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rue生日賀文

「Mwu!!!」
惡夢一次又一次在Murrue的腦海中浮現,是因為她害怕再次發生這事,還是將會重覆的未來呢?

在那天的Orb保衛戰後,那男人在Arch
Angel的甲板上對自己說出他的資料,總覺得 Leo這名字在他身上造成不配合的感覺,是因為自己一廂情願認為他是傲翔天際的鷹嗎...

「又是同樣的惡夢...」Murrre無奈地拭去自己額角的汗水,同一的惡夢已經在夜裡折磨了自己許多許多次,那道閃光,那道陽電子破城炮的光芒,那道破碎的機動戰士的身影,那個無法遵守的承諾,一次又一次令Murrue從惡夢中驚醒,每次的惡夢都令Murrue的夜變成無眠之夜...

「怎樣都無法再睡下去...」
Murrue苦笑著,像自己嘲笑一樣……然後穿上軍服,從艦長室中走出來,然後往艦尾的展望台走去,那裡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星海和蔚藍的母星

「這裡曾是人們嚮往的應許之地呢...但到了可以觸及時,卻將其變成滿目瘡痍的戰場,滿佈逝去的生命...
『你』跟娜塔魯也是身在其中嗎?」
Murrue喃喃地說,就像對星海中消逝的生命說話一樣...
然後,回憶像要將她拉進最痛苦的深淵一樣,Murrue努力忘記的身影連同回憶浮現在她的眼前……

淚......被主人所遺忘,只能靜靜的掛在Murrue的面上

「艦長...?」一把成熟的男聲突然在Murrue的耳邊響起,將Murrue的思緒由宇宙中拉回來

轉身後,映入眼簾的是諾伊曼的身影

「是諾伊曼呢!」Murrue臉上的悲傷被她自己狠狠的拿下,取而代之是一個對她自己來說殘酷的微笑...「你都是叫我Murrue比較好,這樣比較親切~」
「抱歉,我已經習慣了稱你為艦長了」諾伊曼輕鬆地說,為了讓Murrue安心下來

「我被大家稱呼得像老婆婆了……」
開玩笑起來,因為稱呼對她和他們說,根本不重要,在不知幾個世紀前,軍隊已經離他們很遠……

「我們是為了什麼加入軍隊的?又是為了什麼而離開的……?」Murrue苦笑地問道
「是因為我們有想看到的世界吧?」諾伊曼笑著
「是和平共存的世界嗎?還是清靜無垢的世界...?」Murrue問道
「應該是不會因戰爭而失去重要之物的世界吧...」諾伊曼的樣子突然嚴肅起來,是失去了重要之物的人會表現出的樣子...
「你所愛的人是她吧...」Murrue悲傷地說
「不,你不用感到悲傷的」諾伊曼罕見地笑著說「我不會怪你的,相反,我很感謝你呢...」
「感謝我...?」
「因為你令她不再感到悲哀...」諾伊曼說「她一直都不希望與我們為敵,我清楚明白她的不願,她一定是感到非常悲傷,你結束了她的悲傷,所以,我從來沒有責怪你,你不用責怪自己,因為沒有人會喜歡傷害其他人的」
「...」Murrue靜靜地站在諾伊曼的身邊,什麼也沒有說...淚再次落下,如像黑暗中閃閃發亮的星光一樣

我們非常相似...
因為我們都失去了重要之物。

「有時候我在想,」諾伊曼打破沉默「如果我能像他一樣,有勇氣把她留下來,那是不是所有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呢?所以我反而討厭自己,非常討厭...」
「這是因過去無法被改變,所以人們才會認為過去總比現在好」這是一把令
Murrue和諾伊曼都大吃一驚的聲音,屬於那男人的聲音
「Leo...?」兩人同時驚訝地問道
「怎樣了?我不能在這裡的嗎?」Leo不滿地問道
「但我明明是把門上了鎖的。」
Murrue自言自語地說
「!?」聽到的Leo吃了一驚

我是誰...?
在我身體裡還有誰存在嗎?

「好了...諾伊曼,我要回去了」
Murrue平靜地說「謝謝你。」

我選擇的是逃避...

「Murrue!」Leo不自覺地喚著正在離開的女人,所用的語氣跟那人完全相同

而Murrue則只是含淚的回望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Leo最後聽到的是Murrue說的:「對不起」

【他是我無法失去的戰友】
【你不是穆,不是他吧!】

「我不是穆...但那些記憶是誰的...?」Leo迷茫地說

「我到底是誰呢?」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