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For Keeping


「亞伯!夠了!已經夠了!」抱著自己的人的身體愈來愈冷...這是生命漸漸消逝的象徵「不要管我了!倒是你...」卡特琳娜在亞伯的懷裡大聲的吶喊,是為了抱著自己的人的著想,若只看他們的動作和臉孔,誰亦會認為他們是最匹配的一對,但是現在神父背上觸目驚心的傷口,說明了他剛剛所承受的攻擊是如何致命

「不行...我要...守護你...」亞伯用虛弱的聲音在卡特琳娜的耳邊說道

「不需要...不需要這樣做啊!」卡特琳娜悲傷地說

亞伯再次斷斷續續地說:「是...需要...的,卡...特琳娜...」

「不需要,根本不需要,亞伯...」卡特琳娜的臉上掛著一個絕望的微笑「如果你為了你的理想的話,便必須要放開我,因為你的生命比我的重要得多!」

此時,魔術師的聲音傳來,是嘲笑亞伯的行為的聲音







「你根本守護不到你所愛的人!因為你是只有殺戮之心的殺戮之神!」






與此同時,
殺戮之神醒來...




「超微機器【吸血鬼獵人02】、起動率上升80%----承認!」





那是墜落天使,不,是惡魔的存在,但是卻是為了守護必須守護的人...




「我會守護你...」亞伯用毫無起伏的聲調說道,然後將卡特琳娜輕輕地放在遠離戰場的地方,由於亞伯的動作比魔術師的視覺還要快,所以,魔術師完全沒察覺亞伯的動作,亦沒有阻止亞伯將卡特琳娜帶離戰場...





「墮天使...」魔術師輕歎著

「你在看哪裡?」平板的聲音傳到魔術師的耳邊


然後...
神罰降臨罪人之上...


突然在眼前浮現的是重要的約定,是一個溫柔的約束

「不可以再殺人...即使是為了守護最重要的人...」這是與那人的承諾,是那個跟現在自己正在守護的女人一樣重要的人

所以,墮天使的動作慢下來...

「有個...有過約定...我們...不再殺...人」斷斷續續的聲音,代表著那人的掙扎

「但是你必須要殺死我。」魔術師的聲音只是平板地述說自己的死亡「若要停止我們破壞羅馬的舉動。你唯一的自由是選擇被殺的人.....」

「不...可以」亞伯痛苦地說


此時,不祥的第三次晨鐘響起,
然後,巨大的鐮刀擊下的聲音響徹死者安息之地...
與此同時,時間倒數完成...
世界的中心,羅馬開始崩壞。


「這...!亞伯!」剛從昏睡中醒過來的卡特琳娜第一時間將視線投向隱約傳來聲音的地方

「真可惜,你殺不下手,那麼,羅馬的成千上萬的生命便會消失,包括你深愛著的人,你殺死了他們。」現在聽起來,魔術師的聲音帶有莫名的興奮

「是我殺了他們....?」亞伯痛苦地自言自語,然後像是要逃避一樣慢慢向後退

「沒錯!是你親手殺死他們,就像以前一樣。」這是如毒藥般在亞伯的內心腐蝕出一個又一個的破口的聲音

但與此同時,一把將亞伯救贖的聲音響起來,是一把堅定不移的聲音:「亞伯!你沒有殺人,而且奇蹟一定會出現的!」
不知在何時醒過來,美麗的樞機主教傲然地站著,雖身處如此的環境,仍不負「鐵之女」之名

「絲佛札閣下,在羅馬被毀的現在,您仍舊不改變您的決定嗎?您仍然要相信虛幻的奇蹟嗎?」魔術師嘲諷著一切

「我的答案永遠都只有一個,我會一直與你們戰鬥與下去!」卡特琳娜的聲音如金屬踫撞般鏗鏘,眼神銳利得令人感到害怕!

魔術師微微搖頭地說:「真可惜,」



「那就,請你去死吧...」



突然插話的豪邁聲音由亞伯的身後傳來:「真是的!小子!不要這麼容易便說要殺人!」

「!!」聽到這聲音,亞伯和卡特琳娜現在只能依靠的奇蹟發生,代表那失落的兵器被阻止發動,羅馬仍然安然無恙

與此同時,魔術師不得不些微緊張起來,因為自己並沒有太大的信心與多個派遣執行官作戰,畢竟自己並不是戰鬥的專家,而且還有‘祂’在那邊

「請你把握時間離開,魔術師!」一把年輕的聲音突然響起,在地上已成泥漿的影鬼奇蹟地重新活動,並成了魔術師的擋箭牌

「是你嗎?操縱師?」魔術師的聲音聽起來有一絲絲的喜樂,然後,在獅牙和神槍手還有吸血鬼獵人的攻擊下,像奇蹟般逃脫...






長夜終於結束,剛剛死裡逃生的羅馬披上金黃色的衣服,繼續表現出世界中心的應有的模樣,一切都靜靜地繼續運行著,但對派遣執行官而言卻是另一場戰役的開始,因為世界公敵並不會停止其攻擊,對人類的攻擊...

「辛苦了,各位...」回到劍之館中,國務院的辦公室的卡特琳娜坐在辦公桌前對剛剛把羅馬從死門關拯救回來的部下們說

「喔,那麼快又要回別墅了」獅牙抓抓頭皮說「那班愚老頭又將所有事推在妳的叔父身上嗎?閣下?」

「里昂神父!請注意你言詞!」凱特修女喝道

「不是嗎?有時候我還覺得他們是世界公敵的人吶!每每都幫世界公敵推卸罪名!」里昂仍然口沒遮攔地說

「可能是也不定的。」鐵之女以冷得令人感到寒冷的說話開起玩笑來「那些觀眾們永遠也看不到真正在驅使人偶起舞的人...」

在聽到主子那種疲累至極的語氣,各派遣執行官不禁噤若寒蟬

「現在不要說這些令人頹喪的話題好了...」卡特琳娜歎息著「這次我們能做到的,我們已經完成了...」


「但願我們能阻止下次的襲擊吧!」


然後卡特琳娜著各Ax成員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而卡特琳娜自己則是罕見地離開國務院,獨自前往距離國務院不遠的一個墓園,是安放在工作過程中殉職的神職人員的墓園...

「托你的福,現在的羅馬平安無事,卡特琳娜和羅馬的人民全都絲毫無損」修長的身影像一直都存在於此一樣自然出現,然後將一束百合擺放在純白色的墓碑前

「亞伯...」現在的亞伯必須守護的人的聲音輕喚著亞伯的名字

「卡特琳娜,妳來了?」亞伯轉身面向聲音的來源

「她想必是非常擔心你,一直以來...」卡特琳娜站在墓碑前,然後閉上雙眼,劃上了一個祈禱的手勢,過了一會才張開眼簾「現在,她一定可以到達她所眷戀的地方的...」

「嗯...一定可以的!」亞伯笨拙地說「卡特琳娜...我...」

神父像是找不到自己可以說的話一樣,不知所措,而美麗的樞機主教則用不認同的眼光看著神父

「請你珍惜自己的生命!」用連自己也沒想到的嚴厲聲音向著神父說,連不知內情的人也定必會察覺到二人之間的重要牽絆,『鐵之女』發現到自己的失態,尷尬地閉上了口

「謝謝妳,卡特琳娜」亞伯細心地接話「我會小心的....」


然後二人陷入沉默,過了一會,
「不過,謝謝你這話應該是由我來說才對...亞伯」卡特琳娜重新調節自己的心境,與別人交談時使用的冷漠的語調換上了溫柔的話語「謝謝你救了這個沒用的我...」

「卡特琳娜...?」亞伯的細心使他察覺了卡特琳娜說話時不自然的語氣

「我有時在想,無法保護心愛的人是我才對...這個我任何力量也沒有,有的只是樞機主教的稱號,沒有你們,我怎樣都無法阻止騎士團,無法保護任何人,就如威尼斯那次和這次一樣...」卡特琳娜幽幽地歎息著

「卡特琳娜,」亞伯不贊同地阻止卡特琳娜繼續說下去「妳並不是毫無力量,反而妳是我們戰鬥下去的支持,我們只需要跟敵人戰鬥,而妳卻要支撐起整個教廷,面對著那些完全不知情,而且毫無自覺的人,妳比我們每個人都要來得辛苦。」
雖然驚訝亞伯說話的語氣和用詞,但習慣了將一切放在心中的卡特琳娜的面上沒有驚訝的表情,只是用刺刀色的眼睛溫柔地看著亞伯

「妳好好休息吧,聽凱特說你已經有很多天沒好好休息過...」亞伯擔心地說

「沒什麼問...」未說完,卡特琳娜的身體已經不聽從主人的指令搖搖欲墜

「還說沒什麼?人是需要休息的!」亞伯伸手扶著卡特琳娜,擔心地責怪著完全不珍惜自己身體的卡特琳娜

與此同時,卡特琳娜惡作劇般縱身入亞伯的懷裡,鼻子突然嗅到卡特琳娜身上的香氣的亞伯的腦袋不能轉動

過了一會才發現現在的自己和卡特琳娜的姿勢是如何令人遐想,希望在自己懷裡的卡特琳娜能不要再捉弄自己的時侯,發現自己竟然被現在這時刻迷醉了,只想這一刻的時間完全停止,不再流動,但是...為什麼?


在失去那人後,自己有哪一刻像現在一樣享受生命呢?早已應該成為行屍走肉的自己為什麼會留在這人身邊,選擇成為守護她的劍與盾呢?這些問題的答案自己也不能回答,但其實答案早與在腦袋中慢慢沉澱,並且呼之欲出。


「可,可以讓我這樣躺一躺嗎...亞伯?」卡特琳娜微微仰起頭,輕輕在亞伯的耳邊說道

「嗯?嗯...」亞伯過了一會才回答懷裡如貴重的琉璃般易碎的玉人「只可以一會喔...」

「...」懷裡的人完全沒有回應

「...卡特琳娜?」亞伯輕輕地喚著,而回應亞伯的卻是平穩的呼吸聲

『睡著了?看來她真是太累了...』亞伯心想

「其實你可以直接當向我撒嬌的,卡特琳娜...」亞伯的眼睛充滿笑意,然後輕描淡寫地橫抱起睡美人,似慢實快的離開墓園,如同他來的時候一樣,他的離開亦是令人誤以為他一開始根本不存在一樣




留下的只有如歌般動聽的話語:「謝謝妳,諾耶...現在的我又能守護我重要的人了...」




「耍槍的?你不是去接閣下的嗎?」獅子奇怪地問「你這小子不是懶惰吧?」

「否定--米蘭公爵現在有最適當的守護,所以我才回來。」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kanako
  • 衡衡~<br />
    很美的文文,<br />
    嘿....<br />
    看來你是沉了在TB當中了啦.....
  • melodark
  • 其實這文有一半是直接由原作那裡拿回來的...<br />
    只有後面掃墓是自己寫的XD<br />
    沒法子吧~原作那裡寫得很含蓄~所以我便加插了很少很少的東西了~(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