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是不正常向糟糕文一篇,若不明白GL的意思,又或是純真的小孩請接右上角的X離開

-------------------------



  沒有意義的事,

  永遠也不會做;



  沒有她的地方,

  永遠也不會待;



  這是自己的習慣,

  也是自己的堅持。




  「夏樹,由我來引開他們,你先逃。」嬌嫣的紫水晶向背貼著自己的人提議道。

  「我怎可能離開!要送死便一起送!」擁有一把亮麗的銀藍色頭髮的夏樹.庫魯卡堅定地說。

  說出的話就連說話的本人都感到驚訝,看來,自己真是陷了下去。





  陷落在名為靜留.維奧娜的溫柔之中,





  但緋紅的眼瞳注視一下後,她的堅持便被眼瞳表達出來的深意所動搖。



  『我可是放棄自己一直堅持的事讓你離開的,夏樹。』

  『但是,靜留,我也有我的堅持。』

  『但是我不想夏樹有危險,無論怎樣也不可以。』




  只是一眼便能有所交會,

  亦只有眼前的女人,

  擁有紫水晶稱號的女人,

  只用眼神將孤高的夏樹.庫魯卡動搖。

  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



  「好了。我逃就可以。」夏樹面對那清澈的紅眼永遠只有屈服,因為怎樣也比不過她的堅持,亦放不下對她的情感。

  「我可不會跟你說再見的,靜留。」夏樹跟準備單獨作戰的靜留說。

  「我也是。」靜留臉上的表情會讓人以為她只是準備去一次郊遊。

  然後夏樹便與靜留向相反的方法略去。




  『一定要活下去。』這是兩人心裡唯一對對方所說的話。

  原來的平行線瞬間交錯,然後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兩人再次重逢已是很久以後的事。

  重逢之時,平行線不再平行,這是離別促成的結果。




  『夏樹回來了。』收到那封信後,靜留面上掛著的是一個從沒在綠髮女孩面前出現過的溫柔和期待的微笑,心臟興奮得差點跳出來,隨著好不容易才平伏的心情,臉上的笑容變回平時優雅微笑,這是那女孩從沒發現過的事。




  因為她從沒真正理解那看似優雅動人的微笑的真正意義,所以她從不知道靜留.維奧娜有著另一個笑容。




  花兒需要懂得欣賞的人,只為夏樹.庫魯卡盛開的笑容亦如是。




  但是沒有力量的紫水晶最終也逃不過命運的玩弄,令靜留感到非常痛苦的玩笑。




  為了離開,她只能忍受,因為她有種預感,幫助她在一直的戰鬥中活下來的預感,若不盡快趕往那令人眷戀的靛藍身邊,自己將永遠失去那人。



  所以,紫水晶只能接受所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

  為了自己所愛的人。






  「後面!」正在對敵的夏樹根本沒留意自己的背後有一把準備宣示自己存在的武器。




  看來自己的預感真是成真了,眼看那耀眼的銀水晶即將血淺她守護的土地,靜留緊張地以身體極限的速度略去那人的身邊。




  「果然,夏樹沒有我就不行。」靜留的聲音悠悠的響起,又是令人以為靜留正在郊遊的語氣。

  「靜留!」夏樹臉上掛著的是一個像小孩看到自己心愛之物的笑容,但隨即變成了一個歉疚的樣子,「對不起,要你受苦了。」

  「夏樹又來了。」靜留一點也不在意,臉上掛著只會對夏樹展露的笑容,但明顯有不容許夏樹再接近的意思,「不是我自願留下來的嗎?只要是為了夏樹就什麼也不要緊。」




  時間緊迫得不容許她們沉醉在重逢的喜悅,就連一個夏樹期待的擁抱的時間也沒有。




  為了取回自身的力量,眾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實行早已決定好的計劃,而他們所面對的砲台亦有所動靜,

  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與時間進行一場競速賽。






  在千鈞一髮之際,終於成功取回保護重要之物的力量,但卻偏差了,偏離了原先的計劃。

  無情的光束正向所有人再次襲來。





  無助,無力挽回,

  世界終會被毀滅,這應該是是冰雪的銀水晶最後的思考。





  但是淡紫色的身影突然切入,令一片混沌的腦袋重新思考。




  『靜留,你希望我活下去?』碧綠的雙眼直直地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人兒精緻如雕像的臉孔,嘴角曲起無奈的角度,然後張開,閉上。


  沒發出任何聲音,因為她知道發出聲音是對毫不猶疑地擋在自己身前的麗人的侮辱,對於不使用任何語言便能有所交會的人的侮辱。




  『那是沒可能的,靜留。』夏樹.庫魯卡最後的話是對靜留.維奧娜溫柔的話語,亦是冰雪的銀水晶第一次對嬌嫣的紫水晶說的情話。




  看來患難見真情這話是對的。




  『失去靜留.維奧娜的夏樹.庫魯卡是活不下去的。』



  緋紅的雙眼出現了驚訝,

  因為被自己守護在身前的人決意與自己同生共死,並說出動人的情話。



  驚訝一瞬即逝。




  或者同生,或者共死。

  因為她們都深愛著,兩人終也不能分離,誰也不能離開誰。

  直到生命的終結。





  『共赴黃泉嗎?』靜留想著,『這樣也不錯。』


  眼前人臉上綻開如紅花一樣瑰麗的笑容,令看著的夏樹感到一陣眩目。


  『靜留笑起來真美。』這變成了夏樹那一刻的想法,完全漠視即將將二人燃燒淨燼的光束。






  最終那預料之內的灼熱並沒有出現,拯救眾人的是承繼母親的力量的少女。


  短暫的也溫存只好停止,因為她們有更重要的任務和責任。




  沒錯,是責任。

  碧綠的眼瞳猛然抽離那淡紫色的身軀,轉向突然出現的少女。




  並沒有發現緋紅透露出來的淡淡哀傷。







  她的她一定是最差勁的情人,永遠也是,可笑是自己卻甘之如飴。

  同時,想起自己在重逢以前所作的事,緋紅變得更為暗淡。




  身為學園長的自己,有必須承擔的責任,銀水晶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但是,看到那淡紫色的身影,卻會有不顧一切將其擁進懷的衝動。


  碧綠閃過一絲不安,總有一天,自己會按捺不住的。




  然後,出現在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眾人面前的,是對紫水晶非常執著的女孩,這是連夏樹.庫魯卡亦知道的事。



  看著她身上穿著的墨綠舞鬥服,靜留.維奧娜的臉上出現一陣陰霾,雖然暫時失去戰鬥的力量,但在這時候她仍執意擋在靛藍的身影前面,保護身後的自己所愛的人,保護不能隨便使用力量的夏樹.庫魯卡。




  這是習慣,用自己的方法保護夏樹,

  亦是現在不讓夏樹從眼神得知自己的想法的最好方法。




  異變卻突然出現,棕髮少女的母親的力量使唯一的希望亦幻滅,最後的戰力遭奪去。





  幸好,少女並沒有任到任何傷害。





  「果然,那些話是假的吧?」綠髮的女孩看見紫水晶那如螳臂擋車的行動時,便開口詢問。

  「以為這樣子就能得到一個人的心,這未免太小看嬌嫣的紫水晶了。」雖然口裡說著重話,但靜留的雙眼卻在不安地閃爍著。

  「你愛的是誰我清楚不過,你愛的只是你自己。」靜留的聲音微微的抖震著,但是她掩飾得很好,好得連夏樹也察覺不到。




  說到這裡,靜留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靜留.維奧娜又是否只愛自己一個?

  自己可是為了逃出來,欺騙了眼前的女孩。


  這難道不是只愛自己的表現嗎?

  對夏樹.庫魯卡的愛也只是基於愛著自己的心情吧?






  綠髮的女孩的臉瞬間扭曲,然後以若無其事的表情看著靜留。




  「為什麼我看上的人都要背叛我呢?」




  聽到這裡,紫水晶的嬌軀抖震起來,雖然只是非常輕微的動作,但加上自靜留開口跟那女孩說話後就隱約出現的奇怪感覺,令夏樹立即察覺得到靜留的不妥。





  靜留.維奧娜是個笨蛋,無論任何時候都只會顧及別人的笨蛋。

  即使不清楚來龍去脈,夏樹.庫魯卡還是立即得出如此的結論。

  看來一切結束以後,需要強制迫使靜留說出所有事,不然她又個將所有罪名擔在身上。





  還沒想完,綠髮的女孩已經拿著武器衝向棕髮的女孩的身邊。

  眼看學生即將失去生命,夏樹的瞳孔瞬間收縮。





  最危急的關頭出現的是曾經襲擊學園的兇手一行人,阿斯華特一行五人,不過從真白女王那裡得知她們定下了契約,她們一行人是同伴。





  「陽子。」夏樹急不及待地跑到戰友的身邊,希望能得到什麼方法再次穿上那戰鬥的禮服。

  為了保護她,為了那淡紫色的人兒。


  但是陽子只是提供了讓蒼天的青玉重奪力量的方法,就是與自己的契約者一同作戰。


  此時的夏樹從來沒有那樣討厭自己五柱的身份,從來沒有這樣討厭。




  但是現在的她,以及所有的otome都只能等待。


   等待奪回力量的一刻。




  忽然想到些什麼,夏樹.庫魯卡直直地看著靜留.維奧那,眼神異常灼熱。

  彷彿想將靜留融入自己身體一樣。




  靜留.維奧娜理所當然感覺到夏樹的眼神的熱度,但她突然害怕接近那雙碧綠的主人,非常害怕。




  兩人均知道對方的情感,透過對方細微的身體語言。所以,她們才會不能進一步接近。




  空氣就像被突然冷凍一樣,連站在她們身旁的奈緒都察覺到不妥。

  她不解地看著正在對望的二人,那個學園長真是個笨蛋,在決定要奪回學園時,不是獨個兒興奮了很久的嗎?




  那肯定不是為了學園,這是一個局外人都能看清的事實,她奪回學園只為了一個人,為了那個如同雕像一樣完美的麗人。


  現在卻來跟她玩這套?蓋棉被純聊天嗎?


  奈緒怎樣也看不下去。




  「學園長~」奈緒開口叫著夏樹,不知為何,令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聽到奈緒的聲音,夏樹不安地抖了一抖,但是都回應了奈緒一下:「怎樣了?」

  「你說你現在應該做什麼呢?」奈緒問,一邊問,一邊慢慢拉近自己與靛藍的距離。

  「我?」夏樹不解地看著奈緒。

  「你不是應該給那女人一個熱烈的擁抱嗎?夏.樹.~」奈緒在夏樹的耳邊說道,在靜留的角度看起來他們非常親密,夏樹從沒跟別人有如此親密的動作...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心突然痛起來,很痛,很痛,喉嚨就像喝下了苦水一樣苦澀。

  原來,

  自己就是個這樣自私的人……

  喜歡夏樹.庫魯卡只是因為她對自己的依賴令自己有滿足感吧?

  一感到夏樹可能再不需要自己,就立即失控起來。



  自己也只是一個只愛自己的人……

  根本不可以指責他人,而且自己做了不可挽回的事。




  想到這裡,一向閃爍著光芒的緋紅暗淡下來,就如一顆死寂的星星一樣。



  被奈緒嗆聲的夏樹第一時間注意到靜留的不妥,就像一眼都沒離開過靜留的身影一樣。




  「靜留,你是不是受傷了?」夏樹關切地問著靜留。

  「我沒事,放心吧,夏樹。」靜留的臉上掛著笑容,不知為何夏樹總覺得這個笑容很淒楚,臉上掛著這樣的笑容的靜留就像在風中隨時會熄滅的燭光似的,想到這樣,身體就失去了控制,在眾人面前將靜留.維奧娜擁入自己厚實而溫暖的懷抱裡。


  「?!」眾人都在驚訝的時候,只有奈緒一個用戲謔的眼神欣賞眼前上演著的戲碼。




  而主角們則如入無人之境一樣。





  「靜留在想什麼?」夏樹溫柔地問被自己抱在懷的溫玉。

  靜留則是努力地裝作平靜,但是仍然控制不住微微抖震的身軀。

  「我在想,我是個差勁的人。」靜留以細弱得連夏樹也差點聽不到的聲音說:「我是個自私得只愛自己的人。」



  聽到這裡,夏樹的臉上掛著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



  「是因為剛剛那個學生嗎?」夏樹輕聲地問,彷彿害怕過大的聲音會震壞懷裡如玻璃一樣脆弱的珍寶。

  「我為了逃出來……」靜留欲言又止,最後在夏樹的耳邊小聲地說:「跟她……」




  「所以靜留在後悔?」夏樹有點好笑地問,因為她知道靜留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靜留.維奧娜是一個從不為自己所作的事後悔的人,因為她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有意義,她不會做任何沒意義的事,但她卻會擔心別人的心情,好像現在在擔心自己不會接受,還有擔心那女孩。



  靜留失神地搖頭,並以非常細弱的聲音回答夏樹的問題:「我那時候感到非常不安,若不快點趕去夏樹身邊,我將會永遠失去夏樹,所以我才不惜一切也要逃出來,那怕代價是自己的身體。」



  「這就可以了,靜留。」夏樹高興地在靜留的耳邊磨蹭著,但是在眾人的角度卻看不見夏樹的動作,「只要能再次在一起,我你都可以付出任何代價,不是嗎?這雖然是自私,雖然是欺騙了那女孩雖然代價是自己的身體,但若果我是我面對這種情況,相信我也會做同樣的事,因為我也不想失去靜留。要道歉的人是我,對不起。謝謝你為我這個笨蛋做了這樣多,我還一直逃避了這麼久,對不起。」





  風,無聲地吹起,使銀藍色和亞麻色的長髮互相交纏,

  就如同兩人的關係一樣,千絲萬縷,砍不斷,亦無從解開。






  「所以靜留不用再獨自感到悲傷,感覺自己背叛了誰。靜留.維奧娜永遠是我所愛的靜留。」夏樹深深抱緊了靜留一下,然後放開,屬於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的理智重新啟動,反正以後還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因為自己已經明瞭誰是自己一生的摯愛,「以後我會跟你分擔一切悲傷。」


  而靜留.維奧娜臉上又重新掛上溫柔的笑容,不再是失魂落魄的樣子。夏樹不會討厭這個自己,反而對自己說出夢寐以求的說話,這是最好的結局,因為對自己來說,沒有什麼比夏樹的愛來得重要。




  看著相擁又分開的兩人,眾人的反應不一,說到當中最不滿的就是整台戲的導演,奈緒.茱利亞特。

  『真沒趣,還以為會有更激進的行動』嘴裡是這樣的碎碎唸著,但是嘴角卻勾起祝福的微笑,看來是受逃亡時期建立起的友誼驅使。





  察看到Miss瑪利亞的神情,夏樹緊張起來,忽然察覺袖邊傳來微弱的觸感,夏樹回頭不解地看著靜留。


  「剛剛是我失態了,所以夏……學園長才會來安慰我,現在經已沒有問題的了。」靜留得體地向眾人提出了剛剛相擁理由,連Miss瑪利亞也不好提出什麼責備的話。




  突然感覺到某otome的接近,透過左耳的Gem,那種如燃燒中的火焰的感覺,定必是那人了。




  「你真慢呢!」夏樹難得地抬頭抱怨起來,不過幸好這個由學生年代就是自己的好友遲了出現,不然剛剛的自己一定被她取笑得無地自容。

  而那人則是背著那貓神的物體,對自己做出一個她的標準道歉手勢,「抱歉,抱歉。我已經盡力的了。」




  靜留則是好笑地看著眼前的二人,嘴角勾起溫和的線條。


  「靜留,你在笑什麼?這樣高興的?」夏樹的聲突然響起。

  「什麼也沒有。」靜留如貓兒般瞇起雙眼。



  這次離別雖然曾經感到痛苦,雖然曾經心痛,但是夏樹跟自己也最終重逢了,而且自己還得到夏樹的愛,還有,夏樹的好友舞衣也回來了。




  真是太好了,在他人而言,自己的滿足可能太容易了,

  但是這才是嬌嫣的紫水晶。



  只為夏樹.庫魯卡盛開的紫水晶。




  棕髮的少女成功越過那在她生命中的高牆,將蒼天的青玉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而所有otome則是取得了可以自由使用的力量。




  理所當然,最後成功地平息一切,這是那場戰爭的結局。





  戰爭的善後工作繁複而枯燥,但是,互相依偎的兩人都一一解決,是因為兩人之間的約定。





  在那場被稱為第二次龍王戰爭過後,加爾貝羅德學園的新學期開始。

  學園的課程破天荒地加入讓少女自主決定未來的元素,開始培養少女們不同的可能性。




  「靜留,我們在課程中加入自主這元素可能會被Miss瑪利亞罵得狗血淋頭的。」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夏樹.庫魯卡正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但是夏樹不是一直都認為這才是正確的嗎?」靜留寫意地喝了一口紅茶。

  「也對……『如果只是力量,otome跟本就不需要存在。』上次還被真白女王搶走了對白呢。」夏樹笑著說。

  「就從這裡開始吧。慢慢來就可以了,直到一天,這個世界不再需要這種力量。」靜留同樣微笑地說。




  這就是兩人一直以來共同奮鬥的目標,亦是嬌嫣的紫水晶一開始被夏樹.庫魯卡吸引的原因。

  一雙目標明確而正直的碧綠,在自己面前興奮地描繪出一個美麗而吸引的未來--



  一個不需要利用少女的力量的未來。




  自己會一直在這人的身邊,成為她描繪未來的助力。



  想著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一對不安份的手攀上了自己的身體。






  「你會一直留在我的身邊的嗎?靜留?」

  「當然。」





  然後是令人臉紅耳赤的喘息聲。

  只屬於夏樹.庫魯卡的花兒盛開不凋零。




                    ~完~


--------------------------------------------------------------------------------------------------------------------
後話:我就是糟糕啦XDDDDD
喜歡不喜歡,有沒有看過舞乙的也請留個言給我吧(淚)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ny
  • 其实没看出哪里糟糕OTL<br />
    文很好看
  • setcode
  • 沒有糟糕阿~<br />
    樓主是夏攻的嗎?<br />
    不過奈緒做的好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