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旭日



  「靜留……」夏樹口裡喚著應該睡在自己身旁人兒。

 




  平時不到早餐時間也賴床不起的加爾德羅貝學園的學園長夏樹.庫魯卡今天竟然在太陽還未升起的時間自己起床,這可算是奇蹟吧?還是只是因為不習慣失去懷內醉人的香氣和溫暖而醒來?





  但可以肯定的是,

  靜留.維奧娜已成為了夏樹.庫魯卡不可以失去的一部分,

  即使一刻也不可以失去。






  「靜留?」沒有回應,夏樹從被單中爬出來,看看身旁空無一人的位置,習慣性尋找那個總是在自己身旁以微笑及其溫柔迎接自己的愛人,「去了哪裡?」



  穿上學園長的服飾,胡亂地披上靛藍色的大衣,然後便衝出了學園長專用的睡房,而目標則是靜留.維奧娜平時會去的地方。




  四處也找不到那淡紫色的身影,一向冷靜的夏樹.庫魯卡都不由得煩躁起來。



  『靜留去了哪裡?』夏樹側著頭苦思。



  「不會是去了那裡吧?」夏樹自言自語地說道,然後向著加爾羅德貝學園東面的最高點略去。








  此時正是加爾德羅貝的黎明時分,天空失去了月亮的光芒,太陽的光輝卻又未開始照耀大地,只有天邊一顆星星孤獨地閃爍著。



  一切看起來都如此孤寂。








  『每一天也有不同,每次觀看也會有不同的美,每次都可以看到不同之處,百看不厭。這一點跟夏樹很相似呢!所以,我很喜歡旭日初升的時分。』這是靜留.維奧娜說過的。




  那雙明亮而深邃的緋眼,由學生時期已經留在自己的身邊,直到現在。每次都毫不猶疑地表現出對自己的愛意,喜歡看著因她大膽的話而臉紅。



  靜留是一個很奇怪的人,明明是接近完美的一個人,卻偏偏愛上這個毫無優點的夏樹.庫魯卡,而且就是喜歡看自己變臉,每次都說出些會令人誤會的曖昧說話,又放棄了一切陪伴在自己的身旁,仿彿除了夏樹.庫魯卡以外,她的世界就什麼也沒有一樣,連她自己也不存在,這是令夏樹非常擔憂的事情。


  靜留會不惜任何代價來守護自己,哪怕是以自己的身體作為代價。

  在上次的戰爭中夏樹再次體會到這一點,雖然口裡說著不要緊,但其實在意得很,不過不是在意什麼貞潔的問題,而是為什麼靜留就是這樣不愛惜自己,她不知道夏樹.庫魯卡會為她而感到心痛的嗎?



  看見靜留為了自己而感到這樣痛苦,夏樹.庫魯卡的理智線差點斷裂到不能修復的地步。



  很想將傷害過靜留的人全部一個不留消滅,令到他們不再在靜留面前出現,這樣子,靜留就不會再獨自露出悲傷的樣子吧?

  夏樹心裡曾經這樣想過,幸好最後靜留的幸福笑容還是回來了,不然,她定會將一切化成真實。



  想到這裡,夏樹不由得自嘲起來,其實自己沒比靜留好太多,因為夏樹.庫魯卡的世界亦只有靜留.維奧娜,只是她比靜留多了一樣重要的事物,就是加爾貝羅德,除冰雪之銀水晶的身份以外,她還有加爾貝羅德學園長這身份。


  不過,夏樹.庫魯卡仍然認為嬌嫣的紫水晶是最重要之物,是自己必需要守護的人,所以現在的自己才會胡亂的在加爾貝羅德學園裡到處找尋那個能用一兩句說話就令自己臉紅心跳,但又令自己無比眷戀的紫色身影。





  靜留……妳知道嗎?

  夏樹.庫魯卡會因為妳一時的失蹤而陷入瘋狂的。






  夏樹.庫魯卡從上次的戰爭以後已經完全清楚自己的心意,到現在則是更清楚明瞭。


  最後,夏樹在學園東方一棵古老的大樹附近感覺到靜留的氣息,是可以令夏樹感到幸福的氣息。






  夏樹抬頭四處張面,最後在那棵已經有接近三百年樹齡的大樹其中一條正正面對著東方旭日初升的粗大樹枝上找到那只用背影亦能誘惑人心的背影,是自己正在努力找尋的身影。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靜留看起來很美麗,美麗得連傳說中的精靈也定必會自愧不如,在光線中看來可以透光一樣的白晢皮膚,吹彈欲破的誘人紅唇,完美得猶如雕塑的身體曲線,配上柔順的亞麻色頭髮,如血而深邃的緋紅和柔柔又有說不出的魅力的聲線,絕對是上天做出來完美的麗人,但是同時又覺得此刻的靜留臉上有點失落的感覺,破壞了完美的構圖。她知道原因,因為破曉只有一刻,雖然美麗,但是每次也不同,想捉緊某一刻時,它又卻流走了,這應該亦是靜留以旭日來比喻自己的原因,想到這裡,夏樹的眉不禁皺起來。





  自己看起來就是如此不可靠的人嗎?

  夏樹.庫魯卡看起來會是個那樣完美的妳也沒有自信捉緊的人嗎?

  夏樹.庫魯卡想著。

  而身體則是不由自主地接近正在等待旭日的靜留.維奧娜。




  嘴角溫柔地彎起,沒有了平時在國際會議上冷冷冰冰的溫度,取而代之是仿彿從沒有人能從夏樹的內心深處掘出來的溫柔,夏樹.庫魯卡的溫柔只需要在靜留.維奧娜的面前展露。




  夏樹以輕巧而敏捷的動作跳上樹枝,理所當然地在靜留的身邊坐下來,風吹起銀藍色的長髮,現在的夏樹有種很穩重的感覺。


  「靜留。」夏樹一來到靜留的身邊就急不及待地開口溫柔地叫喚那個她一刻也不想失去的人兒。


  靜留則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輕輕地將身體靠近夏樹,尋找能令自己感到安心的溫度。


  「靜留不要突然失蹤好嗎?」無奈地看著正在自己擁裡找尋最舒適的坐姿如貓兒般可愛和柔順的靜留,這樣的靜留令人完全不能聯想到嬌嫣的紫水晶是如何的強大,「我看起來就是那樣的不可靠嗎?」


  知道夏樹已經看穿自己的心意,靜留也不好再隱瞞自己在害怕什麼,伸出雙手環著夏樹的頸項:「因為這樣看起來就是那樣的虛幻,我竟然可以得到夢寐以求的事物,我得到了夏樹.庫魯卡的愛,我一直在想這會不會只是我甜美而短暫的夢呢?」


  夏樹用堅實的手將靜留圈在懷內,在靜留的耳邊問道:「靜留認為這是一個夢嗎?那你可找到夢醒的方法?」


  靜留搖搖頭,環在夏樹的頸上的手不自覺地用力:「這是現實的當然是最好,但是若是夢的話,我不敢夢醒。」



  「不敢夢醒?」夏樹眺眉,開口詢問正在懷的女人。


  「若我夢醒的話,我會瘋狂的,夏樹。」靜留平靜地回答,停頓一下,然後輕輕閉上雙眼,想像自己失去夏樹後會有什麼心情,「我大概會悲傷到把沒有夏樹的愛的世界毀滅……」



  「靜留放心好了。」夏樹低頭吻著靜留好看的臉,待靜留張開眼睛後,將自己的翠綠刻印在緋紅的深處,拉起靜留的右手貼近自己的胸口,「靜留,你感覺到嗎?這是夏樹.庫魯卡的心跳。」




  夏樹.庫魯卡就在你面前,她的懷抱永遠都是最安全的避難所。

  只要靜留.維奧娜需要,夏樹.庫魯卡的溫柔就會盛開。




  所以不用再獨自害怕和悲傷了,愛人。




  「夏樹,謝謝你。」淚珠無聲無息的滑過靜留.維奧娜完美的臉龐

  而夏樹則是溫柔地吻去靜留臉上的淚水,彷彿靜留就是易碎的珍品一樣。

  「我愛你。」這情話的音節都卡在兩人的喉嚨,但是靠著口形仍然可以分別出來。





  東邊的天際漸漸發白,旭日初升,雲霧開始消散,加爾貝羅德披上了金黃色的晨衣,在樹上相擁的兩人亦如是。





  天上孤寂地閃耀的星星亦因太陽的光輝而暗淡下來,然後就像消失不見一樣。

  就像靜留.維奧娜永遠也不再孤單一樣,因為現在她有了夏樹.庫魯卡的陪伴,所以不再孤獨,所以不再悲傷。




  「日出真的很美,怪不得靜留會喜歡看日出。」夏樹不由得驚歎起來,而靜留則是嘟起嘴,眼光閃爍著戲謔,頑皮地問:「與我相比呢?」






  「當然是我的寶貝最美麗,靜留。」夏樹以異常的好聽和溫柔的聲音在靜留的耳邊說道。




  靜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寶物,

  直到永遠。




  「我愛你,靜留。」夏樹再次說道,「愛到去看不見靜留一下也差點瘋狂起來的地步,所以靜留下次不可以再偷溜出來的了,不然我會把學園移平的,看日出也好,日落也好,我都願意留在靜留的身邊的。」



  靜留沒有回答夏樹,只是靜靜地看著在東方慢慢升起的太陽。





  幸福不經意地填滿了兩人的心,甚至比太陽還要來得溫暖。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