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晚要陪我!」





【不想失去的情感】
「タリア~~~」ギルバート就像人形章魚般黏著タリア「休假過得好嗎?」
「托你的福,我好得很...」タリア充滿的怨氣說道
「タリア在生誰的氣呢?」基魯問
「你....!」タリア毫不猶疑的說道「全靠你,這個休假總共有32個記者來希望我接受訪問,有不下24個記者還在我家外守候,希望拍攝到傳聞中議長的情人!」タリア這陣子的怨氣一次爆發出來!
「是嗎?原來大家對我可愛的タリア這麼有興趣嗎?」ギルバート點點頭「那我帶塔麗亞給他們見見好了~」
「你是傻的嗎?還是腦袋燒壞了?」タリア問
「是有派對~」ギルバート牛頭不對馬嘴的說道「我要找舞伴啦~」
「與我何干?」タリア事不關己的說
「難道你想我找那些完全沒有氣質的女人來跟我一起嗎?」ギルバート問「我總是覺得除了タリア外,沒有能站在我的右邊呢~(ps:我沒記錯的話,右邊=妻子)」
「我都是不去好了!不然那些腦子裝滿色情思想的記者和軍人又會說什麼用身體交換軍楷的話出來,天曉得那些人的腦子比已經很邪惡的議長大人的腦子邪惡多少倍?!」タリア努力的抱怨著「我總是認為,身跟心要交托給自己所愛的人才對的,哪會好像他們說用身體交換軍楷?」
「好了好了!不要抱怨~」ギルバート霸道的抱著タリア,像蜻蜓點水似的吻上タリア的唇「乖乖...」
「你...」タリア把手放在被ギルバート吻過的嘴唇「好了!我說真話比較好...ギルバート」
看著タリア那端莊的臉,ギルバート也只好正經起來,說:「我明白的,タリア...我明白的...」
「你跟本什麼都不明白!」タリア激動起來,「作為政治家是不應該給政敵抓到弱點的!特別是現在的你!如果不想主戰派開戰的話,你只有明哲保身這一條路,你明白嗎?」
「我明白的...」ギルバート再次說道「但就可以以政治為理由來放棄自己最重要的人和感情嗎?タリア?」
「不可以用這個理由解釋!因為這就是政治!」タリア吼著對ギルバート說「你是政治家!ギルバート,不是說個人感情就可以帶過一切!政治不是個人而是整體,如果犧牲一兩個人的幸福就可以帶給所有人幸福的話,這就是值得!」
「タリア...」ギルバート欲言又止「你知道的...我是沒可能犧牲你的...絕對沒可能!」
「我就是知道!所以我才會離開,我才會要求被調派往亞金.杜維之戰的戰場上,然後還要求被調派到打擊地球連合軍的殘餘勢力!我認為如果不是這樣做的話,你跟本不會用自己那個已生草的腦袋!但是你這個笨蛋跟本沒有反省!」
「謝謝你...」ギルバート突然開口說道「你真的很為我著想呢!」
「明白就好好地跟著做,不要再提出一些不可能的提議」タリア冷冷地說
「就是明白才帶你去啊!」ギルバート說「因為這樣才能夠澄清所有!而且可以給那些人看清楚塔麗亞是多麼優秀而不是用身體換取軍楷不是很好嗎?」
「你的腦子仍舊長滿草啊!」
「哪有問題?」ギルバート說「政壇可以說是你欺我詐的世界,但在與你相處的時候我不想如在政壇...作為政治家不應有多餘的感情,但作為一個人,我絕對不想失去感情,因為我愛你!」
ギルバート突然正色地說,說出由古到今情人之間最隆重的承諾...
「...」タリア驚訝著基魯的直接,什麼也沒有說...
過了一會兒....
「好了,好了!我陪你去就好了!」タリア說「ギル議長大人!!」
「那就好了~」基魯說「タリア最可愛~」
「你是白痴來的嗎?」タリア說「ギル正蠢材!」
「我是蠢材,那你是什麼?」ギルバート的雙臂圈著タリア說
タリア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給ギルバート抱著
「我絕對不要失去你,我不要你離開我...」說完,ギルバート在タリア的耳珠吻了一口...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