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時正,玄關傳來開以及關門的聲音,使玖我夏樹知道她那萬人迷情人回來了。

  「靜留,你回來了嗎?」放下手上由靜留親手整理的筆記,一邊說道一邊跑過去玄關,幫自己那正擔當著風華學園大學部學生會長的戀人拿她手上一包二包的膠袋。



  「我回來了,夏樹。」藤乃靜留臉上掛著五十年不變但只會在夏樹面前展露的溫柔微笑。

  「今天你晚了回來呢。」夏樹走進廚房,將靜留買回來的食品全部分門別類。

  「啊啦,因為學生會要開會嘛。」靜留輕笑地看著正把雪櫃整理得整整有條的夏樹。當初還花了不少時間要上輩子跟廚房之間有私人恩怨的夏樹學會這項技能,但是她竟然咬緊牙關改變她那完全不修篇幅的習慣,而且還要成功了,這是自己所始料不及的。




  而且她知道夏樹的動機還是為了自己,這更加令藤乃靜留感到無比幸福。

  夏樹真是個不坦白的人呢……想著的同時臉上笑意加深。

 


  「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笑得這樣高興的?」夏樹滿臉不解地看著自家那笑得幸福的情人。

 

  「就是什麼事都沒發生所以才高興啊。」靜留動手穿起圍裙,然後到雪櫃選擇今晚的食材,「可以平靜地生活對曾經是Hime的我們而言不是比任何事物都要來得幸福嗎?」

 

  「嗯。」夏樹點頭,同時亦看到自己的戀人漂亮的緋眼閃過點點的悲傷,不禁走上前從後環抱著靜留的纖腰,將頭窩在靜留的髮間,「靜留,其實是不是感到很累?」

 

  「嗯?夏樹為什麼要這樣問?」靜留閉上眼,乖巧地依在夏樹的懷裡。

 

  「因為,靜留每次都要被眾人期望著,被期望著去做他們想你做到的事。」夏樹的眉皺起來,環著靜留的腰的手不自覺地加重力度,「甚至因為靜留受歡迎而眼紅,明明靜留一直都……」

 

  「夏樹?」靜留感到奇怪,平時的夏樹不會說這話的,今天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能得到眾人的喜歡,能有著得天獨厚的能力這不是靜留的錯吧?」夏樹心痛地說道

 

  「怎樣了?夏樹今天好奇怪喔?」靜留在夏樹的懷裡磨蹭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今天,我在學校聽到有人在說靜留的壞話,說不知道為什麼靜留會受歡迎。」夏樹將靜留的身子扳過來,面對自己,「靜留明明是那麼的需要人支持,明明是那麼容易受傷,明明是那麼脆弱,為什麼這樣子的靜留卻沒人看到的?所有人都只看到靜留的表面。」

 

 

  玖我夏樹絕對不會忘記藤乃靜留在祭典後期化身修羅時,臉上那個悲傷至極,像是用世上所有的絕望以塑造成的表情,還有那在風中仿彿會隨時會被吹倒的身子。

 

 

  靜留苦笑起來,手跟夏樹環著自己的手一樣緊緊抱著夏樹的腰,只有夏樹才會傻傻的執著於這些話吧?,「為什麼,夏樹要說那些話?」

 

  「靜留……」夏樹乖乖的回答著靜留的問題,唇靜靜地貼在靜留的耳邊細說道:「因為聽到那些中傷靜留的話後,覺得很心痛。」

 

  「夏樹因為我而感到心痛,嗎?」靜留的聲音輕顫著,感動的心情填滿了胸口,是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嗯。」夏樹溫柔地撫著靜留亞麻色的頭髮「我說過了,我愛靜留嘛。」

 

  「……你真的是夏樹嗎?」調整心情後的靜留一臉奇怪地看著夏樹,「還是生病發燒了?」

 

  「嗯?」夏樹不解地回望靜留,「我沒事啊?」

 

  「夏樹平時不是連說喜歡也快要受不住的嗎?」靜留笑道。

 

  「靜留!現在我是在擔心你啊!」夏樹的臉開始紅起來。

 

  「啊啦,夏樹不用擔心我呢。」靜留不再逗夏樹,正色地說道,「因為我身邊有夏樹在,只要夏樹還在,我便會感到幸福,亦不會怕受到其他人的傷害呢。而我的脆弱只有夏樹一個人可以見到。」

 

  「靜留……」夏樹的心情開始變好,啊,現在的自己開始不再為這麼貼近靜留身體的接觸而感到不自在呢。看來人是會長大的啊,「只是靜留希望的話,我便會留在你的身邊。」

 

  「好像在夢中一樣呢……」靜留閉上雙眼,如夢般呢喃道,「這,不會是夢吧?」

 

  「靜留,我真是這樣的沒安全感的嗎?」夏樹吶吶地說。

 

  「是啊。」靜留繼續說道,「夏樹就好像下一刻便會溜走的風一樣。」

 

  「風?」

 

  「嗯,每次我都很害怕,下一刻夏樹便會消失,會離開我。」靜留的聲音再次輕輕抖顫起來,身體亦同樣抖顫起來。

 

  這次夏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將靜留整個人緊抱著。

 

  「我的確在這裡,只要靜留希望的話。」身體的感覺是真實的,而且亦更能安撫眼前外表對任何事都不在乎,不會受到傷害,但內心卻是被任何人更加容易受傷害的麗人。

 

  「謝,謝謝你。」淚水不受控制地滑過精緻的臉龐。

 

  「不要哭了啦。」伸手抹去靜留臉上的淚水。

 

  「今晚夏樹想要吃什麼?」靜留聽到夏樹安慰的話後,突然想起兩人到現在仍未吃晚飯。

 

  「不如出去吃吧?」夏樹提議道。

 

  「為什麼?在家吃不好嗎?」靜留奇怪地問道。

 

 

  「家」真是個令人感到安心的詞語,夏樹不禁愉快地笑起來,是她跟靜留的家呢。

  不過,現在比較重要的是靜留的身體。

 

 

  「靜留今天不是已經很累了嗎?」夏樹將靜留穿上去的圍裙褪下來,「不用再煮晚飯了,就在外面吃吧?」

 

  聽到這裡,靜留也不好再堅持在家吃,而被夏樹牽過手,一起走向玄關。

 

 

 

  被夏樹牽著的手感到不斷傳來的溫暖,使藤乃靜留再次感到無比幸福。


  看來這輩子都離不開夏樹的溫柔了。

 

 


  「夏樹。」等待夏樹鎖好門的同時,靜留細細地呢喃著自己愛人的名字。

 

  「怎樣了?」夏樹立即轉頭看著靜留。

 

  「我好愛夏樹呢……」靜留溫柔地笑著說,「一輩子也不會放手的喔。」

 

  「嗯,那我一輩子被你牽著好了。」夏樹難得地開玩笑起來。

 

 

  「嗯,一輩子喔。」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