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愛情〉



  紅茶的香氣充斥在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的專用辦公室。

  是種令人感到安心的氣味。




  「現在是休息時間了,夏樹。」拿著茶杯的靜留.維奧娜輕輕地對正埋首工作的情人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夏樹.庫魯卡說,看到夏樹沒有什麼反應,歎了口氣,然後緋眼閃過一絲戲謔,悄悄地走近夏樹的身後,然後纖手連椅子把夏樹環起來。


  「休.息.時.間.到.了。」屬於靜留.維奧娜柔柔而口音怪怪的聲音在夏樹.庫魯卡的耳邊輕輕響起。

  「……!」夏樹好像是突然驚醒一樣,碧綠閃過一絲驚訝,將目光由文件轉移到到靜留環著自己的手臂上,「到了休息時間了嗎?」

  「嗯,夏樹投入工作到連時間都忘了呢。」靜留語氣帶笑,「我看快連我也忘了。」

  「才不會!」夏樹反駁說,臉上不知因什麼原因紅起來,「反正我忘了你的話,你也一定有你的方法使我記起來?」



  「啊啦,夏樹真了解我。」靜留低下頭,下巴正貼在夏樹的頭上。

  「靜留--」夏樹的聲音帶有奇異的誘惑,「這樣我看不到你。」

  靜留放開環在夏樹頸項的雙手,從善如流地走到她面前,坐在她的膝上,不過手還是立刻圈上夏樹的頸,就像是一刻都不想放開一樣,「這樣子可以了嗎?學園長大人?」



  夏樹不滿的別過頭不看著靜留。



  「夏.樹。」靜留就像是察覺到些什麼一樣,改為以夏樹的名字叫她。

  才剛剛一改口,夏樹就立即高興的對懷裡的麗人笑著,臉上的表情非常可愛。



  「才剛剛裝起的撲克面又毀了,夏樹。」靜留噗一聲的笑出來,嬌嫣的紫水晶高雅的形象全毀。

  「舉世聞名的嬌嫣的紫水晶的形象不是又因妳這一笑而毀掉嗎?」夏樹笑著反將靜留一軍,看來跟靜留一起久了,連她說話的方式也學起來。



  在對方面前,她們會有不同的面貌,不過同樣的是,這是對方的專利。




  「靜留不要再以學園長來稱呼我。」夏樹想起剛剛的事,生氣起來,連抱著靜留的手也收緊起來,「無論任何時候也不可以。」

  「這會令我傷腦筋的,Miss瑪利亞會在我耳邊嘮叨。」靜留一副傷腦筋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有趣。

  「嗯,這樣子也不錯,回想以前我不稱靜留為姊姊的時候。她也在我耳邊說了很久教,連耳朵也差點起繭。」夏樹回憶起那些慘痛的回憶,而靜留則是輕笑著,笑得嬌軀亦開始微微抖震起來。



  夏樹終於明白花枝亂震的意思,眼前已經有個最佳的樣板。



  「靜留不要再笑了。」夏樹不滿地說,「我不是這樣好作弄吧?好歹也是加爾貝羅德的學園長。」


  「對不起,」靜留一副認真的表情,「雖然加爾貝羅德學園長不是好作弄的,但是我的夏樹就是好作弄的一個。」

 

  說完又開始自顧地笑起來。



  被靜留將了一軍的夏樹什麼也說不出,看來這輩子夏樹.庫魯卡也會被靜留.維奧娜吃得死死了,想到這裡,夏樹不由得苦笑起來。

  靜留一眼便看出夏樹的想法,不由得寵溺地撫著夏樹那精緻的臉頰。


  「怎了?後悔愛上我?」靜留平靜地問。


  夏樹一副被冤枉的樣子:「你怎可以這樣問我?倒追我的不是你嗎?應該是我問你才對,靜留.維奧娜你不會後悔嗎?夏樹.庫魯卡是個在你生病的時候只會令你病情惡化;若果你生氣的時候我只會令你更生氣;若果你不想我在你身邊時,我反而會更加黏著你的人。」

 

  彷彿是鼓起勇氣將自己的缺點一次過說出來一樣,夏樹的臉又開始紅起來。



  靜留聽到這裡又竊笑起來:「不要這樣說自己,只要是名叫夏樹.庫魯卡的一切我都深愛著。」看看夏樹紅起來的臉,靜留笑得更高興,「能令我感到安心的就只有夏樹的懷抱。」



  說完便投進去能令自己感到幸福和安心的的懷抱,而夏樹亦溫柔地回抱懷裡的溫玉,這一刻的溫柔令二人沉淪其中,理智頓時失去用途,取而代之的是無法抽身的愛戀。




  愛情就是如此奇妙,令人陷進以後便再也不能逃離。


  直到兩人從對方的溫暖中找回理智的時候,天色已經昏黃起來。



  「看來……我今天的工作是完成不了。」夏樹無奈地說。

  「夏樹又在想工作。」靜留故作不滿地說,眼角飄出學園長辦公室的落地玻璃。

 

 

  現在是學園放學的時候,學生們三五成群的在學園中點綴著。



  「我看你也在想那些學園中的妹妹們罷了。」夏樹就是不想輸給靜留。

  「怎會呢?」靜留的笑容是如此燦爛,但是夏樹看起來就是那樣寒冷,「我明明只有夏樹。」



  夏樹吞一吞口水,看來自己踏中了地雷,這次兇多吉少。



  靜留的臉開始放大,臉上的笑容在夏樹眼中看來真是非常可怕。然後輕聲在夏樹的耳邊說:「還有啊,夏樹都懂說是我倒追你的……但是為什麼總是我在下的?」


  好刺眼的笑容,夏樹再次吞一吞口水,「對不起,是我錯了。」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以最快的速度向靜留道歉的夏樹看起來完全沒有學園長的威嚴。



  看到這裡,靜留又再次笑起來,「跟你說笑的,不過這樣欺負夏樹也不錯。」



  「你不是時常也欺負我嗎?」夏樹一臉疑惑。

  「聰明。」靜留像在稱讚小孩子一樣拍拍夏樹的頭。


  「靜留!」夏樹不滿地看著靜留。



  而靜留卻像無事人一樣,面對夏樹.庫魯卡的不滿而又能將其漠視的人天底下只有嬌嫣的紫水晶才能做到,「不要發怒了,夏樹。」




  此時,太陽落下,群星紛紛開始發放其耀眼的光芒,星光傾瀉在二人的身上,夏樹.庫魯卡和靜留.維奧那兩道交纏的身影正站在落地玻璃前欣賞星空。





  「夏樹知道紫水晶有什麼特殊的意思嗎?」靜留突然在夏樹的耳邊問。

  「嗯?」夏樹的表情老實的回答了靜留,但是吻卻突然落在靜留的左耳和那顆華美的紫水晶之上。



  靜留在夏樹的耳邊細說著溫柔的情話:「是代表了忠實的愛情。」

  「!」夏樹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所以……」靜留的表情帶有奇異的妖媚,「我一愛上了就不會放手。」



  夏樹看著靜留的表情,發現自己身體的溫度有上升的趨勢,手開始不安份起來。



  「不過呢,」靜留的臉開始染上紅潮,但卻少見的阻止了夏樹的動作,邪邪地笑著說:「你都說是我倒追你的了,夏樹不應該在下嗎?」


  這話令夏樹突然愣住。


  「啊,夏樹捉弄起來就是這樣好玩的。」靜留笑起來,用纖細的手指輕輕地點點夏樹突然僵硬的臉。


  「靜留,你.又.在.作.弄.我!」夏樹咬牙切齒地說,手又開始動起來。


  「夏樹真是個聰明的孩子呢。」靜留的臉再次被欲望染紅,但口中的說話卻沒有被打斷,「不過剛剛我說的是個不錯的提議吧?」


  「囉唆。」夏樹.庫魯卡的臉跟靜留一樣紅起來。




                      ~完~




-----我是惡搞分隔線-----

 

  當天晚上,學園長和嬌嫣的紫水晶突然出現在學生餐廳,並在餐廳內用餐,聽紫水晶的解釋是:「沒時間煮晚餐。」而學園長則竟然穿起代表五柱之二的藍色長裙,仿彿是在遮蓋什麼似的,步伐亦沒有平時的輕快,當Miss瑪利亞走近二人的時候還聽到嬌嫣的紫水晶皮笑肉不笑地對學園長說著什麼「一、三、五」,「二、四、六」。到底這代表了什麼?那就請自行想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