現影象的,應該說アリカ樣寫的詞就像在寫文章一樣嗎XD?


「讓這無謂的生命結束吧?」站在沙丘之上,冷然地看著日出的「他」,其實對生命再無眷戀,只想有人可以將「他」殺掉。

在蒼穹中施與此身磔刑吧 我正立於天地連結之處




花果般的記憶 只是被焚燒的糜爛空殼
昔日的靈魂究竟在何方?


這段應該不用說太多啦XD,
完全在眼前見到那個眼神開始變得空洞的「他」在自問道,而且身邊還有個在看好戲又給了「他」毀滅的力量的惡魔XD



冰冷的肌膚 拉近接觸 將彼此胸膛的傷痕重疊
應再次踏上的地圖 刻於此處

生存是祝杯 口對口的快樂 乾澀的嘲笑與呼吸均抑止斷絕
彼此需索互慰的掌中 唯有空虛不斷膨脹


上面兩句又是用來給人想像エロ的事的(毆)
而且在LIVE的時候アリカ樣唱到彼此需索互慰的掌中 唯有空虛不斷膨脹的時候還要作了個頗令人想入非非的動作XDDDDD

不過彼此需索互慰的掌中 唯有空虛不斷膨脹這句其實是在說「他」吧?就算是在索求,還是只得到空虛。


世界是無形之翼 將隱藏在黑影後的 純白單翼 射殺吧

這句是給惡魔說的?XD?可能王子大人還有一點的良心的?不過被惡魔引誘下連那點點的也被消耗殆盡?


啊啊 若是就此玉碎般優美地破碎四散的話 恍惚中你依然存在

王子其實是喜歡別西卜?(毆(說笑的說笑的,我沒有腐女魂XDDDD)


生存是毒杯 誰來指點將愛與悲哀一氣喝乾的方法吧
傳說安眠於月光下的沉靜之鷲 只有鳴聲飛舞而降


這裡跟上面的想法一樣=w=
是「他」厭倦生存了,再次問身邊的惡魔應該怎樣才能有力量活下去XD


高掛的祝杯 即使注滿吾之生命 渺茫的死亡遊戲依舊永無止盡
城池中吞噬的利爪 孤高之鷲 只是振翅高舞於空


王子在跟惡魔說話,問道還是不滿足嗎?有那麼多人民的生命和靈魂,看來「他」還有一點人性的。(笑)


在蒼穹中施與此身磔刑吧
我正凝視著產生罪與罰的時代


就殺掉我吧?在這充滿罪與罰時代





所以總結是惡魔和不想活王子的故事(毆

不過在唱亡國覚醒カタルシス的アリカ樣的聲音好萌=w=
真的好萌ˇˇˇ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