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不放300嗎?O________TZ
不過,大家都請高抬貴手跟我哈啦哈啦,和給點意見吧=   =+



7.笑容

笑容可以是用來代表幸福,但亦可以用來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

---------------

「靜留姊姊,可以收下我在家政課做的點心嗎?」這是每次加爾貝羅德學園的家政課以後必然會見到的情境,由靜留.維奧娜入學,直到現在都能看現的情境。

被包圍在最中心的靜留早已見怪不怪。

「謝謝你們。」以招牌的微笑回應那些包圍自己的學妹們


但,這其實是排除所有人的微笑。
將所有感情封存起來的微笑。
靜留.維奧娜就是用這樣的表情來裝飾臉容,沒人能從她的臉容來讀取情感,除一個人以外。


一個她所愛的人。


「靜留。」學園長夏樹.庫魯卡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並以她低沉而嚴肅的聲音叫喚靜留.維奧娜。

「有什麼事呢?夏樹?」如果有留意靜留現在的笑容,便會發現她跟平時有點不同。

「我...有學園的事務要找你。」現在夏樹.庫魯卡的臉活脫脫是本表情百科全書,學園長的嚴肅,被靜留叫喚名字時候的喜悅,小小的害羞,看到靜留被眾多女學生包圍時的不滿,還有少許的苦澀。

「哦?」靜留的微笑變得惡質,她可沒有錯過夏樹臉上的表情

「那個...那...總之有重要事務。」夏樹被靜留用奇異的眼神看著的時候有點點心虛,但當著眾多女學生的面前仍擺出嚴肅的樣子。


雖然私下可以作弄變臉如天氣轉變一樣急速的夏樹,但是在眾人面前有需要保存夏樹的形象,所以靜留不再作弄夏樹。「各位學妹,靜留.維奧娜失陪了。」靜留的笑容又變回那個雖然好看,但卻猶如面具的笑容,笑著著女學生們道別。

看著的夏樹的心突然痛起來。


帶著微笑的臉就像面具一樣...

 

待學生們都散去後,夏樹不顧一切地環抱著靜留,而靜留則是柔順地被夏樹抱著。

經過那場痛苦但卻又帶來甜蜜的戰役後,夏樹經常也會這樣抱著自己,生怕自己會不見了一樣,這應該是剛戀愛的人會做的事吧?害怕失去所愛的人,正在苦惱的夏樹看不見靜留在自己的懷內甜笑著。

「我不喜歡看到靜留被那些女學生包圍。」夏樹在靜留的耳邊輕輕說道「我不喜歡靜留被包圍著時的笑容。」

 

「猶如玩偶的笑容不是靜留應有的笑容。」


在夏樹說完這話的一刻,靜留內心突然一震,覺得自己被夏樹徹底的看穿。

「夏樹為什麼這樣說呢?」靜留鎮定地問道,但她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心虛。

「我...很高興靜留只會對我展露真正的笑容,沒有疏離感的,發自內心的笑容。」夏樹苦笑起來,碧眼直直地看著靜留的緋眼「但看到靜留那個如像面具的笑容時卻又會心痛起來。」

「靜留不需要將自己置身在眾人以外。」夏樹自顧地說下去,但是臉開始漸漸紅起來「不用苦心與人拉開距離,不用害怕被傷害,因為我永遠都在你的身邊。」


回想起剛剛成為靜留的勤務生的時候,靜留的臉上也只會掛著充滿疏離感的笑容,在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好像是由自己決定要真真正正地了解和認識靜留開始...還是在更早的以前呢?

「夏樹,謝謝你。」靜留突然緊緊的回抱著自己的愛人,她知道夏樹要用多大勇氣才能對自己說出這些話語。

她亦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重新接受這個世界,這個自己曾經毫不留戀的世界,甚至令自己萌生被毀滅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世界。

擁有能清楚了解人性的玲瓏之心和比同年小孩更成熟的智慧,
又曾身處於爾虞我詐的家族鬥爭之中,令她失去了應有的溫暖,
亦令靜留學懂了如何將自己收藏起來。


笑著,但卻不是笑著的藏法。


「真的很感謝你...夏樹。」靜留仍然緊抱著夏樹不放,這個自己所愛的人正是名為靜留.維奧娜的世界唯一的光芒,即使面對任何人和事,即使身於黑暗而且激烈的政治鬥爭之中,夏樹.庫魯卡仍能保有自己的高潔和純高,如恆星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這種光芒令自己重新接受這個世界,重新接受身邊的人。

從認識她的一刻開始,便深陷其中,由自己亦不了解,後來鮮明的愛戀,到現在的相愛,靜留知道,她永遠也離不開夏樹.庫魯卡,夏樹就像她的空氣一樣,人不能在沒有空氣的環境下生存。

「靜留不用跟我說謝謝。」夏樹不好意思地說「反而應該是我向靜留說謝謝才對。」


「靜留,謝謝你。」夏樹回抱著靜留「如果沒有你,我都不知怎樣好了,我這個笨蛋還要經歷這麼多事才能認清自己的情感,還有靜留你的情感。」

這次不會再放手了。
不會放下靜留,
讓她自己一個以悲傷的微笑作面具,
不會放下她,
讓她獨個兒承受傷痛,
絕對不會。
想到這裡,夏樹溫柔地笑起來,擁著靜留的手又抱緊了點,令靜留不禁抬頭看看夏樹。

抬頭看著正漾著溫柔得快要融的笑容的夏樹,靜留好像受了感染一樣,嘴角亦曲起溫柔的曲線。

如果忘記了怎樣微笑,
如果整夜都感到寒冷,
還有夏樹在...
她令自己的世界不再黑暗,
她令自己憶起笑的方法,
並與她相愛。


「我愛你。」這說話好像說多少遍也不夠,相視的兩人再次對對方說著戀人恆久而甜蜜的情話。

---------------

「夏樹,你不是說有學園的事務要處理嗎?」靜留好笑地問

「那...那是...」夏樹結巴起來

「我可以解釋夏樹剛剛是因為吃醋所以將那些妹妹們趕走嗎?」靜留竊笑地說

「才不是。」夏樹突然正色起來「因為平衡學園長的心理也是學園的事務的一部份。」

「哈...」靜留開懷地笑了出來,夏樹變得狡猾起來呢!

「好了,讓我送你回辦公室吧,輔助官大人。」夏樹用自己強而有力的手臂將靜留輕盈的身軀整個抱起

「我怎好意思勞煩學園長了?而且會有人看到喔?」被抱起的靜留笑著說

「放心,我會走秘道,一定沒人看到的。」夏樹跟靜留一樣笑起來

「夏樹,這是高壓手段喔!」靜留說

「反對無效。」夏樹霸道地說「乖乖讓我抱回去吧!」

靜留沒法子地點點頭「算了,就讓你抱好了。」


















全文完~~~(?)





















什麼?
都跟你說全文完了~


















喂喂喂~
還向下拉?!






















我看你可以拉多下?






















還向下拉?
算了,算我敗給你了O______TZ


-----------------


被抱著的靜留自然地在夏樹的懷抱裡找尋一個最舒適的姿勢,殊不知這個動作卻令夏樹的心跳重重跳了幾下,但在表面夏樹仍然是一副冷靜的樣子,並且走過一條又一條學園內的特殊通道。


靜留敏感地感覺到夏樹的身體熱起來,這是當然的事,抱起自己走了這麼久,正想開口讓夏樹放下自己的時候才發現,她們已經回到了學園長的辦公室。

「好了,夏樹可以放下我了嗎?」靜留的語氣就像是在哄小孩一樣。

「不,我不想放手。」夏樹突然笑起來,表情有點奇怪。

看到夏樹的神情,靜留的臉上換上誘惑的笑容說:「夏樹不是說要回來辦公的嗎?」

「你說呢?」夏樹低下頭,將鼻尖貼在靜留的頸窩上,像是在吸取有靜留的氣味的空氣一樣。

「那我又只好將夏樹的謊話當作為吃醋了。」靜留被夏樹低頭時垂下的銀藍色長髮和呼吸時吐出的溫熱氣息弄得不由得輕笑起來。

「你喜歡怎樣就怎樣認為好了。」夏樹喃喃地說,然後抱著靜留轉過身,多行一段距離,用踢的方法打開學園長的睡房的房門,再用腳把門關上。

-----------------

夏樹將懷裡竊笑著的靜留放到床上,然後欺身伏在靜留之上,並將靜留身上代表五柱之三的淡紫色長裙慢慢褪去,被褪下的長裙最後被夏樹胡亂地掉開。

「夏樹真的吃醋了嗎?」身上只餘下貼身衣物的靜留妖媚地笑著,舉起雙手纏著夏樹結實的上身,然後將夏樹的靛藍色大衣脫下,使自己能撫上夏樹溫暖的肩膀。

「靜留認為呢?」夏樹低下頭,輕吻著、輕咬著靜留分明而漂亮的鎖骨,並留下一個又一個的顯眼的吻痕,就像在靜留身上刻上屬於自己的痕跡「我是在吃醋嗎?」

「應該不是呢...」靜留輕閉雙眼,感受著夏樹落在自己身上的吻,感受著夏樹的存在,但突然那溫柔的觸感突然停下來。

 

張開自己略為迷濛的緋眼,然後立即看到夏樹溫柔的碧眼正定定地看著自己。

「靜留果然是靜留...」夏樹開懷地笑著「什麼也瞞不過你。」

靜留沒有答話,只是用雙手輕輕地捧起夏樹的臉。


經常以行動將自己的悲傷抹去...其實夏樹真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只是,除了自己以外只有少數人知道。

「靜留不用再掛著那些悲傷的笑容了,因為...」夏樹說話開始斷斷續續起來,因為她一直不習慣說出那些長篇大論的情話,一直都是直接了當說出愛。

「因為我已經有夏樹了。」靜留的手輕撫著夏樹的臉,代替夏樹說下去。

「嗯。」夏樹再次低下頭,吻上靜留紅潤的唇,在靜留的口腔中探索,輕柔且霸道地吸取屬於靜留的甜蜜,而靜留則愉快的迎接夏樹的吻,兩人的舌頭互相追逐,互相觸碰,希望得到對方的所有似的。

在那熱烈的接吻的同時,夏樹的雙手亦開始不安份地在靜留的身上游移,宛如蛇般滑過靜留那美不可言的雪白軀體。

「嗯...」靜留的嘴角不經意地溜出一絲絲會令人血脈賁張的喘息,身體因夏樹的手和吻而輕輕地扭動起來,臉蛋則因缺乏空氣而微微紅起來。

像是突然才記起人需要呼吸一樣,夏樹終於放開了靜留那令她留連忘返的甜美小嘴,嘴角因看到靜留少見的嬌弱而揚起來。

「靜留你很美。」夏樹的唇貼在靜留發熱微紅起來的耳殼說,說完還要惡質地吹口氣。

「呵...夏樹真壞心眼啊。」靜留的輕笑帶著微微的喘息聲

「是嗎?」夏樹笑著,左手撫上了靜留右面的高聳,並輕揉起來,而右手則摟著靜留的纖腰,引來身下嬌軀的陣陣顫抖。

仿彿只有這一點點的觸碰是不足夠似的,夏樹原本放在靜留腰上的手溜到靜留的背後,輕輕解下靜留上身的胸罩,好讓渾圓豐滿的乳房落入自己的掌心之中,再次挑起靜留對自己的渴求。

「夏樹...」被情欲漸漸奪去理智的靜留的叫喚聲變得充滿誘惑和輕柔,手輕顫溫柔地撫上夏樹的臉頰,像是要肯定夏樹的存在似的。「夏樹...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夏樹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再次吻上靜留的唇,這次沒有霸道的略奪,而是溫柔地刻劃著靜留的唇,連夏樹自己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放開,然後低頭在靜留的耳邊說:「這個問題...是我問你才對。」

可以隨時離開的是靜留,因為被學園長的身份綁著雙翼的並不是靜留,而是自己。

聽到夏樹跟自己一樣因欲望而變得低沉沙啞起來的聲音,靜留能再次肯定夏樹對自己的心意,嘴角勾起溫柔的笑容,以帶有一點奇怪,但又有說不出的好聽的聲音斷續地再次向夏樹說出自己的心意:「我...會一直在夏樹的身邊,直到不能再待的那一天。」

只要能留在有夏樹的地方就可以了,雖然她笨拙得很,但卻是自己一生之中唯一所愛的人。

聽到靜留那如同引誘自己的聲音說出的情話,夏樹笑起來,是帶有邪佞感覺的微笑,低頭用口將靜留的右乳含起來輕咬,那溫熱的觸感令靜留不禁弓起身來,熱切地貼上夏樹跟自己一樣女性身體。

靜留的反應挑起了夏樹的渴望,靜止下來的手再次不安份地在靜留的身上游移。

輕扯下靜留身上最後的布料,讓靜留那仿如遠古神話中形容的女神一樣的姣好身體在自己的眼前呈現。

無論經過多少次的觸碰,眼前的身體仍能令自己樂而忘返,無論說過多少次,都不足夠表達,非要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愛。只要是為了靜留.維奧娜,夏樹.庫魯卡都甘願負出任何代價。

夏樹沒作過任何護理,因鍛煉而帶有點點粗糙的感覺的手,覆上靜留下身的秘處,為靜留帶來衝擊理智的欲望,希望能再能得到更多的觸碰,更多的夏樹.庫魯卡。

「啊...夏樹...」靜留圈在夏樹肩膀上的雙手明顯用力起來

只要是夏樹就可以了,
只要在夏樹的身邊就能感到幸福。

感到靜留施加在自己肩上的力和微微扭動的身軀,夏樹的胸口繃緊起來,很想立即得到靜留的所有,但是她的動作卻依然輕柔緩慢,是只對身下情人才會展現的溫柔和體貼。

左手的手指在洞口外打著圈,亦不忘刺激那顆敏感的小核。耳邊響起的是靜留誘人的嬌呼聲,還有屬於兩人漸漸加快的心跳聲。

指尖漸漸傳來濕熱的感覺,同時緊貼自己的嬌軀亦不自覺扭動起來。

「夏樹...」靜留求助似的叫喚著自己所愛的人,世人所景仰強大的otome『嬌嫣的紫水晶』現在只是一個在情人的懷裡渴求的靜留.維奧娜,看來極為誘人。

「靜留...」夏樹輕啄著靜留的臉,安撫著這個她願意一生守護的愛人的靈魂「我愛你...」

察覺到靜留已經準備好,夏樹原來只在洞口打轉的手指輕輕滑進靜留的體內,慢慢向前推送。

「我...也是...」靜留笑起來,身體隨著夏樹的動作而慢慢擺動起來,被吻腫的嘴唇主動吻上夏樹,貪婪地纏上夏樹,像頑皮的小孩一樣,執意要夏樹給自己更多更多的愛。

清楚靜留動作的意思,夏樹亦毫不保留地跟她纏吻起來,希望可以將自己愛戀的心意傳遞給靜留知道,手指亦開始在濕熱的甬道內抽送起來。


就是愛著這個人,
即使是同性也沒有問題,
即使不被許可也不會放棄,
因為自己就是如此地愛著對方。


想到這裡,手指加快了速度,刺激著靜留敏感的私處,溫熱滑溜的手感,帶來無比的滿足,因為自己得到了世上最完美的人,她的情人,靜留.維奧娜的所有。

「啊...」現在靜留只能隨著夏樹的節奏而擺動著身體和發出陣陣動人的呻吟聲,不過喜悅的心情充滿了她的身和心,因為夏樹正在體內訴說她的存在,微痛的快感卻是代表了自己的所有幸福,夏樹同樣愛著自己,同樣渴望自己。

「我愛你...」夏樹微微地喘著氣,在靜留的耳邊說,說完再多放一隻手指進靜留的體內,輕輕摩擦和刺激靜留最敏感的地方。

「啊...」快感續漸積聚,靜留本來想說出的愛語因夏樹的舉動而化作了高亢的呻吟聲,這些呻吟聲使夏樹赤裸裸的欲望更加決堤而出,再加快了手抽送的速度。

漸漸身體承受不到更多的衝擊,靜留的雙腿微微抖動,檀口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聲變得更為雜亂無章。

「我愛你...」在一陣陣高潮來臨之時,靜留只聽到夏樹在自己耳邊一次又一次的愛語,再無其他,喜悅的眼淚不經意地滑過近乎完美的臉龐。

感到那種被緊緊吸吮的感覺,夏樹知道在懷的溫玉已經達到了高潮,暫時不能抽身的夏樹,再次滿足地緊抱著因過度的衝擊而暫時失神的愛人,嘴像小偷般小心翼翼的輕啄靜留因情欲而染上櫻花色的臉頰。

真的很愛很愛你...
你知道嗎?
靜留...
-----------------

靜留剛剛回神過來,就已經被夏樹抱個滿懷。

「夏樹...」以還染有點點情欲的聲音輕輕叫喚著自己最愛的人。

「嗯?」夏樹滿足地抱著靜留,低頭看著有點懶洋洋的情人。

「說愛我給我聽。」靜留難得地撒嬌起來,像極了正在撒嬌的貓咪。

夏樹看著這樣的靜留,手再抱緊了還在微微發熱的身子,不禁寵溺地笑著說:「我愛你,是真的...」

「我好高興喔。」靜留幸福地笑著

「真是的...」夏樹好笑地看著靜留

「夏樹不甘心我沒對你說愛你嗎?」靜留俏皮地輕戮夏樹的臉頰問

「哪有?」夏樹為了回敬靜留而輕力地捏捏靜留紅潮未退的臉蛋

「呵。」靜留舉起手,疊上夏樹正在輕捏自己的臉頰的手,笑容燦爛地說:「我愛你。」

「嗯。」夏樹高興地在靜留的耳邊磨蹭「靜留要不要先睡一睡?待晚餐時間才叫你起床到餐廳吃飯吧?」

「嗯?」靜留奇怪地看著夏樹,她不是最害怕在學園的餐廳吃飯的嗎?

夏樹的臉在靜留的注視下開始紅起來,「因為...靜留...」

「哦?」靜留不明白夏樹的意思,一向能洞察人心的智慧碰上夏樹.庫魯卡的時候便會突然短路,理解不到夏樹所想和她的反應的意思,甚至產生誤會。

「靜留都是先休息好了,我抱著你可以了吧?」夏樹自故地說「不然...」

「不然?」靜留仍然不明白夏樹的意思,仍然是個傻傻的呆樣。

「靜留不覺得累嗎,剛剛我們才...」夏樹的臉開始發熱得可以用來滾水了「所以靜留先睡睡,不用去煮東西吃了...」

靜留的呆樣開始轉為高興的樣子。


夏樹正在以自己的方法來關心自己,
正用自己的方法來愛自己...

「好吧,夏樹要一直抱著我的喔~」靜留縱身入夏樹的懷裡,然後找個最舒適的姿勢,滿足地閉上雙眼。

「當...當然!」夏樹的臉別開,不看著懷裡的靜留。

不消一會兒,真的累了的靜留已經陷入睡眠,夏樹用手輕輕梳著那把微亂的亞麻色頭髮,碧綠眷戀地將睡美人的臉容刻印,然後一起入眠。


床上的是相擁入眠的情人...
所謂的幸福就是如此。

 

              ~完~

後記:登登~第一次下海作~~~~(羞)
   不要要求太高了,各位(羞)
   不過不會再有就是了~XDDDDDD
   超級超級難作的......囧。
   我是個好孩子~(羞)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heeppou
  • 這樣就很刺激了啦^^(鼻血ing~~)<br />
    嗚喔,紫虛也加入不CJ的行列啦XD<br />
    <br />
    修改版好甜啊XD~
  • melodark
  • 為了這篇文.....我的頭斷了O_____________TZ<br />
    真是不明白300那邊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H文的= =|||||<br />
    <br />
    我是個CJ的孩子啦XD(羞)<br />
    不要這樣子看著我(羞)<br />
    <br />
    修改版很甜嗎XD<br />
    要乖乖去刷牙,不然會有蛀牙的XD
  • hoho
  • 賞你一個Gj阿,做的好阿,紫虛<br />
    會長受大好阿T_T<br />
    好個乙女的紫水晶阿>///<<br />
    看的我心花朵朵開阿
  • hoho
  • 紫虛,做的好阿,賞你個GJ<br />
    夏樹攻阿<br />
    好個乙女的紫水晶>///<<br />
    看的我心花朵朵開阿<br />
    既上次看完某所文後,再一次興奮
  • sheeppou
  • 不想放就別放了啊^^
  • melodark
  • 嗯,所以我沒放啦~(點頭)<br />
    因為這篇的感覺很奇怪...(遠目)<br />
    <br />
    是因為第一次作的緣故嗎=口=?<br />
    還在想會不會作第二次(謎)<br />
    <br />
    請大家不帶著期望地等待吧XDDD
  • melodark
  • 還有....hoho你冷靜點啊XD<br />
    我明明已經很努力地寫靜留是誘受的了>///<<br />
    看起來還是很像個蘿莉嗎=///=<br />
    <br />
    到底怎樣才能寫個誘受的紫水晶大人啊(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