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還記得這個坑嗎?囧.......TZ
如果忘了,就讓它被忘了好了XDDDDDDDDD
如果記得才向下拉吧XDDDDDDDDDDDDDD



被十萬火急地抓來學園,甚至犧牲了煮飯時間的是誤交了重色輕友的損友的駂羽舞衣。

「夏樹...」舞衣難得不滿地看著由學生時代已經是自己的好友的夏樹.庫魯卡。

而她那個重色輕友的損友則是用一幅自己反而是受害者的無辜表情看著自己「舞衣...靜留她生病了啊...」

當駂羽舞衣對上看起來可憐的小棄犬一樣的夏樹.庫魯卡時,被打敗的是母愛泛濫的舞衣。

「唉...就當是我前生欠了你們兩人...」舞衣撫著微微發痛的太陽穴說「先帶我去看看靜留姊姊好了。」

說完抬頭,看到的又是淚汪汪的碧綠眼睛,「我被陽子趕了出醫務室...」

舞衣可以理解陽子趕人的原因,她這個笨拙到不能的好友應該曾因靜留姊生病而在醫務室發飆吧?


舞衣猜對了一半,但她可不知道,夏樹在到醫務室之前對學園的破壞。到後來她知道的時候,已經被Miss瑪莉亞抓了去收拾殘局。



「那你找我來有什麼意義啊?」舞衣好笑地問。

「....」一時想不到的沉默。

「夏樹.庫魯卡!!!」舞衣額上的是一個特大號的井字形青根。

「我們偷溜去醫務室?」夏樹提議道。

「...」會有學園長有偷溜進學園的醫務室的嗎?

「不要。」舞衣不看著自己那個笨死的損友,自故地說:「我去煮些病人吃的食物吧。你回去工作,不然靜留姊的病情絕對會惡化的!」

最後,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被趕回去辦公。
-----------------

「真是笨死了。」舞衣慢慢地前行,最後到了學園的醫務室,輕輕開門「陽子主任,靜留姊,你們都在吧?」

「啊啦,是舞衣san呢~」原來在看書的靜留一抬眼便說。

「舞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陽子一臉驚奇地說。

靜留在第一眼看到舞衣時,已經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正在輕笑著。

「辛苦了,舞衣san,我家的夏樹給你麻煩。」靜留以沒有受傷的左手掩著嘴笑著說。

「算了,就當我誤交誤友好了。」舞衣苦笑著,一眼便看出靜留跟平時有點兒不同,但卻沒有生病的症狀「靜留姊你受傷了嗎?」

「嗯。」靜留沒有否認地點點頭「不過,請不要讓夏樹知道,她總是在操心的。」

「其實給她知道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吧?」舞衣奇怪地說「對了,陽子主任你用了什麼理由騙過夏樹的?」

「感冒。」陽子乾脆地說。

聽到陽子的話後,舞衣的臉容呈現完美的囧形。

「...感冒?」舞衣調整完臉部表情後,用不相信的樣子看著靜留和陽子「這樣子也相信嗎?真是笨死了。」

「這算是夏樹她的缺點吧?」靜留為夏樹打完場「總是對身邊的人百份百信任的。」

「嗯。」身為當世深知夏樹的為人的其中二人同意地點頭。

「那麼我去借學園的餐廳廚房來煮點東西來給靜留姊你吃吧!」舞衣輕輕拍一下自己的額角說道。

「嗯,謝謝你,舞衣san。」靜留有禮地說道。

「不用謝我啦~你要小心身體呢,靜留姊。」舞衣爽朗地笑著說,說完便離開醫務室。

「不過...我是不是忘了些什麼了?」舞衣側著頭地思索著「算了,去廚房,去廚房~」

-----------------

與此同時,一些穿著奇怪的人,正悄悄地潛入加爾貝羅德學園。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eeppou
  • 怎可能忘了....<br />
    只是在等妳什時會填坑...囧rz<br />
    我不會催稿滴(點頭)
  • setcode
  • 你的坑。。。大家是一直記得的啦~<br />
    只是沒人要催。。||(應該是說不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