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


  「剛剛起床時突然回想起...那時候是怎樣稱呼你的。」像貓一樣懶洋洋地躺臥在沙發上的女人對著正在開放式廚房內倒開水的男人說道。

  「不要再說下去了。」正想喝水的男人現在是一臉頭痛的樣子。


  「是『せんせい』喔。」女人愉快地笑道。


  「...」面對這樣的她,男人根本無法說什麼回應,而且那是自己一直都很想忘掉的稱呼。


  見狀,女人從沙發起來,並赤腳由客廳步進廚房之中。

  「嗯?」男人嚥下口中的開水,奇怪地看著走進的她。


  「就好像夢一樣。」走到男人身後的女人用雙臂從後環抱他,「不單只有稱呼上的改變,而且還有關係上的,情感上的,甚至生命上的轉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女人輕輕地呢喃著,「猶如行星被吸引一樣,也許便是這樣的我,屬於這意志的命運。」


  「請不要說這是命運。」男人認真地說道,然後轉身回抱女人,「相信那不是被決定的,而是我們的選擇吧。」


  「嗯。」笑靨如花,「是我們的選擇,是人的意志。」


  「哎?」男人好像突然驚覺到些什麼一樣,「我們又這樣抱在一起了?」


  「有什麼問題嗎?」女人有點奇怪地問道。

  「沒...」男人笑著,「我剛剛在想我到底能夠忍耐多久嘛。」

  「嘖。」女人終於明白早上起床的時候為什麼得不到想要的擁抱,「就是為了這個理由今天你才會提早起床嗎。」


  「今天早起並不是為了這個理由的,」男人抱著女人的力度好像加重了,「只是今天作曲時突然想試試看罷了。」

  「哼。」女人略為不滿地看著男人,「我們又不是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為什麼要這樣打賭?」


  「突然想知道嘛,不過...這樣看來,現在的我是無法靠著自己的意志離開誘惑的了。」男人一副裝出來的歎息的樣子。

  「你說我是引誘你的誘惑嗎?」女人突然以魅惑的語氣笑著問。


  「...」男人認真地點點頭,「由你起床,進到我的房間後便無法專心作曲。」

  「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便會很知道你想要做什麼,然後音符便在在腦海中亂走,一首也寫不到。」


  「笨蛋。」女人不滿地啐了男人一口,「那不就是把問題推在我身上了嗎?」

  「不是,這是對我家最可愛的人兒的讚美。」男人正色地回答。


  「即使你這樣說,我也不會被騙的喔。」女人不禁噗嗤一笑。


  「你不是一早已經被我拐了嗎?」男人壞心眼地笑著,然後裝出個要使壞的樣子。

  「這很難說啊,到底是誰拐了誰。」女人配合男人的表情,壞笑地反駁,「說不定是你被我魅惑了呢。」


  「呵。」男人愉快地笑著。



  「說回來...」女人在男人的臉龐上輕啄了一下。


  「早安,我的殿下。」


  「什麼啊,你要在今天早上回顧我的花名嗎?」男人像是受不了地說著,然後把頭窩在女人的頸窩呵癢起來,使女人的輕笑聲變了笑聲,「不過,那句殿下...」


  「怎了?」女人做出可愛而無辜的表情對著男人。

  「嗯,繼續以這樣可愛的方法叫我便可以了。」男人自顧地說道。


  「你是蘿莉控喔?」女人好笑地看著男人。


  「才不是。」男人不消一秒便回答,「只是我比誰都要來得愛你--」

  「想見到可愛的你。」

 

  「啊啦。」女人臉上是個戲謔的笑容,「這些年來只有你會用可愛來形容我。」


  「到底我哪裡可愛了?」


  「總之就是很可愛。」男人正色地回答,雖然那是等於沒回答過問題,然後低頭吻上那吹彈欲破的唇瓣。



  男人在吻完後心滿意足地說:「早安,我親愛的女王大人。」

  「嗯,今天也請多多指教了。」女人笑道。




                      ~完~


後記:終於可以上網之後第一件做的是發那兩位的文的我是不是很欠扁(被拖走
   hime的同人方面....暫時還是想先把二戰cosplay完成的樣子,看看什麼時候能敲完好了0.0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