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那堅定的話後,坐在沙發上的老者輕描淡寫地換了坐姿,像是在諷刺一樣。「看來你真是適合的人選呢。派蒙,現在地獄輕易便除去七大使之一的沙莉葉了。」


「除你喜歡怎樣說也可以呢。巴欽大人,但是請不要妄想這樣可以傷害到靜留。」被情人按著不能發作,但冷酷的語氣卻能令人感到猶如身處在極地的寒冷「有誰讓靜留感到悲傷後悔的,夏樹.庫魯卡將以最殘酷的手段報復。」


「即是談判破裂?」面對猶像要將自己殺死的惡魔君主,當其他人被殺氣所震懾時,老者仍然面不改容,因為這對別西卜最重要的親信巴欽而言,實在是小兒科的事情「那麼...」



在電光火石之間,在場的四人瞬間改變了自己的位置。現在分別是站在客廳對出的露台的一對情人,由前惡魔君主守護在前七大天使一身前,站在她們二人面前的是拿著在黑暗中閃閃發亮的長彎刀的老者,還有舉著長劍的淺棕色頭髮的天使。



其餘的三人則是對現狀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巴欽大人,其實你是知道的?」原本站在露台應該準備作戰的惡魔,現在臉露笑容


「你認為你可以瞞過我嗎?」理所當然的樣子,輕輕放下手上的彎刀「不過,有人能令你低下高傲的頭,放下身段來愛上...真是令人感到驚訝。我會向別西卜大人報告的,同時,你的位置將由格莫瑞補上。」同時微微欠身「你將得到你所願望之物。夏樹.庫魯卡。」


「巴欽大人,夏樹.庫魯卡在這裡獻上最真誠的感謝。」釋然地呼出口氣「這樣...西方的領地也有人接手了,那麼我會比較安心。」


「...愛上魔鬼的天使不為光明所原諒,因其羽翼沾有黑暗。」仿如經過千年積存的歎息般的話語從老者口中逸出「得到天使的魔鬼受光明唾棄罪身,因其背負原罪十架。」


「嗄?」不明老者所意,但亦靜靜地垂下手中的長劍「這是什麼意思?」


「米迦勒,那是你不知道的事實,關於光明的事實。」眾人耳邊再次響起那好聽的軟儂口音,猶如在九天以外傳來的聲音,將眾人帶進她的思緒裡


「沙莉葉!不要跟米迦勒說這些話!」原來在旁不發一言,但是終於都忍不住發出警告,顯然她亦是知道事實的人之一。


「拉菲爾你...?」驚訝那印象中從沒有過這樣無禮的舉動的天使為什麼會以這樣的說話方式與紅眼的天使說話。



溫軟的聲音可沒有以他人的要求停下自己的話「這個世界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對的,所以神...至善的祂是與至惡的撒旦得要同時並存...但是神認為祂自己是完全的,是至聖的,所以不許任何相對之物存在,所以吃了禁果的人才會被趕出伊甸,背負著原罪的十架,因為他們懂得了什麼是相對和比較,但在神的世界裡只有黑與白。沒有其他,只有絕對的正義和絕對的邪惡。」聲音如像天上的梵音般美妙,但卻在訴說這世上的最大缺憾,形成極大的對比。


「所以這世上除了絕對的二元化,便什麼也沒有了。」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附和著,同樣訴說著自己對世界的不滿,同時漂亮的碧眼亦裝載著淡淡的悲哀


「所以我們才會決定離開。」兩人的話音剛落,便相視幸福甜蜜地笑起來,一切猶如呼吸般自然。


「我不明白!神是沒理由這樣做的!」大聲地否認,希望取得同樣知道事實的天使的同意。


「沙莉葉她們所說的是真的...」始終亦無法否認,儘管自己也是神最為重用的七大天使之一「所以大家都不想讓你知道,對米迦勒你而言,神是慈愛的存在吧...」


「慈愛?」聽到這樣的形容,嘴角不自覺地勾起諷刺的角度,這樣子的惡魔君主看起來對神完全不敬,但無人有意糾正。「我倒是想看看祂哪裡慈愛呢?」


「夏樹,不要說得太過份啦。」伸手挽著正在冷笑的情人,示意她看看那淺棕色頭髮的天使。


看到緋紅色的眼睛的示意,乖乖地停下自己諷刺的話。







然後在場的七人都因各自理由而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打破沉默的是臉容有點點扭曲,柳眉微微地皺起來的銀藍色身影。「好了,各位,我想你們要離開了。」


「翼...那位置很痛嗎?」緋眼不捨地看著自己的愛人,原來挽著她的手舉起,希望撫平那皺起的眉。


「放心,我沒事。」將那小手拉下來,十指緊扣「對不起,最後什麼都沒有給你。」


「我不介意的。」微微搖頭「只要跟你一起無論變成怎樣都沒有問題。」


「慢著!夏樹,你們要離開這裡嗎?」聽到一直都愛跟自己鬥嘴的人現在以這種語氣說話,紅髮的身影不禁緊張地看著正站在露台的二人,「你們要去哪裡?」


「當然要離開吧?」比一般女聲還要來得低沉的聲音響起,語氣顯得好像一切都事不關己一樣。「神容不下我們的存在了。無論如何,最後,我們都只有消逝這路可以選擇。」


「夏樹,在離開以前拿走這對指環吧。」老者再次語出驚人,然後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透明的水晶盒子,可以看到裡面裝著一對同款式,一黑一白的對戒,「有人說過這對對戒寓意『死後,也將直到永遠』。」


「謝謝...你,巴欽大人。」臉上冷酷的線條不禁緩和下來「不過這不是屬於別西卜大人的嗎?」


「不,這應該是屬於你和你所愛的人的。」將手上的盒子打開並伸出手交給那個自幼便被她看顧的銀藍色頭髮女孩


「嗯?」雖然不明所意,但是仍將手上的盒子打開,並將黑色指環溫柔地戴上自己情人的左手無名指指根上,然後輕輕一吻。


「你跟撒旦真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看到那充滿柔情的動作,老者輕笑起來。「連動作也同樣溫柔。」





這次聽到的所有人都一同驚訝地看著一臉慨歎的老人,他們好像都聽到什麼不得了的事。





「同樣的自信,同樣的氣勢,同樣的個性。」充滿懷念和悔恨的聲音傳遍在場的所有人的耳邊「還有對光明的追求也是一樣的。」


「巴欽大人,你是在說我跟撒旦大人!?」這次不容不驚訝,刻意漠視背上翼的位置傳來的劇痛和那痛楚的慢慢傳遞,近乎無禮地追問著。


「嗯。你...派蒙靈魂的根源其實正是自被封印在萬魔殿地下深處的撒旦大人。」在場唯一知情的人靜靜地道出往事,是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往事「同樣是對光明的追求,使他被天上最耀眼的晨星--路西法深深的吸引,然後激烈地愛上,然後陷入無法完滿的愛戀之中。而米迦勒正是代替路西法成為最耀眼的天使而被神創造出來的。」


「那麼,路西法呢?」突如其來的往事讓一直都很少發言的棕髮天使都不禁緊張起來「米迦勒她只是代替品!?」


「放鬆一點吧,拉菲爾。米迦勒不會被神捨棄。」老者嘴角勾起笑容,仿彿他們並不是敵對的黑暗與光明一樣「因為路西法已經消失了。」


「就好像我們接下來一樣?」為了自己所愛而背叛神的天使悠悠地將白色的指環戴在追求光明的惡魔情人手上,一如她在自己手上戴上黑色的指環一樣。


「沒錯,不過在那之前,力量減退的撒旦大人已經被神封印起來,因為祂並不能失去跟祂對等的黑暗呢,神不能看著撒旦大人與路西法一同消失,因為...這會令神失去光明和神聖。」正在冷笑的老者一臉諷刺「沒有黑暗,光明也不復存在。」


「那我是...?」仿彿是為了取得勇氣一樣而握上情人戴著黑色指環的手。「我也只是替代品?」


感到握著自己手的手微微的抖顫著,所以亦用力回握著因鍛練過而粗糙但卻比任何人也要來得溫柔的手,而且出言安慰「即使你是誰,你也是我所愛的夏樹.庫魯卡,夏樹,你是你,而撒旦是撒旦。」


「雖然派蒙是以撒旦大人的一部份靈魂作為根本而塑造出的靈魂。」看到兩人的互動知道,那在地獄中能呼風喚雨的君王正在擔心什麼,老者不禁出言澄清「可以說你跟撒旦大人擁有同一個靈魂的根源,但是撒旦大人是他自己,而你亦是你自己。沒人能夠否認你的存在。」


微微欠身,「巴欽大人,我明白了。」想不到,離開這個世界以前能知道這些與那個地獄最尊貴的存在但卻被封印著的人的故事,同時亦得知道自己不願一切而追求光明的性格是來自那個人的。


「好了,你們都戴上了戒指了吧?」現在地獄宰相別西卜的最信任的親信仿如一個在教堂的神父一樣慈祥地看著緋眼的天使「Viola是指中提琴呢,不知道你所奏出的樂章是怎樣的呢?是精彩的?是壯麗的?還是悲傷的?」


「我想...若沒有夏樹的話,中提琴不會演奏出任何樂曲呢...」輕輕閉起緋紅的雙眼,眼前浮現許多形形色色不同回憶,唯一相同的是全部都有著那一個令人眷戀的銀藍色身影,還有令人回味不已的甜蜜,是不是若她不是惡魔,自己不是天使,她們將會有更好的未來嗎?搖搖頭,將這沒可能的想法甩出腦海「即使最後結局是悲傷但不損過程中的精彩,遇上夏樹,我才知道什麼是不悔呢。只是空殼沒有心的天使和只有一刻燦爛但卻精彩無比的人類...我想,我到現在都會毫不猶疑地選擇後者吧,還有選擇愛上夏樹。」


「靜留...」將閉上雙眼的麗人抱進懷。


「嗯,看來夏樹沒找錯人呢。」老者釋然地看著相擁的兩人「那麼我便放心了。」


此時被納入那個能讓自己安心和溫暖的懷抱裡的天使突然抖顫起來,臉容就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一樣。


感覺到背上的劇痛已經傳至一整個右邊的身軀,但是看到愛人那痛苦的臉容卻更令人心痛不已。「靜留...感覺很難受嗎?」


「不會...」虛弱的微笑掛在好看的臉上,令人不禁想用盡所有的力氣去守護她。「看來,我們快要消失了呢...」


「嗯,是啊。」手不捨地加重相擁的力度,仿似要將懷裡的人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一樣


「夏樹...」橙髮的惡魔看到這裡已經語帶哭音「神為什麼要這麼殘忍?最後還要她們這麼痛苦?」


「亞邁蒙,不要這樣子啦。至少我們是幸福的。」下身開始泛起翠綠色的光芒,然後漸漸消失,語氣真切且誠懇「在最後還可以得到你們的祝福和見証,還有能跟靜留一起,我真是感到非常幸福。」


「米迦勒,這是我認識你以後你表露出來最難看的表情呢。」同樣泛起綠光,身體同樣開始消失,但是表情卻是甜蜜幸福的「可不可以代我跟神說,沙莉葉從來都沒有如此幸福過...在靜留.維奧娜與夏樹.庫魯卡相遇以前。啊,夏樹,可能消失就是我們必然的宿命呢。」


「靜留是說我們身為互不相容但卻又互相渴求的存在?還是說我們陷入這愛戀之中?」平靜地對自己的愛人送上最後的情話,儘管現在她們的身體已經漸漸消失「但是我可不相信這是宿命呢...這是我們的選擇,我們可以選擇不遇上,我們可以選擇不戀上,我們可以選擇不愛上,但最後,我們都選擇了愛上,選擇了這個結局,我們將沒有抱撼,亦不是擦身而過的路人。相遇,相識,相知,然後相愛...我想其實惡魔一直在追求的可能只是這麼簡單,這麼容易便能滿足之物呢。」


「嗯。不是宿命,也不是命運,而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是我們選擇共同面對死亡的。」最後盛開的笑顏美麗得令看過的人從此不會忘記,但卻又令看到的人感到無比失落。因為這樣的笑容以後再也無法看見。


「還有...我們是以相遇時所用的名字離開世界呢...不是派蒙,不是沙莉葉,而是夏樹.庫魯卡和靜留.維奧娜。」同樣從心底發出的笑容代表說話的人的心情「我們帶著帶給我們幸福和記憶的名字離去,而同樣有人知道這兩個名字代表著什麼意思,這不是更加幸福嗎?」






此時在場的人不想打斷兩人的最後相處時間,只是默默地見證她們二人的消失,這是她們最後能送上的祝福。








「靜留,我可以再吻你嗎?」突然問道

「當然可以呢。」送上自己的櫻唇,為的是尋求最後的溫暖。





在雙唇觸碰的剎那間兩人相擁的身影完全化成綠色的光點,人的外形不復存在。





最後,眾人眼前只餘下一點點未曾消散的綠光。



「夏樹...?」淚已經不自覺地滑過地獄的東方君主的面頰,以前她們是如何的要好?現在突然失去這樣的一個好友,即使她是幸福地逝去,但是怎樣也會令人感到悲傷。


「他們消失了?離開了我們?」平時只會損人的聲音這次也不禁抖顫起來,跟消失的人同樣清澈的一對碧眼亦染上了滿滿的悲傷


「她們已經消失了。」蒼老穩重的聲音亦帶上點點沙啞「再也不會重生,再也不會遇上悲傷之事。與世界並存,直到永遠...」淚...?有多久沒流過淚了?可能是從存在的那一刻開始自己已經是個無淚的存在呢,老者不禁自我嘲笑起來。


「沙莉葉...」直到現在自己還可以說什麼呢?她們明明是如此相愛著對方,但為什麼以前的自己卻不相信呢?還要好幾次差點傷害到那天使不顧一切也要愛上的人,還有不斷阻止她們享有不能長久的幸福,到底自己是為了什麼,有什麼資格阻止她們相愛?


「也許...這也是最好的結局吧?」拿出來安慰自己最重要的存在的聲音完全沒有說服力






然後停留在眼前的最後一點綠光亦從眾人的眼前消失。

屬於不能相愛但卻無法自拔地愛上的黑暗與光明的故事亦同時終結。








然後...沒有然後。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vril
  • 可以 的話很想看到夏樹跟靜留愈見彼此的故事呢!!<br />
    也可以說是Fade的前傳吧??<br />
    或者是夏樹跟靜留消失之後轉世的故事也不錯呢!!<br />
    不管怎麼樣這篇文真的事太棒了!<br />
    請大大加油!!期待以後的作品!!<br />
    P.S(灰色的字到底是誰啊??想不到呢??)
  • sheeppou
  • ToT....<br />
    雖然知道是雙飄文,<br />
    但是.....哇啊啊啊TToTT
  • melodark
  • 對不起,本想在昨天回覆的,但是我已經累得自動跑上床睡覺了-口-|||<br />
    <br />
    TO evril:<br />
    <br />
    首先在這裡說聲歡迎光臨了XD<br />
    還有謝謝你的讚賞啊-W-<br />
    <br />
    >>可以 的話很想看到夏樹跟靜留愈見彼此的故事呢!!<br />
    也可以說是Fade的前傳吧??<br />
    這個...本人已經決定會寫她們兩人相遇到FADE一文之前發生的事情,不過...要在什麼時<br />
    候才能出現....我也不知道- -<br />
    <br />
    >>或者是夏樹跟靜留消失之後轉世的故事也不錯呢!!<br />
    <br />
    對不起要你失望了....這篇沒有轉生...@@""<br />
    因為已經沒有然後了。(被巴)<br />
    <br />
    >>P.S(灰色的字到底是誰啊??想不到呢??)<br />
    FADE(上)的回覆裡,已經有勇者將所有人的身份都猜出來了,去看看回文便能知道答案了XD<br />
    <br />
    <br />
    TO 小羊<br />
    <br />
    這次的文是虐文了吧(雖然本人死也不承認)<br />
    ....不要哭了XD<br />
    最多下次放篇甜的上來好了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