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

 

 


  抱著懷裡正在睡眠的情人,夏樹.庫魯卡心裡盛載了滿滿的幸福感。

 


 


  只屬於自己,永遠站在自己身旁,能給予安慰和包容,不會嗇吝的笑靨和溫柔,還有那份濃烈但卻隱晦的愛情,這些都是靜留.維奧娜給她的。

 


  那副傾城的精緻臉孔,那對靈秀的緋紅眼瞳,那誘人的甜蜜小嘴,那把柔順的亞麻色頭髮,無論用多少形容詞也好,都只會落得詞不達意的困境。


  如那些壯麗的山河景色一樣,非得要自己親身體會那盛開的紫水晶,才能知道那份令人驚歎的美麗。

 

 


  這就是靜留.維奧娜的吸引之處。

  面對她,所有正常的理智都彷彿失去效用,拜倒在那溫柔之下的肯定不只夏樹.庫魯卡一個,但是能得到她的愛的,就只有夏樹.庫魯卡一個。

 

 

  老實說,這層認知令她有點不知所措。

 

 


  自己有資格得到這樣完美的人的愛嗎?

  想到這裡,環抱著靜留纖腰的手不禁加重了力度。

 

 

  但是這動作令一向淺眠的靜留.維奧娜悠悠轉醒。

 

  「夏樹?」剛睜開的緋眼帶著迷糊的水氣,沒有平時靜留給人的睿智感覺。

 

  「對不起。」夏樹的聲音溫柔地在靜留的耳邊響起,「我吵醒了靜留你……」

 

  只見靜留微微搖頭,笑著說:「只是我習慣了淺眠。」

 


  成為Otome以後,不,在更早以前,靜留就已經養成睡眠時有什麼風吹草動已經會立刻轉醒的習慣,為的是保障自己的安全,曾經為南方大家族維奧娜家族本家第一繼承人的她,表面上的風光遠遠及不上內裡的辛酸。



  連睡眠的時間也要提防刺客和暗殺,不然就是惡夢連連,這是靜留.維奧娜曾經經歷過的夜,那些晚上維持長達八年。

 

  所有所有,都造成令人痛惜的堅強和脆弱。

 

 

  「靜留多睡一會吧?」夏樹提議道,「現在還很早……」

  「不了,其實我沒有太想睡。」靜留搖搖頭說,說完便跳出了溫暖的被窩和夏樹的懷抱,走到落下了窗簾的落地窗前,手撥開下垂的窗簾,對夏樹說:「不如我們去看星星吧?今夜的天空沒有雲,月光又較暗,所看到的星星會很漂亮喔?」

  夏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看到靜留帶有點點期待的樣子,理智又立即被打敗,但是她不忘在靜留只穿著睡衣的身上加上不算厚但也不算薄的外套,那件自己在白天時所穿的靛藍色大衣。

 

  夏樹什麼都沒有說就將大衣披上靜留的肩膀,夏樹.庫魯卡方式的溫柔表露無遺。

 

 

  靜留甜笑著將大衣摟緊,然後擁著夏樹的右手一起走出睡房。

  她們的目的地是學園中一處隱密而平坦的草地,從前的她們也有來過,不過那時候為的是逃避還是珍珠生的靜留的支持者。


  想到這裡,靜留輕笑起來,在夜深時份,小小的笑聲伴著蟲鳴組成了有說不出的好聽的極短暫合奏。

 

 

  「靜留?」聽到靜留的輕笑,夏樹不禁疑惑地看著她。

  「夏樹還記得我們之前也來過這裡嗎?」靜留問道。

 

  「當然記得。」夏樹一副頭痛的樣子地說,「你那些支持者……」

 

  「那時候的夏樹也好像她們呢!」靜留漫不經心地說。

 

  「哪……哪裡像?」夏樹緊張地反駁道。

  「都是在說靜留姊姊前、靜留姊姊後,還要追著我跑,難道不像嗎?」靜留祭出自己招牌的托腮動作說。

 

  「……靜留!」夏樹不知拿什麼反駁,只好掩飾地將靜留抱進懷,「我們不是來看星星的嗎?」

 

  「真是的。」靜留嘟嚷著,「夏樹不夠我說便岔開話題。」

 

  「靜留不也是樂在其中嗎?」夏樹反問,額角隱約出現一道井字形青根,「最後還拿我作迎新舞鬥的賭注。」

 

  「沒法子,我喜歡夏樹嘛。」這個世界只有叫靜留.維奧娜的人可以將夏樹.庫魯卡的怒氣漠視。

 

  「算了……」夏樹自知不夠靜留駁說,微微歎了口氣,手再摟緊靜留,「會冷嗎?」

 


  雖然才剛入秋,但在晚上,加爾貝羅德的氣溫已經明顯地下降。

 

 

  出生於氣候怡人,沒有明顯的四季分別的南方的靜留.維奧娜其實是很怕冷的,而且她的身體亦不太習慣加爾貝羅德的氣候,所以夏樹才緊張起來。

 

  「不會冷呢,有夏樹的大衣很溫暖。」靜留微微抬頭看著滿佈繁星的夜空,還有那顆陪伴彎月的紅色星星。



  夜空像被灑上一層銀色的色彩似的,閃爍著數不清的銀光,還有那道銀白色的長河和偶爾劃過天際的流星。

  一顆顆銀白色的珍珠點綴著漆黑的天空。

 

 


  「這裡真寧靜呢。」夏樹.庫魯卡陶醉在懷中的人兒身上散發出來的獨有氣息和璀燦而不刺眼的星海之中。

 

  「嗯,有空時不如多來這裡?」靜留提議道,她知道夏樹就是喜歡這些寧靜,能暫時放下一切的小小時間。

  「只要在早一點的時間來。」夏樹乾脆地說,說到後面,夏樹微紅著臉,用連靜留也差點聽不到的聲音說:「不過亦有靜留陪我來才可以。」

  「夏樹真容易害羞起來呢。」透過柔和的星光看到夏樹微紅的臉的靜留輕笑地伸手撫著夏樹輪廓分明而帥氣的臉。

  「哪有?」夏樹閉上雙眼,感受著靜留放在自己臉龐上的小手的觸感,還有晚風拂過兩人的溫柔。

 

 

  風捲起二人的長髮,在星光下,染上了銀色的藍色和亞麻色互相輝映著,彷彿要交纏直到永遠。

 

  「夏樹突然又變得帥氣了。」靜留老實地回答道。

 

  這個說法令夏樹不禁淺笑起來。

 

  「夏樹有沒有聽過有關星星的傳說?」靜留幽幽地問道

 

  只見夏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挑挑眉,疑惑地看著靜留。

 

  「傳說人們死後便會成為守護自己所愛的人的星星,所以若果我死了的話,也會成為守護夏樹的星星吧?」靜留仿彿是在回答夏樹沒問出口的問題一樣,抬起頭看著夜空補充說。

 

  靜留奇怪地看著夏樹,因她感覺抱著自己的手臂突然加重了力度,「夏樹?」

 

  依戀地將頭埋在靜留的髮間,夏樹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凝重地說:「如果靜留死了,那我也活不下去。」

 

 


  聲音沉重得仿彿是來自遙遠的天際,除了帶著厚厚的憐惜,亦是莊重的誓言。

 


  「靜留是我想要守護的人,是一個能令夏樹.庫魯卡放棄一切的存在,亦是我最愛的人。」夏樹一句又一句心痛憐惜的說話,一句比一句更能令靜留感到甜蜜而幸福,夏樹.庫魯卡經歷過戰爭以後,面對感情、面對靜留都主動起來。

 


  因為不想再失去,短暫的分離和痛心的差點失去,都令夏樹.庫魯卡明白到她根本不能失去靜留.維奧娜。

 

 


  靜留曾經一度因在戰爭期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而逃離夏樹,卻令夏樹.庫魯卡主動向靜留表明心意和將靜留留在自己的身邊。

  所以現在的『嬌嫣的紫水晶』才會綻放出比以前更嫵媚、更幸福的笑容。

 

 

  「謝謝你,夏樹。」靜留.維奧娜的臉上是一個幸福滿溢的笑容,她知道,從很久以前已經知道--不論夏樹.庫魯卡愛不愛自己也好,她也是自己唯一的歸宿,所以才不惜一切留在她的身邊。不過她想著這些,說著的又是另一些,「真高興呢……夏樹說的話都這樣好聽。」

 

  又來了,夏樹.庫魯卡發現靜留.維奧娜其實也是頗容易害羞的,只不過她害羞的時候會用話語來掩飾,還要掩飾得很完美的那種,每次都令夏樹笑哭不得。

 

  「好聽的話只會對你說。」夏樹寵溺地撫著靜留的臉說,聽到這話,靜留知道她的掩飾被夏樹知道了。

  「夏樹變得善解人意了。」靜留的臉上換上妖媚誘惑的笑容,夏樹不得不壓下想將靜留吃得一乾二淨的欲望,才能繼續跟靜留說話。

 

 

  「靜留是笨蛋!」夏樹側著頭不看著靜留說。

  「哦?」靜留好看的緋眼無辜地眨著,「夏樹的臉又紅起來了,是不是在想些奇怪的念頭?」說完還要在夏樹的懷裡磨蹭起來。

  「靜留……」夏樹的聲音染上了情欲的色彩,佔有欲灑滿一地。

  「嗯?」靜留笑著,還未問完便被夏樹整個抱起。


  「我們回去。」夏樹邪笑著,「是靜留先引我的。」

  「有嗎?」被霸道地抱著的靜留無辜地問。

  「我說有便有。」夏樹直接了當地說道,不由分說。

 

 

  靜留的手突然摸進了夏樹的大衣中,這動作令本來被包得密實的嬌軀露出一片誘人的風景。

  原來低下頭看著靜留的夏樹吞吞口水,強迫自己看著前面。

 

  靜留的手勾上夏樹的頸,這無疑要夏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動作,很明顯是引誘夏樹的動作,「但是現在已經很晚了。」

  她手上拿著的是一個以失落技術制成的機械陀錶,是以前在西方巡狩時偶爾在骨董店發現的。

 

  當時認為這陀錶很適合夏樹,所以便買下來送給夏樹,那時候靜留想不到夏樹會把它留到現在。

  當陽子主任向自己抱怨夏樹經常要她修理機械錶時,靜留才知道,夏樹將自己送給她的禮物保留至今。

 


  靜留只見夏樹聽到這句以後,臉上露出天人交戰的痛苦樣子,嘴角不自覺地上揚,『嬌嫣的紫水晶』什麼時候會被欺負了?

 

 

  夏樹則是帶著如像棄犬般的可憐樣子,可愛非常。

 

  到靜留覺得看夠這個可愛的表情後,才施施然說道:「不過如果夏樹想要我的話,我很樂意奉陪喔。」



  這夜,依然久長。

 

-----------------

 

 

  翌日--

 

 

  只見『冰雪之銀水晶』和『嬌嫣的紫水晶』雙雙缺席每星期一次的早會,為加爾貝羅德學園的首次。

  在學園長的睡房內,陽光傾瀉在同床相擁的二人身上,勾劃出幸福的曲線。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