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笑容〉


  笑容可以表達幸福,但亦可以用以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



  「靜留姊姊,可以收下我在家政課做的點心嗎?」這是每次加爾貝羅德學園的家政課後必然會見到的情景,由靜留.維奧娜入學,直到現在都能看現的情景。


  被包圍在最中心的靜留早已見怪不怪。

  「謝謝你們。」以招牌的微笑回應那些包圍自己的學妹們,已經是她的例行公事了。




  但這其實是排除所有人的微笑。
  將所有感情封存起來的微笑。

 

  靜留.維奧娜就是用這樣的表情來裝飾臉容,沒人能從她的臉容來讀取情感,除一個人以外。

  那個她所愛的人。



  「靜留。」學園長夏樹.庫魯卡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並以她低沉而嚴肅的聲音叫喚靜留.維奧娜。

  「有什麼事呢?夏樹?」如果有留意靜留現在的笑容,便會發現她跟平時有點不同。

  「我,有學園的事務要找你。」現在夏樹.庫魯卡的臉活脫脫是本表情百科全書,學園長的嚴肅,被靜留叫喚名字時候的喜悅,小小的害羞,看到靜留被眾多女學生包圍時的不滿,還有少許的苦澀。


  「哦?」靜留的微笑變得惡質,她可沒有錯過夏樹臉上的表情。

  「那個……那,總之有重要事務。」夏樹被靜留用奇異的眼神看著的時候有點點心虛,但當著眾多女學生的面前仍擺出嚴肅的樣子。


  雖然私下可以作弄變臉如天氣轉變一樣急速的夏樹,但是在眾人面前有需要保存夏樹的形象,所以靜留不再作弄夏樹。

 

  「各位學妹,靜留.維奧娜失陪了。」靜留的笑容又變回那個雖然好看,但卻猶如面具的笑容,笑著著女學生們道別。

  看著的夏樹的心突然痛起來。



  帶著微笑的臉就像面具一樣……




  待學生們都散去後,夏樹不顧一切地環抱著靜留,而靜留則是柔順地被夏樹抱著。

  經過那場痛苦但卻又帶來甜蜜的戰役後,夏樹經常也會這樣抱著自己,生怕自己會不見一樣,這可能是剛戀愛的人會做的事?害怕失去所愛的人,正在苦惱的夏樹看不見靜留在自己的懷內甜笑著。


  「我不喜歡看到靜留被那些女學生包圍。」夏樹在靜留的耳邊輕輕說道,「我不喜歡靜留被包圍著時的笑容。」



  「猶如玩偶的笑容不是靜留應有的笑容。」


  在夏樹說完這話的一刻,靜留內心突然一凜,覺得自己被夏樹徹底的看穿。


  「夏樹為什麼這樣說呢?」靜留固作鎮定地問,但她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心虛。

  「我很高興靜留只會對我展露真正的笑容,沒有疏離感的,發自內心的笑容。」夏樹苦笑起來,碧眼直直地看著靜留的緋眼,「但看到靜留那個如像面具的笑容時卻又會心痛起來。」



  「靜留不需要將自己置身在眾人以外。」夏樹自顧地說下去,但是臉開始漸漸紅起來,「不用苦心與人拉開距離,不用害怕被傷害,因為我永遠都在你的身邊。」


  回想起剛剛成為靜留勤務生的時候,她臉上也只會掛著充滿疏離感的笑容,在什麼時候開始改變呢?

  好像是由自己決定要真真正正地了解和認識靜留開始,還是在更早的以前?



  「夏樹,謝謝你。」靜留突然緊緊回抱著自己的愛人,她知道夏樹要用多大勇氣才能對自己說出這些話語。

  她亦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重新接受這個世界,這個曾經毫不留戀的世界,甚至令自己萌生被毀滅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世界。



  擁有能清楚了解人性的玲瓏之心和比同年小孩更成熟的智慧,又曾身處於爾虞我詐的家族鬥爭之中,令她失去了應有的溫暖,亦令靜留學懂了如何將自己收藏起來。



  笑著,但卻不是笑著的藏法。



  「真的很感謝你,夏樹。」靜留仍然緊抱著夏樹不放,這個自己所愛的人正是名為靜留.維奧娜的世界唯一的光芒,即使面對任何人和事,即使身於黑暗而且激烈的政治鬥爭之中,夏樹.庫魯卡仍能保有自己的高潔和祟高,如恆星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正是這種光芒令自己重新接受這個世界,重新接受身邊的人。



  從認識她的一刻開始,便深陷其中。

  由自己亦不了解,後來鮮明的愛戀,到現在的相愛--靜留知道,她永遠也離不開夏樹.庫魯卡,猶如纏上了大樹的藤一樣,失去樹,藤便活不下去。



  「不用跟我說謝謝。」夏樹不好意思地說,「反而應該是我向靜留說謝謝才對。」




  「靜留,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都不知怎樣好了,我這個笨蛋還要經歷這麼多事才能認清自己的情感,還有靜留你的情感。」




  這次不會再放手。


  不會放下靜留,讓她自己一個以悲傷的微笑作面具,不會放下她,讓她獨個兒承受傷痛,

 

  絕對不會。

 

 

  想到這裡,夏樹溫柔地笑起來,擁著靜留的手又抱緊了點,令靜留不禁抬頭看看夏樹。

  抬頭看著正漾著溫柔得快要融的笑容的夏樹,靜留好像受了感染一樣,嘴角亦曲起溫柔的曲線。



  如果忘記了怎樣微笑,如果整夜都感到寒冷--
  還有夏樹在。

  她令自己的世界不再黑暗,
  她令自己憶起笑的方法,
  並與她相愛。



  「我愛你。」這說話好像說多少遍也不夠,相視的兩人再次對對方說著戀人恆久而甜蜜的情話。



---------------



  「夏樹,你不是說有學園的事務要處理嗎?」靜留好笑地問著。

  「那,那是……」夏樹結結巴巴起來。

  「我可以解釋夏樹剛剛是因為吃醋所以將那些妹妹們趕走嗎?」靜留竊笑地說。

  「才不是。」夏樹突然正色起來,「因為平衡學園長的心理也是學園的事務的一部份。」


  「哈……」靜留開懷地笑了出來,夏樹也變得狡猾起來了。

  「好,讓我送你回辦公室吧,輔助官大人。」夏樹用自己強而有力的手臂將靜留輕盈的身軀整個抱起。



  「我怎好意思勞煩學園長了?而且會有人看到喔?」被抱起的靜留笑著說。

  「放心,我會走秘道,一定沒人看到的。」夏樹跟靜留一樣笑起來。


  「夏樹,這是高壓手段。」靜留故作抗議地說道。

  「反對無效。」夏樹霸道地說,「乖乖讓我抱回去吧!」

  像是沒法子地點點頭,「算了,讓你抱好了。」




  所以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和輔助官便回去了辦公室,不過接下來還可以繼續辦公嗎?這是值得相榷的事情。



                       ~完~

後記:有什麼後記可以寫啊?(驚)這篇算是怨念文吧XDDDDDD很喜歡靜留的笑容,但是又卻認為靜留的笑容少了些什麼,所以便生了這篇了XD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etcode
  • >猶如纏上了大樹的藤一樣,失去樹,藤便活不下去<br />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在看hime...<br />
    不過...妳有把300那裡的文章都看過一次嗎?
  • hoho
  • >猶如纏上了大樹的藤一樣,失去樹,藤便活不下去<br />
    .......<br />
    我同寂天的疑惑
  • melodark
  • 不用同樣疑惑= =<br />
    我是在cosover hime沒錯XDDDD<br />
    <br />
    應該看過...但是我寫得很像其他人的文嗎@Q@a???<br />
    嗯....讓我想想.....是哪篇@@a??????<br />
    <br />
    看起來很像@@????<br />
    那我改掉好了@@<br />
  • sheeppou
  • 不用改不用改<br />
    完全不同的文啦<br />
    只是那句話很像而已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