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篇並不是我的坑,只是幫妹妹的坑寫夏靜兩隻的劇情...(炸)
   中間各位看到什麼都不要感到奇怪,這是半糟糕文啊XD
   還有看完S*G那幅夏樹攻到不能再攻的圖而跑出來的妄想都放在這文裡了XDDDDDD

要看完整的聖域學園請到:

黑斯培利亞--夜之國

PS:聖域學園主要角色為聖鬥士星矢的人...BL配比GL配為多XDDDD

接下來....去文XD





庫魯卡集團總部,位於香港國際金融中心Ⅱ期的最高層及以下的五層,而總裁辦公室則是在最高層。

在全港最高的建築物的最高層可以將維港的兩岸盡覽無遺,但是現在在辦公室內的人卻沒有心情欣賞東方之珠的美。

在總裁辦公室內,看著桌上被夕陽染黃的公文,夏樹.庫魯卡有點點無力感,真是的,在什麼時候開始,只要那人不在身邊就會開始沒有幹勁了?

「靜留...」夏樹低下頭看著靜留送給自己的銀手鏈,輕輕地呼喚那個自己現在最掛念的人的名字。

「我怎樣了?」柔柔的京都腔調突然在自己的前方響起。

「嗯??」夏樹猛然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現在最想念的人,靜留.維奧娜。

「夏樹真討厭呢,叫喚人以後又什麼都不說。」靜留傷心地掩著臉轉身,隱約還傳來些啜泣的聲音。

「靜留?」夏樹慌了手腳,離開辦公桌,走到靜留的後面,環抱著那令人不禁想一抱再抱的柔軟身體。「不要這樣子,好嗎?」

「是騙你的~」回身過來並把頭抬起的靜留現在的樣子就像偷吃到糖果的小孩一樣。

「真拿你沒辦法...」夏樹寵溺地笑著,抬手輕撫著靜留精緻的臉龐,溫暖細滑的觸感,令夏樹感到滿滿的幸福感「今天的會議怎了?跟棱羅集團和坎特雷拉集團的合作案都議好了嗎?」

「當然沒問題,只不過是差點點工作要跟尾。」靜留笑道「你在懷疑我的能力嗎?」

「當然不敢,誰會小看被稱為海域學園史上最強的學生會會長的實力了?」夏樹跟靜留一起笑著說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還拿出來說,夏樹是在提醒我,人家已經老了嗎?」靜留嘟著嘴說

「不是...不過,」夏樹未說完已經吻上了靜留那嘟著的小嘴,吸啜著靜留的唇,貪婪地汲取靜留那充滿紅茶香氣的甜蜜。

直到靜留喉間發出微微的喘息聲才放開靜留那甜甜的嘴唇。

「我想跟靜留說,嘟著嘴的靜留真可愛。」夏樹雙手摟上了靜留的纖腰,看到靜留被吻腫的小嘴,不禁笑起來。

「夏樹...很討厭。」靜留自然地把手環在夏樹結實的肩上,不過別過頭不看著夏樹。

「有嗎?」夏樹加重了摟著靜留的力度

「對了,我要聯絡卡妙呢...」靜留突然漠視夏樹現在的表情,低頭像是在思索什麼一樣。

「嗯?」夏樹有點吃味地看著靜留「為什麼要聯絡他?」

「遲點朱利安學弟會為合作案開一個宴會,不過他還未通知卡妙他們,所以就由我來聯絡他們了。」靜留輕笑起來。

夏樹若有所思地看著笑著的靜留,手突然不安份地在靜留的身上游移起來。

「嗯?」靜留感覺到在自己身上游移的手,奇怪地看著夏樹。

夏樹好看的碧眼突然深邃起來,帶有點點危險的意味,手撫上了靜留的胸部。

「夏樹...?」靜留輕喚著夏樹。

「不要說話。」夏樹的唇輕啄著靜留的臉。

「啊啦,夏樹,這樣很癢呢。」靜留輕笑起來。

夏樹同樣輕笑著,而手由短袖襯衣的下擺滑進靜留米白色的短袖襯衣裡,輕輕托起靜留的豐滿,唇由啄吻靜留的臉下移至吮吻著靜留光滑的頸項,種下完美的粉紅色印記。

「夏樹...」靜留的眉微微皺起,身體開始發熱起來。「不要吻那裡...我等會還要聯絡卡妙的...」

「不要說這些掃興的話。」說完,唇再次吻上了靜留的唇,這次是極具侵略性的吻,舌在靜留的嘴內攻城略地,使靜留與自己一同起舞,毫不讓靜留有喘息的機會,而靜留的身體漸漸落入了夏樹的懷內,理智漸漸被情欲所代替。

「夏樹...」靜留的手不自覺地纏上夏樹的肩膀

身體開始熱起來,平時的理智和優雅被主人拋到不知哪裡了,現在的靜留只想得到夏樹那溫暖的體溫。

見到懷裡的人兒的反應,夏樹笑得更高興「怎了,靜留?」

「夏樹...我...」靜留的身體扭動著,斷斷續續地說。

「靜留想怎了?」夏樹壞笑著,手仍然不忘刺激著靜留身上敏感的地方,引來懷中的人兒更多的喘息聲。

「嗯...」靜留的喘息聲隨著夏樹的手的動作變得更為媚人,然後身體嬌弱在靠在夏樹的身上。



夏樹揚起的嘴角充滿了邪佞的感覺,原來碧綠色的眼眸的顏色因背光變成深邃的暗綠色,看起來充滿了神秘感,左手由在靜留的身上游走變為輕托起靜留的下巴,微微用力讓靜留那漸漸染上緋紅的臉面對著自己。





「靜留是屬於我的。」夏樹一字一句地說出來。「只會屬於我,亦只能屬於我的。」





說完,略帶霸道的吻沒讓靜留回應便落在那紅潤的唇上,手開始褪下那突然變得礙事的衣物。

身體互相摩擦,互相渴求著,使辦公室升溫至熱切的地步,嬌媚動人的喘息聲轉變成令人迷醉的淫靡之音,使兩人更加不能自己,更加沉溺於性愛之中。


亦沉溺於只會屬於對方,亦只能屬於對方的愛之中。


-----------------
藍棕兩個身邊正在辦公室中的沙發上互相依偎著。

「夏樹...」臉上紅潮未退的靜留在夏樹的懷裡叫喚著現在滿足地把頭窩在自己的髮間的夏樹

「嗯?」夏樹聞言,輕輕抬起頭轉移在靜留的耳邊磨蹭起來。

「若果我只屬於你...」靜留幽幽地問「那你是不是也只屬於我?」

「當然。」夏樹笑起來,摟著靜留的手微微用力起來「夏樹.庫魯卡只會是靜留.維奧娜的夏樹.庫魯卡。」

突然感到濕熱的觸感落在自己的臂上,夏樹將靜留的身子扳過來面向自己,發現靜留正在流淚。

「怎了?」夏樹開始慌起來,但仍然立即伸手抹去靜留臉上的淚

「突然很想哭,只屬於我的夏樹。」靜留又笑了來「夏樹為什麼要說些令人這麼高興的話呢?」

「真拿你沒辦法呢,靜留。」像是覺得用手抹不夠似的,夏樹抬頭吻去靜留臉上的淚。

被夏樹的動作弄癢的靜留格格輕笑。

「啊啦,我很高興呢!」靜留的笑容很燦爛。

「好了,我們回家好嗎?」夏樹問

「我.要.聯.絡.卡.妙。」靜留拖長自己那特別的口音來說道。

「...」夏樹一副頭痛的樣子,私心不想自家的戀人跟別的男人要好,但理智和現實告訴夏樹,她和他只是要好的朋友,想到這裡,夏樹.庫魯卡幾乎沒有怎樣考慮,便說出了一句連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會說的話。



「靜留...我們結婚好嗎?」





「嗄?」靜留一臉不解地望著夏樹,她好像聽到些不得了的話。

「聽不到嗎?那就算了。」夏樹移開微微臉紅的臉。

「夏樹要跟我結婚?」靜留看到夏樹別過頭,又開始笑起來。

「嗯...」夏樹再次摟緊靜留。

「我考慮一下。」靜留乾脆地說。

「還要考慮嗎?」夏樹立即緊張地反問道。

「當然,夏樹又沒花,又沒戒指,真沒誠意。」靜留眨眨眼說。

靜留的反應和動作都很可愛,但是自己什麼都沒有準備卻是千真萬確的事,這樣看起來真的很沒誠意嗎?夏樹那張帥氣的臉突然染上了苦惱。

 

看到正在苦惱的夏樹,靜留再次輕笑起來,然後說:「是騙你的啦!」

「我在很久以前已經被夏樹吃得一乾二淨了,不嫁給你,你要我嫁誰?夏樹可是要負上責任喔!」靜留臉不紅耳不赤地說道

聽到靜留那露骨的話語,夏樹突然支支吾吾起來,明明剛剛還充滿霸氣的臉開始染上緋紅。

「夏樹想不負責任嗎?」靜留突然問,「我很傷心喔...」

「當然不是!」夏樹立即緊張地反駁道「誰會不負責任!」

「啊啦,夏樹好緊張呢!」靜留的聲音剛好跟夏樹的成一個反差極大的對比。

「都是因為靜留說那些話...」夏樹小聲地說。

「夏樹的反應真大~」靜留像是沒事人一樣地說道。「不逗你了,若不快點聯絡卡妙就趕不及回去的了。」

「...」夏樹一副受不了的樣子,「那我當你答應的了。」

「我有說過答應嫁給你嗎?」靜留跳出夏樹的懷抱,拾起剛剛掉滿一地的衣物穿上。

「靜留!」夏樹急忙從沙發站起來,跟靜留一樣穿起衣服。

只見靜留待夏樹整理儀容以後,將夏樹趕出總裁辦公室。


-----------------
「我被趕出了自己的辦公室?」站在辦公室前的夏樹.庫魯卡苦笑起來,靜留果然是靜留,真的只有她才能這樣做。

算了,在互聯網上瀏覽網頁好了,反正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


坐在已經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的其中一張桌前,回神過來發現自己跑了去一個專門訂造珠寶的公司的網頁。


......其實自己真是在意到極點吧?夏樹.庫魯卡欲哭無淚。


手不自覺地使用滑鼠點在戒指的連結,花多眼亂的戒指款式便出現在眼前。

平時能處理多得可以壓死人的資料的腦袋感到痛苦不已。

最後決定放棄,跑去茶水間拿東西喝。


從茶水間出來以後,見到的是靜留坐在剛剛自己用來上網的辦公桌前,正玩味地看著自己。

「夏樹很在意卡妙的事嗎?」靜留問道,然後見到夏樹乖乖地點頭,所以立即下了定論:「夏樹真愛吃醋。」

「當...當然不是!」夏樹反駁說

「好了,我們回去吧?」靜留決定不再逗夏樹,從椅子站起來問

「不,我們先去吃飯...」夏樹說,說完按了電梯的按鈕「現在都已經晚了,而且我不想靜留太累。」

「喔...」靜留跟夏樹一同步向電梯

 

頂樓辦公室的燈終於熄滅,電梯的光影照出兩道相擁的身影。

 


                ~To Be Continue(?)~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urakumo
  • 討厭啦= =那個(?)是什麼意思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