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之夜》章七
第Ⅶ夜




平凡和激烈,
什麼是幸福?
沉重和輕巧,
怎樣才是不幸?
生命可以這樣衡量嗎?





  早上的陽光很刺眼,鬧鐘在床前響過不停。

  「嗯...」銀藍色的長髮及其主人現在平穩地躺在床上,顯然易見的是夏樹.庫魯卡正在努力地賴床。

  「夏樹...夏樹.庫魯卡!!!」舞衣在夏樹耳邊大叫,希望叫醒正在賴床的友人。

  「...」可惜的是躺在床上的人根本完全沒有反應。

  「夏樹.庫魯卡!!!」舞衣不死心地再次吼道。

  這次夏樹終於動了一動,但是仍然是沒有張開眼睛的跡象。

  最後,「哀莫大於心死」的舞衣決定不再理會夏樹。


  「夏樹都多大了?還像小孩子一樣喜歡賴床...」啐了一口的舞衣沒好氣地走出夏樹的睡房。

  「蝦書不始長嗎?」看到舞衣走出來的命的小嘴裝了一整塊吐司,連說的話都怪怪的。

  「命,要把東西吞下去才可以說話呢!」看到這一幕的舞衣不禁寵溺地說道。

  命不好意地抓抓頭,用力將口裡的食物全都吞下,然後再次問道:「夏樹不起床嗎?」

  「唉,算了,我放棄了。」舞衣歎著氣,但是她的表情跟她的語氣不同,是一個喜悅的表情,「昨晚夏樹太晚才睡了,再加上她前晚完全沒睡...就是一個輕量的睡眠魔法已經可以令她睡到現在了。」

  「我可從沒見過她如此高興。」命開始將魔爪移往其他食物上,「夏樹應該有個好夢呢!」

  「嗯,希望是吧...」舞衣點點頭,看起來很像個擔心女兒的賢妻良母。

  「肯定是!」命用力地點頭,然後像貓般輕鬆跳過桌子,到舞衣的身旁。

  「命,不可以跳桌子的!」舞衣再次寵溺地對著剛剛才跳到自己身邊的命說。

 「不要緊啦~」命瞇起雙眼,並開始在舞衣身上磨蹭起來。

  「不要這樣啦!命...」舞衣被命的動作弄得不知所措。

  「我最喜歡舞衣了!」命天真無邪地說。

  忘了命最喜歡纏人的舞衣只能乖乖被命纏著,但是她完全沒有想到她們現在的姿勢有多曖昧。


  剛剛睡醒並從房間走出來的夏樹以為自己看到什麼不應該看到的場面,微微紅著臉地把房門再次關上。

-----------


  回到床上躺著的夏樹,直直的看著白色的天花,回想昨天跟那個跟自己同樣擁有漫長歲月的吸血鬼相處的情境。


  『你看起來很悲傷呢...』正當自己看著酒杯想東西想到出神時,好聽而溫柔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而眼角還可以隱約看到亞麻色的頭髮因為主人的動作而在飄動著。

  『你不也是嗎?』自己不禁好笑地回問,手中拿著的是剛剛還盛著的空酒杯。

  然後立即看到緋紅色的眼瞳出現一絲驚訝。

  『啊啦,果然被看穿了呢...』用上招牌的托腮動作,看似略為苦惱的嘟著小嘴說道。

  『所以說我們很相似就是了,靜留.維奧娜。』開懷地笑著。

  『嗯。』樣子看來很高興地微微點頭,看到這樣子的靜留,自己不由得心跳加速,因為靜留看起來非常可愛。



  在床上回神過來的夏樹正用力地搖頭,將腦海中「靜留看起來很可愛」的念頭甩走。


  「真是個奇怪的人呢...」結束自己的回憶的夏樹喃喃地說,然用左手抵上自己的額角,「算了,不要想她了...我都是去找工作吧?昨天舞衣還抱怨我這陣子都在遊手好閒。」

  下定決心的夏樹從床邊站起來,胡亂地穿上衣服,然後坐到桌前,啟動手提電腦。


  只需要按按鍵盤便能在如大洋般浩瀚的網絡中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現在的科技真的方便得很。

  不過正在享受科技帶來的好處的夏樹嘴角不禁彎成諷刺的弧度。



  現在稱為科技、科學,但卻在以前稱為巫術,並為此殺死許多許多人...

  包括那些利用科學來幫助別人的人們。



  「人類真善變呢。」坐在書桌前的夏樹以不帶溫度的語氣說著。

  隨手拿起戴在自己頸項上,一直不離身的藍寶石吊飾。

  那藍寶石在很久以前被工匠雕啄成冷硬的菱形,而穿著藍寶石的銀鍊則代替了身體不會因時間流逝而有任何改變的夏樹記錄了歲月流逝的痕跡,甚至出現氧化的跡象,是因為夏樹保存得好才能令銀鍊保存至今。




  「是嗎?媽媽。」


  那個待人親切,喜歡對著自己笑,有點傻氣,有很多時候粗心大意,只會將一切不快樂都藏心裡的女人,正是夏樹最重要的人--她的母親。

  但是這樣好的一個人就卻被那些她幫助過的人們殺害。

  只因為她懂得使用藥草替人治病。

  她還記得那些臉孔,連平時跟她一起玩,一起笑的小女孩也突然變成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臉上帶著陋生的表情...


  一張張充滿殺戮的快感的臉容,甚至現在自己仍然會因這樣的惡夢而在夜裡被驚醒。



  不過令夏樹更加心寒的卻不是那些人的恨意,那些人的醜陋,而是自己--那個不顧一切,身上染滿鮮血,冷酷地笑著的自己...

  還有那血紅色的月亮和人類的慘叫聲。


  想到這裡,夏樹的身體不禁抖震起來,而好看的臉亦微微扭曲起來。

  待電腦的提示聲將夏樹的注意力由回憶中拉回來時,電腦已經列出好幾項符合夏樹的要求的工作。

  「先試試看這個好了。」夏樹的臉上掛著個惡作劇的笑容,彷彿剛剛令她感到恐懼的回憶從來沒有出現過。

  「反正所需要的學歷正好在上個城市取得。」


  假期多,起薪點不低,不用什麼體力勞動,能利用豐富的歷史知識...不用猜了,還有什麼工作能符合呢?


  當然只有當歷史老師這一路吧?


  不過在有記錄以來經常性逃課、飆班、賴床的夏樹能當上老師嗎?這的確是一件非常值得相榷的事情...


  「今天便先寫求職信和做好準備吧!」夏樹高興地開始工作。







就算是幸福,
就算是不幸,
人們唯一能選擇的就只有接受,
因為這就是生存。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