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好像大家都被序那句「樹即使失去了藤亦能活下去的,黑耀之君。」虐到?
      真好啊XDDDDD那句就是為了虐而存在的啊(被眾人打飛的作者+1)
      現在請繼續欣賞章二吧XD




章二、淚




  終於都到了放學的時間,學生們三五成群地離去,向風華學園內唯一的出路前進,好不熱鬧。


  「今天我到底被什麼附身了?」夏樹右手抓著包包,向在身邊的舞衣抱怨,「竟然一次過遇上了那兩個人。」

  被命纏著的舞衣原來無奈的表情在聽到夏樹的話後變為幸災樂禍。

  「誰叫你一天到晚都在逃課?」舞衣說道,說話的同時不忘將命在非禮自己的手抓著,「這些是報應!」

  「舞衣~~」命的行動開始更進一步,貓爪落在舞衣身上的其他地方。


  看著這樣相處的舞衣和命,夏樹不禁笑起來。



  「駂羽?」一把挺熱血的男聲突然在她們三人的背後傳來。

  只見舞衣整個人彊硬起來。


  「楯?」舞衣轉身看著那個叫喚自己的人,理所當然地亦看到那個叫詩帆的女孩正纏著楯。

  命帶著敵意的眼神,舞衣的不自在和那個叫楯的表情,夏樹全都看在眼裡。

  不過,為了自己可以有樂子可尋,夏樹先為橙髮的友人解圍。

  「舞衣,你不是要去超市買東西嗎?」夏樹適時地問道。

  「哦……?啊,是的。」舞衣感激地看著自己的好友,果然患難是會見真情的。

  「那麼我們先走了,楯同學。」夏樹冷著臉說。


  「啊,好,再見了。」楯回神過來,聽到夏樹的話,急忙說再見。

  於是夏樹她們就離開,只留下楯和他身邊的詩帆。


-----------------



  在步行回她們所住的公寓的路上兩旁的櫻花樹都盛開著粉白色的櫻花。


  夏樹發現最近自己變得很奇怪,應該是別人口中的多愁善感吧……?



  看著路上飄落的櫻花,有點心痛,腦海不經意閃過一把亞麻色的長髮,又彷彿看到一對如血般艷紅的緋眼正看著自己,但是明明身邊卻沒有這樣的一個人,搜索腦袋的所有記憶,也沒一個人乎合這樣的形容。



  「不知不覺又春天了呢……」舞衣不知為何帶點感概地說,但是得不到夏樹的回應,而命更加不用說,她只對吃和舞衣才會有反應。


  「夏樹?」舞衣停下來,才發現夏樹呆呆站在跟自己相差一兩個身位的後方,出神地看著路旁飄落的櫻花,表情是既苦澀又幸福的。




  「夏樹?」舞衣拖著命走到夏樹的身旁,輕輕拍著夏樹的肩膀,待夏樹回神過來,奇怪地看著自己的時候,投下一個重榜的爆彈:「夏樹你戀愛了嗎?」

  「嗄?」回神過來的夏樹用看瘋子的眼睛看著舞衣,「戀愛?可以用來吃的嗎?」

  「但是夏樹的表情就像是陷入戀愛的少女呢~」舞衣笑著說,「還以為有誰在學園能打動冰山美人的心呢~」

  「哪有?」夏樹反駁問,「倒是你,你到底喜歡命還是楯?」



  「哦?嗯?嗄?」舞衣現在的表情可算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舞衣當然是喜歡我的!」命立即纏上了舞衣,只見舞衣無奈地笑著。

  「哈……」舞衣不知怎樣好了的樣子只能在這些時候看到,夏樹壞笑著。

  看到夏樹的樣子,舞衣知道,自己被耍了,「夏樹!!!」

  「怎麼了?」夏樹仍在壞笑著。

  「命,我們抓夏樹去KTV好嗎?」舞衣突然不跟夏樹說話,反而向命說道,「抓到今晚我做天婦羅拉麵給你吃。」

  「!?」一說到KTV,夏樹就立即想起之前被舞衣她們強迫穿上裙子的慘痛回憶,「才不要!!」

  「已經太遲了。玖我夏樹!」舞衣的臉現在看起來很可怕,而命則是由舞衣身上跳去夏樹的身上。




  最後,玖我夏樹、風華學園高二學生,被一人一貓抓了去KTV。



---------------





  「今天夏樹要唱~」舞衣將麥克風遞給夏樹,「就由我來點歌!」

  「不,不唱可以嗎?」夏樹一副饒了我的樣子。

  「那夏樹你就穿這條裙子吧?」舞衣不知怎樣地拿出一條粉紅色的吊帶裙子,威脅夏樹穿著。

  「那我唱好了。」夏樹慷慨赴死的樣子看起來很有趣。







  『心痛得無法呼吸 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跡

   眼睜睜的看見你 卻無能為力 任你消失在世界的盡頭

   找不到堅強的理由 再也感覺不到你的溫柔

   告訴我星空在那頭 那裡是否有盡頭

   就向流星許個心願 讓你知道我愛你』





  夏樹好聽而略為低沉的聲音在那KTV房間迴盪著,舞衣不用說,甚至連命都被夏樹的歌聲吸引著,停下了吃東西的舉動,定定地看著正在唱歌的夏樹。



  不過,舞衣很快發現到夏樹的不妥,正在唱著歌的夏樹臉上正掛著一行眼淚,表情痛苦不已。


  「夏樹?」舞衣再次拍拍夏樹的肩膀,將她喚回來,「你不是真的戀愛了吧?」

  「舞衣你這麼想我嫁出去嗎?為什麼你今天總是在問我是不是戀愛了?」夏樹開玩笑地問道。



  「夏樹,你在流淚啊。」命出奇地看著夏樹。



  「不要說笑了,我為什麼要流淚?」夏樹像是要否定命的話而用手擦擦臉,但卻發現手是濕濕的。

  「夏樹剛剛的表情很悲傷呢……」命繼續說,「就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樣的表情。」

  「嗯,這次命說得沒錯呢。」舞衣贊同地說,「到底是誰?我們的夏樹公主到底愛上了誰了?」

  「喂喂,我哪有愛人了?」夏樹哭笑不得地問「不過,今天我先走了。」

  說完便拿起包包離開。



  看到夏樹的神情後,舞衣和命也不好意思再留下她,只好讓她自己先走。



-----------------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若舞衣她們不提起,夏樹都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死的心痛,痛得完全感覺不到其他感受。

  不會是其實自己真的有喜歡的人吧?但是為什麼她會完全記不起的?



  玖我夏樹,普通少女一個,雖然說不喜歡上學,但是實際上滿喜歡學園的。



  朋友除了舞衣、命以外,還有個超級喜歡跟她鬥嘴的結城奈緒,那傢伙在自家的媽媽面前是一副臉孔,在其他人面前又是另一副面孔、愛拿手機四處拍的千繪、經常在她身邊出現的葵、還有經常跟男友黏在一起的茜,還有那個最喜歡找自己麻煩的執行部部長珠洲城遙及其秘書(?)雪之,她雖然表面上討厭舞衣私自幫她介紹這些人,但是實際上早已全都將他們當作了朋友。


  但自己真的沒有愛上他們其中一人啊?



  那麼現在她又是為了什麼而心痛?

  為什麼自己會在心痛的同時,腦海會浮現一對如血鮮紅的眼睛直直地看著自己的?


  還是一對自己應該異常熟悉的眼睛?







  直到現玖我夏樹仍是什麼都不知道,亦無法找到答案。






                      ~未完待續~



後記:更新章二了-w-~..
        呼呼呼~這次的真的很怨念啊XD夏樹唱的歌不是夏樹的XD|||原本想給她唱自己的歌曲的,
   但是又做不出那種悲傷的感覺,計劃便改為現在這首了XD是張柏芝的<星願心語>(沒記錯的話XD)

要看會長的,請繼續等待會長華麗(?)的登場吧XDDDDD(不知何年何月XD)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heeppou
  • 夏樹~~<br />
    快點想起會長啦~~~~~>o<<br />
    <br />
    嗯,紫虛到目前為止的確都在虐狗狗沒在虐會長(?)XDD
  • melodark
  • 嗯....我沒有虐會長啊XD|||||(?)<br />
    我都是在虐夏樹XD|||<br />
    <br />
    夏樹總有天會記起會長的,放心。(炸)
  • hoho
  • .......<br />
    <br />
    我繼續去玩命路線好了(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