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之夜》章二
第Ⅱ夜








是什麼時候開始,
世界變得黑暗,
再沒有光芒,
有的只是不斷浮現的腥紅。





  清晨的街道很冷清,沒什麼行人,連汽車也很少,這樣的城市比平時的城市較討人喜歡。


  而夏樹.庫魯卡則是獨自在街上行逛。昨夜明明完全沒睡,但是現在卻能精神奕奕地行逛,看來是吸血鬼的驚人活動力的幫助。


  但是現在卻是白天……?



  「昨天命提到的屍體氣味就是從這間店傳出的吧?」夏樹.庫魯卡步行來到昨天那間華美的西餐廳,「為什麼會沒有血腥味但卻有屍體的氣味的?連使用魔法的波動也沒有……看起來也沒有問題,難道是『真實之眼』出了錯?」

  「不過,查看又有什麼用途呢?」雖然在與舞衣和命同行的旅程中解決了很多失控的黑夜子民,又葬送了很多教廷的刺客,再加上超乎想像的實力,漸漸在另一面的世界被稱為「帝」……但其實夏樹.庫魯卡早已在漫長的生命中失去對身邊事物的興趣。除了直接威脅到她和她身邊的人的事之外,其他的事她一概不會在意。




  像昨天一樣要她動手的事其實已經變得少之又少。

  夏樹歎了口氣,沒有盡頭的生命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人類都喜歡追尋永恆的生命?



  不過隨即使苦笑起來,其實當中的原因,曾經同樣身為人類的自己不是最清楚不過嗎?

  令自己失控,並背負上詛咒神的罪,帶著血腥復仇,在殺光所有仇人以後才發現自己什麼都失去,連死的資格也失去,那不就是名為愛的情感嗎?


  還有愛的反面--恨。



  所以現在的自己才不會重蹈覆轍……不跟別人深交,冷眼的將自己置身於一切之外,連重要之物都只有舞衣和命,名叫夏樹.庫魯卡的吸血鬼絕對有能力保護她們,不然下一個發狂的吸血鬼定必是自己。




  不過令夏樹.庫魯卡變得冷酷的原因還有一個--


  那名為『承傳』的惡夢。

  所有吸血鬼都要面對的惡夢。



  吸血鬼會本能地吸食血液,就如人類需要食物一樣。透過吸血才能維持生命,但吸食血液的時候,那些血液的主人的記憶卻會『承傳』到吸血鬼身上。

  無論是什麼記憶也好,高興的、傷心的、憤怒的、悲哀的、任何的記憶都會完完整整的『承傳』到那吸血鬼身上,透過吸血,吸血鬼便會增加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那人生存以來的所有記憶。


  這會令腦袋的構造跟人差不多的吸血鬼瘋狂的,試想想腦海突然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的記憶和情感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所以才會有些專門吸食少女血液的吸血鬼,只因為少女的記憶較為容易接受。

  不過仍然有很多吸血鬼忍受不了『承傳』的痛苦而選在在陽光之下接受死亡的自毀之路。




  可是夏樹.庫魯卡並沒有選擇那條自毀的道路,亦沒法選擇這條路。活了六百年之久,成為這世界上少數的長生的吸血鬼。


  夏樹一邊散步一邊觀察這個城市,由市中心到市郊,一切都映入那雙彷彿帶著對身邊所有事物的疏離感的眼睛之中。


  滄海桑田,時間流逝,在活了六百年的夏樹的眼中只不過是平常不過的事。而且她還擁有成千上萬人的記憶,真的早已什麼也不再新奇。




  不經不覺夏樹已經從市郊回到市中心,此時正是午餐的繁忙時間。

  路上熙來攘往,車水馬龍,但不同的前進方向,不同的目的地,不同的目標,全都形造出夏樹身上獨有的疏離感。



  只不過夏樹早已對投在自己身上的異樣目光全無感覺。

  因為她一直都不是在意別人眼光的人,在沒成為吸血鬼以前便一直都是這樣。



  突然在街角暗處有人倒下,雖然只是小小的一聲,但在依在路邊的欄杆看著街上的行人的夏樹耳邊卻如同響雷一樣。

  可是街上路過的行人都就像什麼都看不見一樣,只是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就像那倒下的人不存在一樣。



  在旁的夏樹的臉上若無有無的苦笑,然後以似緩實快的速度走過去那倒下的人的身邊。

  「對不起,我都忘了這個是城市呢。」夏樹扶起那個倒下的人,然後眼睛跟他亮麗的棕髮對上。看清楚他的臉容,算是個清秀的少年吧?十六歲?可能歲數比看起來更小。


  看起來跟某個在腦內閃過的樣子相似,但是在一時間要說他像誰又說不出來。


  「現在怎好呢?我的魔法不太靈光,嗯……而且可能會被死神纏上的,都是送他去醫院好了。」夏樹瞬速下了決定,但她卻完全感覺不到那少年身上正散發出的異樣氣息,可能是她在潛意識之中接受了這個對她而言有親切感的少年?


  背著少年的夏樹上了一輛計程車,要司機送她們到最近的醫院。

  不消一刻,計程車的司機便將她們送到最近醫院。



  下了車,到了那看來平平無奇的醫院後,夏樹卻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有些什麼在等著自己一樣。


  這是夏樹.庫魯卡在這城市渡過的第一天。

  亦是跟命運相逢的一天。






在不被發現的命運到來以前,
那腥紅彷彿會纏擾一生,永沒終結。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ny
  • 静留樣不会是这里的医生吧(笑)
  • melodark
  • 你認為呢?(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