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平靜的小鎮,居民的笑容,還有樸素的氣氛,都與距離這裡數十里以外的邊境完全不同,


  因為那邊正醞釀著另一場戰爭。




  「尼茲將會跟我國開戰啦!」

  「什麼?不是剛剛才跟迪斯停戰嗎?為什麼這麼快又有戰爭的?」

  「當然啦,咱們的國家在與迪斯一役中將國界向北推進了百多公里,尼茲怎會放心?他們肯定是想在軍隊未回氣的時候混水摸魚吧!」

  「氣死人,尼茲好像每次都是這樣的。」




  在小鎮的旅店內鎮民都在熱烈地談論著接下來會在邊境爆發的戰役。

  彷彿那只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是在談論明天的天氣一樣。




  「依我說,只要軍隊不要胡來就可以啦!」旅店的主人加入了眾人的討論之中,「幸好咱們國家的軍隊還算紀律嚴明,不然咱們還可以這樣討到生活嗎?」


  「對,咱們的國王是個體諒人民的王,軍隊自然被他管得緊啦!聽聞他要軍隊不能擾民,不得在征途中向百姓收取任何物品,不然會被軍法處置吶。」


  「你們真的以為不用離開這裡嗎?」一把如小鳥啼叫般清脆但卻帶著掩飾不了的譏諷的女聲在好幾個男人的討論聲中突然響起。

  眾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一同看過去聲的來源,只見一道深紫色的身影正站在旅店的門口,由於那人全身都被深紫色的連帽長袍蓋著,根本無法看清楚來人的樣貌,「即使你們本國軍人不會騷擾你們,這裡附近要開戰還是事實啊...真愚蠢呢。」


  「女人,你是頭殼壞掉還是來找碴的?」旅店主人聽出女人語氣中的不友善,所以第一個反應過來威嚇道,「這裡一向也不是軍事據點,就算是尼茲也不會攻打這裡!」



  「就當我剛剛什麼也沒有說好了。」只聽到女人以輕描淡寫的語氣回答,可見她完全不受旅店主人的威嚇影響,只是因著眾人不知道的原因而不再接話,「我只是個普通的旅人罷了。」


  「哦?」旅店主人沒想到那女人會這樣容易便不再說話,所以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什麼。





  「莉可莉詩,你真的決定是這裡嗎?」

  無人知道和料到會有另一人突然在門口突然出現的,所以那聽起來很穩重的聲音響起時,確實嚇了店內的人們一跳。




  「嗯...就這裡吧?」被男人喚作莉可莉詩的女人自然地回答道,完全不驚訝在門口的身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可能並沒有什麼人發現,她的語氣有著微妙的改變,「反正接下來只需要等便可以了。」

  「真是個口不對心的人,」只看到男人臉帶苦笑地說道,「害我剛剛還以為你會闖禍呢。」


  「菲爾,你想說什麼...?」身在門口的女人從容地步進店內,然後一邊將進到室內地方時變得礙事的長袍脫下,一邊以帶有危險的意味的語氣問道。





  不過出乎意料之外,剛剛以極為目中無人的語調諷刺眾人的女人,在長袍以下的身姿是如此嬌小和美麗。





  甚至給人一種她的生存姿態本應如此的感覺,因為擁有那種氣質的她的確能這樣傲視眾生沒錯。




  「沒,什麼也沒有。」這次換了被稱作菲爾的男人笑著回答,「我只不過想說...你不覺得我們太旁若無人了嗎?老闆還要做生意的呢。」


  「哦...?」到現在旅店的老闆才記起自己還在開店。「是呢!客人是兩位吧?」

  「嗯。」男人爽快地點點頭,但口中說的話卻猶疑起來,「給我們...」

  「一間房間便可以了。」只聽見女人很自然地接話。



  「?!」聽到莉可莉詩這話的眾人各自驚訝地看著她,包括菲爾在內。


  不過大家驚訝的原因是不同的。




  眾人驚訝是因著菲爾和莉可莉詩兩人之間的關係,畢竟在眾人的觀念中,只有最親密男女才能同房共睡。




  但菲爾驚訝的卻是另一件事...因為身為當時人的他知道自己跟莉可莉詩根本不是那種關係。


  「你準備去做什麼?」知道莉可莉詩的作風的菲爾立即以只有她才聽到的聲量緊張地問道,「如果想要在晚上去做危險的事情的話,我可是不會讓你自己一個去的...你是準備在晚上離開房間,所以才會只需要一間房間吧?」



  是有點驚訝沒錯,不過旅店老闆還是比其他人更早回神過來叫喚店員來領二人到他們的房間,而菲爾他們雖然正在私下說話,但兩人說話的姿態過於自然,就像不是在說話一樣,從店裡不知哪裡走出來領路的店員也不知道菲爾他們正在對話。


  「...」聽到剛剛那話的莉可莉詩給了菲爾一個大大的白眼,弄得他還以為自己說錯什麼了。


  「看著滿月下樹底的影子心不在焉的人到底是誰?在戰鬥中帶著牽掛的人又是誰?」跟著店員走到旅店二樓的莉可莉詩罕見地說了那麼多話,當然--那又是用只有菲爾才能聽到的聲線說的。


  「!?」雖然只有一瞬,但就像是被看穿了心事而心虛的人一樣,菲爾的雙眼瞪得大大的。


  看到這裡的莉可莉詩只是一笑置之,暫時不再說什麼。


  同時,店員已經把二人領到他們的房間,所以回神過來的菲爾便隨手在口袋裡拿出一個銅幣給他,並把店員使走。

  「雖然不知你什麼葫蘆賣什麼藥,但是若有什麼事是無法不去做的話,便先去完成好了...我可不想在工作期間有什麼意外。」慢步步進房間的莉可莉詩正一臉不在意地說道。

  「哎呀...」雖然聽到莉可莉詩嘴上是這樣說,但知道那其實是比任何人都不喜歡表達自己情感的她關心別人的方法,所以菲爾臉上正掛著怎也抹不掉的微笑,「我還以為你會介意鎮民的看法呢,那份驚訝不是很礙眼嗎?」

  像是聽到一個全世界最可笑的話一樣,莉可莉詩的臉上換了一個嘲諷的笑容,「我從來都不是為別人而活,就算是他們的看法,於我而言也是沒意義的。」



  「我一直都只為自己而活。」



  菲爾靜靜地看著莉可莉詩,就彷彿是在看著一顆正閃爍著光芒的星星一樣,然後誇張地鞠身一下,「嗯,因為莉可莉詩你一直是個高傲的公主啊。」


  「公主...這真是個令人感到討厭的稱呼呢。」莉可莉詩像是看到什麼討厭的昆蟲一樣呶了一下嘴,「算罷了...」



  「不知公主大人有沒有心情與小人共進晚餐?」菲爾打趣地笑著說道,「就讓小人先跟你共進晚餐以後才退席吧。」


  「隨你喜歡吧。」莉可莉詩隨意地回應道。



  「!?」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菲爾像是感覺到些什麼一樣,一瞬驚訝地瞪大雙眼,然後又回復到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看來你還沒法吃晚餐了?」莉可莉詩諷刺地笑道,雖然她沒能感覺到些麼,但憑菲爾的表情,還是能知道些什麼的。


  「哎呀...」菲爾一邊抓著頭,一邊歎氣,「看來你說對了呢。」


  「那我先行退席了,若需要幫忙,請無論如果都向「闇夜」呼叫我的名字吧,莉可莉詩,那我一定會回來的。」說畢,便走到窗前。



  「放心,我才不需要被保護呢。」莉可莉詩臉上正掛著一說不出般詭異的笑容,「倒是你...將「闇夜」帶走吧。」



  將正被平穩地放床上的長劍拿起,然後拋給菲爾。


  然後在房間的兩人都感覺到些什麼正在接近旅店。



  「好了,你外出吧,這裡便交給我。」這次知道前來旅店的是什麼的莉可莉詩燦爛地笑著,「這是這幾天以來最佳的盛宴呢。」





  聽到這裡的菲爾只能苦笑,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卻放棄不說,然後乖乖轉身跳出窗外。







  「啊啊,真是個有趣的發展呢,莉卡。」只餘下自己一個的莉可莉詩像是在跟什麼人說話一樣,然後連她的身影也在一瞬消失不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