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之夜》章六
第Ⅵ夜
 
若說白晝屬於人類,
那麼,黑夜必然屬於人類排擠的生物,
 
因為,黑暗比光明更能包容一切。
 
 
 
 
 
 
 
  昨天睡很很好,沒有腥紅染血的夢,沒有因失去而失控的夢,沒有他人的記憶造成的夢--
 
 
 
  什麼也沒有。
 
 
 
  緋紅色的眼睛出現睡覺以後的迷朦,這是很少有的事。
 
  已經有多久沒這樣安睡過?已經有多久沒在那漆黑得嚇人的回憶陪伴下能安睡?
 
 
  可能自己也無法回答。
 
 
 
 
  從床上起來,如常的使用眼睛的力量,如常的穿上預先準備好的套裝衣服,如常的從雪櫃中拿出一個裝著深紅色液體的血包,如常的咬開血包喝下深紅色的血液,如常的因那些血液帶有的點點記憶而感到不適,一切都平淡如常。
 
 
  甚至比平常更平淡。
 
 
  但靜留知道今天的自己跟平時有所不同...因為那種愉快的感覺重新充滿應該早已空空如也的心房。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靜留用自己那特別的腔調自嘲起來:「看來...我真是個卑鄙的人呢。」
 
 
 
  明明已經決定不再喜歡任何人。
  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但是相遇時的竊喜,認識時的興奮,還有昨晚什麼也不管地利用從沒用過的分身跟蹤她,這些是喜歡的表現嗎?
 
 
 
  『是的』,心內的聲音欣喜地說著。
 
 
  因為不討厭,所以才會想要認識;因為感到有趣,所以才會想要再次見面。
 
 
  而且,隱約覺得那人與自己應該是有什麼關係的...
 
 
  雖然內心有歡愉的感覺,但緋眼卻相反地帶著深邃的悲傷,那是長久以來沉澱下來的悲傷--
 
 
  無法消去。
 
 
 
  「克莉詩你可以告訴我...現在的我還可以喜歡別人嗎?」緋紅色的雙眼無神地對著前方空無一人的地方說話,然後因無人回應而陷入沉默。
 
 
 
 
  讓自己學會珍惜的存在在很久以前已經消失,甚至被埋沒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已經無法再見到那個令人懷念的笑容。
 
 
  這樣的自己...應該明明應該什麼都沒有的了。
 
  應該是什麼也不在意才對的。
 
 
 
  輕輕地搖頭,希望將害怕遺忘過去的恐懼都甩開,但可惜的是這動作並沒有幫到靜留什麼,甚至無法令她把心安定下來。
 
 
 
  最後只能靜默了許久,讓自己重新審視回憶,在心情比起之前較為平靜時才慢慢地離開住所,乘公車前往工作的醫院。
 
 
 
 
 
 
  乘公車比自己駕車有趣,因為這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景物,遇到不同的人,
 
  讓自己看得更多,更多是希望在當中能找到令支撐生命的經歷。
 
 
  不過雖然如此,但身處在眾人之間的靜留仍是一副充滿疏離感的樣子,無法融入平凡人的日常之中。
 
  因為身邊總被悲傷環繞。
 
 
 
  不再為人的悲傷,不能死亡的悲傷,看著人類不珍惜生命的悲傷,
 
  還有歲月流逝,生命流逝所帶來的悲傷。
 
 
 
  有時候不禁在想自己選擇醫生這種職業其實不是因可以容易取得血液,而是因為醫生可以在觸及的範圍救助別人,可以用自己的手挽回些什麼。
 
 
 
  「啊啦,為什麼會多愁善感起來的?」靜留突然微笑起來,驚覺自己從早上開始已經胡思亂想了很久。
 
 
 
  自己,克莉詩,還有剛剛認識沒多久的夏樹.庫魯卡,有多久沒再思考過有關愛情的問題呢?看來昨晚與夏樹去酒吧的時候,夏樹所問的問題觸動了自己的內心。
 
 
 
  而且還是自己一直最害怕的事情,一直都不能揮開的事情。
 
 
 
  緋眼透過車窗靜靜地觀察著早上人來人往的街道,但卻不發現自己依然孤寂。
 
 
 
 
 
  公車一抵達車站,靜留便悠然地下車,以她一貫的步伐步進醫院。
 
 
 
  不過靜留一步進醫院的大堂,便看到一個熟識且麻煩的身影,不其然便伸手撫著自己的額角。
 
 
 
  而那身影則是一照臉便開罵:「靜留.維奧娜!!!又是你幹的好事吧?」
 
 
  奇怪的是,在這個繁忙的急症室大堂忙碌的醫護人員及家屬好像完全沒見到這個正對靜留破口大罵的身影一樣。
 
 
 
  雖然靜留能看到這身影,但表情卻跟在大堂的其他人一樣,就像是看到空氣一樣,然後從容地向在身邊經過的其他醫護人員微笑,然後步進電梯。
 
 
 
  在進到電梯以後,靜留才懶懶地問:「啊啦,晶這次是為了什麼而來的?」
 
  「你還好意思問嗎?」被靜留稱為晶的人擺著一副臭臉,看起來只有十多歲,是道屬於少年的身影,不過從相遇的時候靜留已經知道,這人是個貨真價實的少女。
 
  「晶還是這樣子呢,怎了?是來看巧海嗎?是說昨天他還自行離開了醫院呢!」靜留說時遲那時快地將兩人之間的話題改變。
 
  「這...這不用你管!」晶的臉不好意思地微紅起來,然後才發現自己被靜留擺了一道「我不是來跟你說這件事!我是來追究的!」
 
  「追究?追究什麼?」靜留奇怪地側著頭問,這陣子的自己可是乖乖地什麼也沒有做過?
 
  「你還在裝傻嗎?」晶擺出一副不滿的樣子,然後才解釋道「肯定是你把生命力分給你這醫院的病人吧?我昨天明明看到兩個生命之火快要熄滅的人,但是今天來到的時候他們卻不見了!」

 
  此時,電梯到達了靜留.維奧娜所屬的內科部門所在樓層。

 
  「怎會有死神不見了獵物然後問吸血鬼拿的?」雖然暫時不知道發生何事,但真的什麼也沒有做過的靜留微微一笑,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電梯。「更何況我昨天根本沒做過這樣的事。」
 
  「我可不會再相信你這傢伙所說的話!你可是有前科的!」晶急忙地追上靜留。
 
  「好吧,那麼我以後不再分任何生命力給任何人好了,包括巧海。」靜留一邊在無人的走廊上慢慢步行,一邊以無辜的語氣對晶說道。
 
  「我...我又沒叫你這樣做!」氣急敗壞,手忙腳亂就是指晶現在的情況「你在曲解我的意思...」
 
  「我哪有啊?」靜留臉上掛著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停在掛著靜留.維奧娜的名牌的門口前,然後輕輕打開辨公室的門。
 
  光是將手提袋放在自己的椅子上的靜留.維奧娜的動作已經優雅得令人想畫在畫裡,這是走在靜留身後,慢一步進入辨公室的晶看到這一畫面時的唯一感想。
 
 
 
  那種悠然自得的感覺,那些高貴優雅的動作...雖然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不過在未變成吸血鬼以前,靜留。維奧娜應該便是人類口中的貴族吧?
 
 
 
  「晶先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吧!看看會不會是發生了什麼誤會?」靜留靜靜地坐在辨公桌前說道,看來她對這次的事件非常感興趣。
 
  「好吧...」晶輕聲地說,然後開始說起自己昨天和今天所看到的事「我昨天看到兩個生命之火快要熄滅的病人,一男一女,我想...是在你負責的腦科病房看見他們的,但是今天來的時候,他們卻不見了!我覺得很奇怪,所以便偽裝成人,然後詢問那病房的護士,她們卻跟我說那兩人出了院!」雖然晶一開始是很有禮貌輕聲地說道,但最後都是禁不住大吼起來。
 
 
 
  因為這關乎到她能力的提升吧?靜留心裡想著,不過口中說著的又是另一事「嗯?發生了這樣的事嗎?昨天我很早便離開了醫院了,看來這事是在我離開以後才發生的。」
 
 
  「你昨天很早便離開了?」晶疑惑地看著眼前的靜留「你這模範醫生不是從來不會早退的嗎?」
 
  「晶真了解我。」原本坐在辨公桌前的靜留說完便神出鬼沒地出現在晶的背後,作勢一抱,不過晶的動作比她更快,兩人在一般人看不清的一瞬間便交換了位置。
 
  「你少來這套!」晶結結巴巴地說「怎說現在都是你的嫌疑最大!」
 
  「真傷腦筋呢...」靜留又以招牌的動作托腮起來「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
 
  「我...我暫時相信你!」未說完,晶的身影就消失不見。
 
  在晶消失以後,靜留坐回辨公桌前,低頭思索著,負責的病房內的病人應該是沒法出院的,這事靜留清楚得很,由於自己一向不爭取升職的機會,又不愛跟醫院的負責人攀關係,再加上在他人面前是一個沒什麼姿色的女人,所以醫院的高層總有意無意分配一些差不多沒救的病人到自己負責的病房,雖然很可悲,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人便是這樣自私沒錯,但是這次也未免太奇怪了吧?看來有必要詢問一下。
 
  在晶的身影剛剛消失沒多久,便有護士敲響辨公室的門。
 
 
  剛剛是有人在跟醫生談話嗎?那護士奇怪地看著靜留。
 

  「有什麼事嗎?」靜留察覺到那護士的神色,不過仍然臉不改容地微笑問道
 
  聽到靜留的詢問,那護士才回神,將一個檔案夾放在桌上「這是今天送來的病患病歷。」
 
  「嗯,謝謝你,等會兒我會看的了。」靜留有禮地回應道
 
  那護士向靜留點點頭,然後轉身想要退出辨公室,但在那之前靜留叫停了她。
 
  「昨天是不是有兩名病人出院?」靜留平常地問道
 
  「啊,沒錯,我忘了向你報告呢!」那護士一副如夢初醒的樣子。
 
 
 
  「是哪兩位病人出院呢?還有到底是誰批准的?」
 
 
 
  「是副院長批准705和706病床的病人出院的。」那護士回答「我先回病房工作了,維奧娜醫生。」
 
  靜留表面上仍然笑著點點頭,但是心裡卻是諷刺的嘲笑。待那護士退出辨公室以後,更不禁輕輕起笑起來。
 
  「人真是種有趣的生物呢。」靜留的臉上帶著笑容,但卻令人不寒而慄,因為那是完全沒溫度的笑容,她舉起左手,輕輕地叫喚:「清姬。」
 
  在靜留叫喚完以後,她的左臂便突然被一條幼長得如絲帶般的紫色蛇纏著,外形奇特的紫蛇有許多個頭,而每個頭都正在吐出開差的蛇舌,看起來非常可怖。
 
  「清姬,你替我去看看院長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吧。」靜留輕笑地對著自己的分身說,亦有用之來跟蹤夏樹.庫魯卡,看來這陣子清姬都被自己用作跟蹤的不光明正大的事情之上呢。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著,但是卻沒有讓差不多等同自己的分身的小蛇知道自己的想法,只見六個紫色的蛇頭同時點頭,然後清姬便消失不見。
 
 
 
雖然黑暗能包容一切,
但卻不能包容人心中的黑暗,
因為那是連黑暗也無法容許之事。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etcode
  • 這個世界融合了hime跟乙hime.....嗎?....<br />
    把PSP的心得寫出來吧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