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e∮太陽之花(夏樹角度)

前言:在霏雨大那邊看到很萌很萌的萌物....所以我便腦殘地寫了這篇文了,以歌詞來想劇情都是第一次=  =”可能會有點胡來吧?不要拿東西來掉我(淚)

~正文開始~
=====================



「舞衣,今天我要先走了。」在Hime祭典以後,為了不留級的玖我夏樹,今天也乖乖的留在教室直至放學。

不過她其實應該算是個不用上課成績也會很好的人吧?不然怎可以在Hime祭典時期逃課以致現在要乖乖留在教室內?

「夏樹要先走嗎?我們還想約你去咖啡店的...」舞衣失望地說「難得這天我有假期。」

只見夏樹完全漠視舞衣的表情,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東西,離開教室。


今天是特別的。
曾經改變夏樹的命運的一天,
很久以前的今天,夏樹失去了母親。
然後發生了很多悲傷的事,
令玖我夏樹的世界變得很小,
所有事也差不多被她排擠出她的世界,除那個以溫柔強行進入名為玖我夏樹的世界的人以外。




哪怕哀傷的事情一直不斷,
但願沒有人會從此孤獨。




是的,因有那個人,
所以自己在戰鬥之中並不孤獨,
身在戰鬥之中的自己反而將替人著想的溫柔找回來,
是她令自己重新學會信賴,
重新得到感情,
最後終於得知她深愛著自己,
想到這裡發現,
到現在也不敢回應她的自己很差勁。


在風華學園一處隱閉的樹叢內更換完衣服並準備騎上機車的夏樹,以長久以來鍛練而得來的敏銳感覺感覺到有人正在背後走近自己,猛然回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把隨風飄揚的亞麻色頭髮,然後便是一雙艷紅如血的眼瞳。

果然來了呢...

大概一星期沒見面吧?這星期的自己都乖乖地呆在課室內沒有逃課,理所當然地沒有跟已經升讀風華大學的藤乃靜留見面。

不知為何,以前的自己明明等待上一兩年也不覺得長,現在卻認為這一個星期很長。

「夏樹要去那裡嗎?」她一開口便問道

從她開始知道今天的意義開始,除了她找不到自己以外,每年的今天她都會準時出現在自己面前。

「嗯。」簡短接近無禮的回答

「帶上我。」靜留輕柔地說道

夏樹沒有任何反對,只是默默地向靜留伸出了手。

「謝謝你。」靜留笑著,但是看起來卻十分悲傷。

心突然痛起來,只因看到那人臉上失落的笑容,真的不需要為了自己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的。

在一切戰鬥結束以後,她們的相處變回以前的差不多,但夏樹知道靜留每步都走得步步為營,生怕自己會逃離似的。
是因為到現在自己還是舉旗不定的,所以靜留才會這樣小心翼翼的。

已騎上機車的夏樹突然苦笑起來,不過,今天一切都會結束,因為自己弄清一切。

夏樹肯定靜留已經上車並捉緊自己以後才緩緩地發動機車的引擎。

平時什麼也不理會,將機車的車速飆至最高的夏樹,今天卻反常起來,以安全車速駕駛。

坐在夏樹背後擁著她的靜留不禁抬起頭,迎面而來的風將她的髮絲吹起,突然盪漾的幸福笑容,使靜留看起來就像是風中的妖精一樣。

但正在駕駛機車的夏樹卻不能看見靜留現在的表情。

由於以安全車速駕駛,所以到達目的地時,天色已經漸黃起來。

兩人站在一道斷崖之上,而這道斷崖正是由靜留造成的,在祭典中開始失控的靜留為了救出自己而造成的斷崖,同時亦是當年母親帶著自己發生意外的地方附近。

「又一年了...」面向著橙黃色的天空和大海的玖我夏樹喃喃地說「媽媽...」

靜留靜靜地站在夏樹的後面,淡紫色的半截長裙和亞麻色的長髮隨風飄動。

「靜留...」夏樹突然回頭看著正站在身後的身影「謝謝你,是真的,謝謝你。」

「不需要向我道謝呢,夏樹。」靜留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然後以平時的笑容回應夏樹。「因為我最喜歡夏樹了。」

夏樹聽到這話後,臉開始紅起來,然後就像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說:「我...現在能站在這裡,能跟大家一起生活,能信任身邊的人,全因有你在,因為你進入了我的世界。」說到這裡的夏樹眼內再無猶疑,碧眼直直地看著靜留「我應該一早便明白的,但是我卻沒有看清楚。」

「以前我弄不清楚愛是什麼,是希望守護她?是在她的身邊時感到幸福?是她悲傷是自己會心痛?是見到她便感到幸福?」夏樹從沒一刻如此痛恨自己,竟然連小小的事情也弄不清楚。「這些到底是不是愛我根本不清楚。所以我看過書,亦翻過字典,問過別人,然後發現那些都是愛。」




走出兩難不決的森林 勇敢面對
這份感情 甚至永恆都可以超越




聽到玖我夏樹所說的話,藤乃靜留突然全身抖震。

「我竟然還想逃避呢...靜留。」夏樹突然笑起來,但是笑容苦澀。

「夏...樹?」靜留不肯定地看著眼前的人「你...?」

「嗯。」夏樹高興的點點頭,臉上掛著個釋懷的笑容「我喜歡靜留,但是並不是朋友間的喜歡,是真真正正的喜歡。」

深深地看著心繫的人,仿彿要將她刻印在眼內。原來早已愛上了。

「夏樹...你沒有騙我吧?」靜留的臉容由不肯定變為驚喜,只因從一直愛著的人口中聽到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表白,不過眼神仍然有種淡淡的悲傷,看來自己需要些時間才能將靜留眼內的悲傷變成幸福「夏樹你真的願意跟我一起嗎?你不介意我之前對你做的事嗎?還是你只想補償我?」

看著這樣子的靜留,夏樹又心痛起來。
想將她抱進懷的衝動愈來愈強烈。



現在推開 心底創傷的門
這雙眼底 將會映照希望




什麼也沒有說,以雙手撫上靜留的臉龐,碧眼對上靜留的赤眼,然後以一個滿懷的擁抱直接表示自己的心意,這應該只有笨笨的夏樹才會這樣做。




比起成千的情詩
我要的只是 那獨一無二的溫暖




「沒有騙你,是真的,靜留。」夏樹加大了抱著靜留的力度「因為玖我夏樹真的愛上藤乃靜留。」

「不是補償,不是同情,而是真正的喜歡上,愛上。」臉因直接的話而紅起來,不過被自己抱在懷的靜留看不到,不然她又會用說話來笑自己的吧?

其實自己很早便愛上了靜留,由她進入自己的世界開始,用她的溫柔慢慢改變自己的時候。在每次自己失意時,傷心時,在自己身邊溫柔地安撫自己的都是這個比什麼人都來得溫柔的人,正是因她的溫柔,所以有會被自己傷害,使她在HIME祭典時,感情完全失控。自己不是清楚不過嗎?使自己所綠的人受傷的正是這個舉棋不定的自己,現在要給她一個真正的承諾了。




每一次受傷 你都接納了我
那份溫柔逐漸變成了愛情
在閃亮的心中發下誓言




「我會一直在靜留的身邊,再不放開。因為靜留的溫柔,所以我才會重新知道什麼是愛。」夏樹將自己的唇吻上靜留的櫻唇,這是一記刻骨銘心的長吻。

雙唇分開的兩人互相對望著,猶如要將對方刻印在自己的眼內,然後夏樹結巴地說:「我...愛你,靜留。」


雖然,此時的黃昏比什麼也來得美麗,但相視的兩人都無意欣賞,因為眼前有比美麗的景色還要吸引的存在。

「我也是呢,夏樹。」靜留的臉亦微紅起來,緋色的眼瞳漾著淡淡的水氣「我愛你,夏樹。」


低頭再次深吻起來,現在幸福的感覺深深填滿相擁的兩人。

「我愛你。」兩人同時對對方說,然後彼此甜蜜地笑起來。




微笑將化作邁向明日的光明
邁向那片天空的太陽…



<完>
=============
後記:毫無劇情可言XD不喜歡的不要踢我喔(笑)下次放靜留角度的XDDDD

文中的粗體字全為島谷島的太陽之花的歌詞....
太陽之花 島谷瞳


 Mind…無盡的 Find…追尋
 Shine…只有愛是 Believe…真實

哪怕哀傷的事情一直不斷
但願沒有人會從此孤獨
彷彿祈禱般仰望天空
 心愛的笑容 將懷抱著你我

走出兩難不決的森林 勇敢面對 這份感情
 甚至永恆都可以超越


 比起成千的愛語
 我只需要你在那裡
 沒有人能夠取代

 微笑將化作邁向明日的光明
 邁向那片天空的太陽…

 Love…哪怕相隔萬里 Pride…也依然深信

在有限的邂逅中 將我們拉近
繫在一起的紅線 無論在暗夜 還是在風雨的清晨中
 只有你 是唯一的真實

現在推開 心底創傷的門
 這雙眼底 將會映照希望

比起成千的情詩
 我要的只是 那獨一無二的溫
暖 每一次受傷 你都接納了我
 那份溫柔逐漸變成了愛情

 在閃亮的心中發下誓言
如果你的心中 有太陽花綻放 總有一天 我的心願會傳達

比起成千的愛語
 我只需要你在那裡
 沒有人能夠取代

 微笑將化作邁向明日的光明
 邁向那片天空的太陽…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