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是Trinity Blood同人≧◇≦γ
     Only For You
     (情人節賀文)(天音: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還是情人節賀文?!)

今天是神聖的日子,但是,是什麼神聖的日子?不用發問了,看看世俗權力最高機構的教廷,可略知一二。

「你...你等會有空嗎?」結結巴巴的聲音是來自穿著純白色修女服的修女們的口中說出來

而聽的當然就是教廷的神父們,當中好像亦有某些帥氣的修女...這,這是題外話!


還猜不透?今天當然是偉大的2月14日情人節!



「今天是什麼日子啦?為什麼在路上會看到這麼多可愛的女孩子們的?」被稱為獅牙的男人在上司,教廷外務部,國務聖省的首長卡特琳娜.絲佛札的辦公室內抓著頭皮抱怨

「不知道。」卡特琳娜的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獅牙在看到這笑容後,出了一身冷汗

『她絕對知道的。』

「你剛剛在說什麼?」卡特琳娜臉上的仍是那令里昂如臨大敵的微笑

「什麼也沒有!」里昂像士兵般肅立敬禮,「如果沒什麼事,我想我先行退下,準備出動執行任務!」

「嗯。不過你放心吧!我已經請來神槍手幫忙你打點出任務需要的事,現在你應該沒事要做的,里昂神父!你便先在國務聖省內閒逛一下,好好享受一下情人節吧!待神槍手完成工作後,我會請鐵娘子來通知你的。」鐵之女用平常不過的表情按下了電椅的開關

「!!」獅牙現在的表情猶如被迫吞下活活蹦跳著的水蛭一樣(還真是一個嘔心的比喻)

「好了,我也要繼續工作了,今天的散步會推遲一點。」卡特琳娜臉上人畜無害的笑容變成了期待好戲的戲謔笑容,大前提是...這兩個微笑有分別嗎?

然後獅牙便被上司無情地驅逐,要在地雷陣中安全的全身而退,以免被鐵娘子的主炮殺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喔!




「又到了這些日子了,吉卜賽女皇。」教授正與一名可愛的少女在喝茶

「唉,為什麼那些人們都喜歡這個無聊的日子呢?」從那少女口中聽到的不就是傳說中去死去死團的對白嗎?神啊!為什麼要這麼殘忍啊!

「嗯,嗯,這真是一個無聊的節日。」教授在吉卜賽女皇的身旁用力點頭



「要不要玩耍一下?」兩人的臉瞬息間變得邪惡,並且身邊散發出去死去死團的獨有氣息...

接下來可見的將來,要向自己心愛的對像表白的神父和修女都會不太好過...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不,應該是願神保守他們才對



另一邊廂...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銀髮碧眼的神父在羅馬只有一家別無分號,「托雷士吶!你今天應該不要再板起臉,最少也要微笑一下才對的!」

「微笑?你的發言意思不明,請重新輸入。」

「難道托雷士你就不喜歡吃巧克力?」亞伯裝著一個楚楚可憐的樣子「這是少女們的心意啊!」

「否定。我是機械,不是人,沒有需要以巧克力補充能量。」托雷士冷冷地說

「我們家的托雷士真的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情吶,怎麼辦!」亞伯大叫著,然後作勢要撲向托雷士

「奈德洛得神父,你的發言意思不明,請重新輸入。」托雷士拿槍抵在亞伯的額上




「你們兩個還在玩嗎?」凱特的聲音從後傳來,聽起來好像有什麼趕急的事發生了一樣

「凱特?發生了什麼事嗎?」亞伯正色地問

「教授和吉卜賽女皇他們...」凱特欲言又止

「他們不是又鬧出了什麼事吧?」亞伯問

「他們兩個正以發明鬧事!」凱特沒好氣地說


「需要壓制嗎,凱特修女?」托雷士問

「請使用最小量的武力,並盡量不要妨礙他人,這是卡特琳娜大人的指示。」凱特修女的語氣聽起來好像非常不滿

「肯定。」

「那我呢?」亞伯摸不著頭腦地說

「請你到座標(A013,Z698)待命」凱特回答道

「...!」亞伯沒說什麼便轉身離去

在兩位神父離開後,修女的身影亦消失不見!




「哈哈哈哈~~~」教授失控的聲音傳遍「劍之館」,在旁的是共犯吉卜賽女皇

突然傳入去死去死團二人組耳邊的是平靜如鐵板的聲線

「...教授,現在我要將你逮捕,請你不要作任何反抗。」




然後發生什麼事情?用膝蓋想也知道,當然是教授在萬千情侶的咒罵下被神槍手押送離開

唔?吉卜賽女皇又怎樣了?
這是秘.密。


「由托雷士出馬...卡特琳娜還真大手筆呢!」亞伯一邊趕去凱特所說的地方,一邊自言自語地說「是因為今天是特別重要的日子吧?」



說回來,其實座標(A013,Z698)正是...

「神父大人!」一個獨特的稱呼在正在趕路的亞伯耳邊響起

「艾絲堤?有事情要找我嗎?」亞伯的步伐慢下來

「算...算是吧。」艾絲堤結結巴巴地說「神父大人....」

「怎樣了?」亞伯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

「這...這,這是給你的。」說完遞上一塊巧克力

「?!」亞伯就像是被迫吞下苦水一樣,臉上露出苦笑,然後搖搖頭說:「對不起,我不會收下你的巧克力,艾絲堤...」

「?」驚訝著神父乾脆的拒絕,艾絲堤的動物就這樣子僵硬起來

「有一個人,每年在這個時候也定必會給我由她親手製作的巧克力,不論她手頭上有多少工作,而我每年都只會期待她送我我巧克力,由從前的義禮巧克力,到現在的情人節巧克力,我都只希望得到她的巧克力。」神父的臉上的苦笑變為不好意思的笑容

「她是唯二能在我滿手鮮血時仍舊毫無保留的接納我的人。」神父那幸福的笑容在艾絲堤眼中看起來非常刺眼

「...」艾絲堤低下頭,沉默不語,回想起自己那時候對神父所說過的,那過分的說話



『怪物!』



對啊!這就是自己跟那個神父最重要的人的分別吧?自己拒絕了他,而那樞機主教則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毫不猶疑的投放所有信心給神父...


「啊!我還要趕去指定的地方呢!對不起了!我要先走了。」亞伯向艾絲堤道別

神父離開後,少女的淚悄然滑下...






「亞伯。」卡特琳娜早已指定的位置等待亞伯「你很遲啊?」

「因為剛剛遇上熟人,閒聊了一會兒」亞伯賠罪說「妳不會介意的吧?」

「嗯。」卡特琳娜笑起來,這可是非常難得的笑容呢!然後,向神父遞出一塊包裝精美的巧克力

「啊!卡特琳娜的手勢愈來愈好了,是跟誰學習的?」亞伯收下卡特琳娜手中的巧克力

「你...你少管我!」卡特琳娜的臉微微的紅起來

「謝謝妳,卡特琳娜。」亞伯溫和地說,珍而重之的將巧克力收起來「這是情人節巧克力吧?」

「嗯...」卡特琳娜別過頭,不看著那擁有耀眼的銀髮的神父

「卡特琳娜...」亞伯輕輕的叫喚著不敢正面看著自己的人兒,然後臉湊近紅衣的美女

卡特琳娜回過神來,才發現神父的意圖,但已經太遲了,因為神父的吻已經落在自己的唇上...

眼前是一幅美麗的插圖,銀色和金色在微風下互相交纏著,陽光在二人的身上躍動著,仿彿是在祝福二人一樣...

是屬於對方獨有的氣息,刺激著雙方的感官,兩人都因這刻迷失在對方的溫柔之中,誰也不願意停下來。

最後,亞伯放開那動人的嬌軀,壞壞的向著卡特琳娜微笑。

「亞伯...」卡特琳娜臉上殘留著誘惑的紅暈「你很少會這麼主動的,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為我發現,有些事若不用手爭取,便會從手中流逝,就如情感一樣。」亞伯溫柔地笑著「這裡是國務聖省的禁地,亦是我們初次約會的地方。」

「已經有四年了...」卡特琳娜眼裡充滿笑意

「妳真的不後悔嗎?」亞伯問

「從不!亞伯,你的所有,我全部都不會放棄。」卡特琳娜正色地說「我的愛只為你盛開。我的心永遠只屬於你,即使你不再愛我,我亦不會放手...」

「卡特琳娜...」






『我愛上了你...亞伯。』

『?!』

『我喜歡你,喜歡你的一切。你的罪由我來分擔吧...』

『不可以,妳太傻了,卡特琳娜。我,不值得被愛。』

『我認為值得,她也定必希望你會得到愛的...』

『不可以...』

『你是在害怕失去嗎?就如失去莉莉詩一樣?』

『嗯。』

『但是,我阻止不了,雖然我知道這會令你感到哀傷,對不起,我只是個自私的人類。』




「那時候,你還狠心的拒絕了我呢!」卡特琳娜嘟嚷著

「沒法子,因為不可以讓妳和我這個糟老頭一起嘛...」亞伯笑著說

「對不起,我太自私了,亞伯。」卡特琳娜說

「不,其實我早已不能失去妳,現在的我,只會成為妳的劍和盾。」亞伯正色地說,完全跟平時嘻皮笑臉的他猶如兩個人一樣

「啊,日落了。」卡特琳娜抬起頭說

「嗯?時間過得真快呢...妳要回去了吧?」

「嗯,一起離開吧!今晚一起吃飯應該沒問題的,哥哥正在出訪。」是惡魔惡作劇得手的笑容

「...」亞伯滿臉黑線

「去哪裡好呢?」卡特琳娜努力的從腦內找尋可以進餐的餐廳

「去哪裡都可以。」亞伯說

然後兩人一同離開。



留下的只有不會磨滅的諾言,對對方立下的誓言:




『My love only for you.』





Free Talk:我承認,這篇文是很奇怪啦 -= -"不過算是我的少少心意吧.....X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