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石

 

 

 

 

  雖然在白天的時候,是世界政治最主要的舞台,是創造歷史的地方,是培養世人景仰的otome的地方,但到了晚上,加爾貝羅德還是有別的一面,披上繁星的夜空和平靜的建築物,讓一向嚴肅的學園帶有一種別於白天的柔情。

 

 

 

  很明顯,完成了一天繁重的工作,正在學園長睡房內準備休息的兩人也被那種溫柔所感染。

 

 

 

  「你沒想過嗎?」既深邃又好看的緋紅色眼瞳直直地對上乾淨的碧綠,然後輕輕一笑。

 

  「想什麼?」聽到沒頭沒尾的問題後奇怪地反問。

 

 

  被反問的人漫不經心地伸手撫上自己情人所戴著的精緻耳飾,在世人眼內看來是極盡華麗高雅的耳飾,所代表的其實是少數人才知道的辛酸和無奈。

 

 

  「屬於夏樹的銀水晶真美麗呢。」心滿意足地讚美著,「散發著光輝的銀光,既透徹又清冷,就像夏樹本人一樣。」

 

  「嗯?」夏樹.庫魯卡什麼都沒有回應,因為她知道眼前的人一定不是只想讚美自己的耳飾那麼簡單。

 

 

  「難道夏樹不覺得貴石這存在,其實是otome最終、最後怎樣也無法逃避的命運嗎?」從麗人口中逸出的是其獨有的溫軟,但卻亦是她最悲壯的覺悟,「雖然當上珍珠生的時候,會發展出最適合自己的個人舞具,但承繼貴石的時候,卻又會將那份自我抹殺,變為擁有屬於那貴石的武具--成為貴石的擁有者,其實就是otome自我的墳墓。」

 

 

  「要成為一國的otome,要成為統治者的武器,要扶助其施政,甚至要有隨時為之犧牲的覺悟。」

 

 

 

  聽到這裡的夏樹.庫魯卡,有點不知所措,這真的會是『嬌嫣的紫水晶』靜留.維奧娜所說的話嗎?

 

  平時的她,就算多痛苦也不會說出這種近似自嘲的話,原因只為不想自己為她而感到擔心。

 

 

 

  「吶,夏樹……」說到這裡──靜留.維奧娜的臉上帶著脆弱得像要碎裂的表情而不自知,「到底otome要背負這些到什麼時候?」

 

 

 

  「靜留……?」看到這樣的靜留,夏樹的手像比腦袋的指令更快一樣把那看似快要崩潰的情人納入懷,然後略為緊張地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嗯?」突然落入最能令自己感到依戀的懷抱,靜留下意識地磨蹭了一下,然後才從夏樹溫暖的懷抱裡抬起頭,再次對上那對碧綠的眼瞳,微微一愕。

 

 

  「夏樹?」靜留奇怪地看著把自己抱著的情人,有必要表露出那麼擔心的眼神嗎?自己明明只是說出心中積存了很久的疑問罷了。

 

 

  「靜留是笨蛋。」夏樹知道懷中的紫水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剛剛是一副怎樣的表情,她這萬年腹黑的情人心機很重,精明能幹,但不知為何有時就是有種脫線的感覺,「如果是感到悲傷,不可以說出來嗎?」

 

 

  沒錯,靜留一歎的而且確道盡了歷代otome的辛酸,但想必不是只因一時的感歎而發吧?

 

 

  「為什麼每一次都要把自己的心情藏起來?為什麼每次都要戴上面具不讓人知道你的心情?」有點不滿的夏樹一股腦兒地向懷中的人兒抱怨,完全沒有要安慰人的感覺。

 

 

  聽到這裡的靜留頓了一頓,然後嫣然一笑,「夏樹果然是夏樹。」

 

 

 

  「如果我是一臉悲傷的表情,你不是應該要安慰我一下嗎?」那閃爍著光芒的緋紅色眼瞳內盡是寵溺的笑意--夏樹.庫魯卡的專屬。

 

 

  「嗯?嗄?啊!」不成形的音節在夏樹的喉間逸出,然後一臉不好意思地看著靜留,在後者的眼中彷似看到一隻特大號的人形犬正一臉抱歉正看著自己一樣。

 

  眼看再是這樣下去,眼前的史上最年輕學園長的威嚴只會蕩然無存,作為其輔助官的靜留.維奧娜亦感到不好意思,只好停止她作弄自家情人的行為。

 

  「不鬧夏樹你了。」靜留臉上雖笑意不減,但語氣卻正經起來,「我只是,嗯,一時感慨罷了。」

 

  「一時感慨?」只是這樣嗎?能讓靜留.維奧娜露出這樣的一個表情,會是一時感慨嗎?

 

  「嗯,快將是新一批珍珠生畢業的時間了……」靜留伸手把玩夏樹那湛藍的長髮,「現在回想起來,好像自己畢業還是沒多久以前的事。」

 

 

  「從當上五柱到現在,每年看到自己的學生離開--有的甚至帶上一國的貴石,有時候真的覺得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

 

 

  「對不起。」聽到這裡的夏樹加重了雙臂環著靜留的力度,略為苦惱說道,「雖然是發誓要創造一個沒有otome的未來,但到現在……」

 

 

  「這不是夏樹的錯啊。」剛剛在把玩頭髮的纖幼修長的手指抵在夏樹的唇上,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這一事根本就不能算任何一個人的錯,唯一可以說的,可能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們都不愛承擔責任吧?」

 

 

  「世界和平由加爾貝羅德學園,由otome,由各國的領袖來守護就好了,作為普通人的自己根本不須負責。」

 

 

  「靜留……」手不自覺撫上眼前的麗人那精緻的臉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若果仍說那是自己的錯,靜留又會覺得不高興吧?雖然從上次戰爭很明顯便是對自己的當頭棒喝--所做的還是不夠,所建立的仍然脆弱。

 

  這其實真是身為學園長的自己的錯啊……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微微甩甩頭,其實現在的自己更在意是靜留剛剛那表情才對。

 

 

  靜留認為是宿命嗎?要說些什麼才可以。

 

  靜留.維奧娜有耐性地看著自己那若有所思的情人,還有看著她那彷似天人交戰的樣子。

 

 

  夏樹明明已經經歷了很多吧?為什麼看上去還是跟以前跟自己鬧脾氣的少女沒什麼分別的?靜留不禁好笑地想著。

 

 

  「我認為不是的。」過了一會,夏樹以有點不肯定的語開口說道,但其翠綠色的眼瞳卻流露出無比認真的神色。

 

 

  「嗯?」夏樹眼中所流露出的堅定使靜留不禁把玩心收起來,直直地看著她那對比任何寶石都要來得燦麗的碧綠眼瞳。

 

  「應該怎樣說呢……」夏樹像是在腦海搜索什麼形容的方法一樣,一臉苦惱的樣子。

 

 

  「可能是宿命沒錯,但對我們來說應該不是--」就算會被靜留說成孩子氣也沒所謂,夏樹努力地把腦海中思緒組織起來,「我認為,我們五柱是繼承理想而脫離最沉重的宿命的存在。」

 

 

  「就像是靜留是『嬌嫣的紫水晶』,我是『冰雪之銀水晶』一樣,對我們五柱來說,貴石不是承繼的,因每一代五柱的貴石都不一樣,前代的一之柱--霜.阿爾海姆是『深邃的紅碧璽』,而我們這一代的一之柱是『銀河之藍玉』。」

 

 

  「我們沒有master,是我們以自己的意思來使用貴石的力量,使用力量的條件就只有『維護世界的和平』。」

 

  「所以?」靜留靜靜地看著夏樹。

 

  「難道靜留你不覺得我們五柱其實就是超越了otome的宿命的存在嗎?」看見靜留沒什麼反應的夏樹像是被迫急了一樣,語氣開始有點緊張。

 

  「只要願意承擔理想,並且為之而戰鬥,我們便能超越otome的宿命。」夏樹像是尋求靜留的同意一樣看著她,然後繼續自顧地說道,「切斷我們從需聽命於人,甚至可能要拔刀相向的命運,正是我們與其他otome不同的貴石和任務。」

 

 

  靜留定眼看了夏樹一眼,看到一臉緊張的她,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感動在心頭湧現,這應該只有夏樹才會想到吧?想到這些對其他人來說微不足道的事情,自己那率真而且純粹的情人,亦只有她才會那麼認真去想要安慰自己。

 

 

  「夏樹,謝謝你。」從心而發的感動最後成為口中最簡單的一句感謝,不過話雖簡單,卻令人感覺到那份不作任何修飾的深厚情感和眷戀。

 

  「不過真的不用擔心我啊。」緋紅的眼瞳收起平時的笑意,認真的看著那同樣認真的碧綠,「因為我身邊有你……只要是為了夏樹,承受什麼宿命我也不會有什麼怨言的,更何況現在的我根本無須承受所謂的宿命。」

 

  「從為了夏樹.庫魯卡這存在而當上五柱之時開始,靜留.維奧娜便親手斬斷了她有可能要承受的所有宿命,什麼親族,什麼國家,什麼榮耀都再與她無關,亦正因如此,我才能成為現在在你眼前的靜留.維奧娜。」

 

  手牽上夏樹.庫魯卡那不怎寬大,但卻一直用不同的角色去守護靜留.維奧娜的自我的手,然後甜蜜地交纏扣上。

 

  「嗯。」聽到這裡的夏樹終於都開懷起來,然後埋首於靜留的頸窩。

 

  「啊啦,這樣很癢呢。」靜留寵溺地笑著說,雖然口是這樣說,但卻無任何阻止自己的情人的舉動。

 

  「因為靜留總是有種甜甜的香氣嘛。」夏樹一臉誠實地說道。

 

  「你又不是小狗。」靜留沒好氣地伸手輕拍夏樹的額角,「我剛剛還想說能說出安慰我的說話的夏樹長大了,不過現在看來夏樹還是沒怎樣變得成熟吧?」

 

 

  聽到這句後,呶一呶嘴,然後報復似的在靜留的頸項呵癢起來的夏樹.庫魯卡其實真的一點學園長的威嚴也沒有。

 

 

  「夏樹。」跟夏樹玩了一會以後,靜留正色起來。

 

  「嗯?」

 

 

  「能夠遇上你……能夠愛上你,甚至能夠得到你的愛,實在太好了。」還是說出來了,這一直都放在心底最深處的情話。

  那份為夢想而不斷前進的努力……

  還有能比任何事物都來得耀眼--眼前人眼中閃爍著的光芒--那道將自己從孤寂的深淵中拯救出來的光芒。

 

 

 

  聽著靜留的表白的夏樹臉上是從打心底發出來的溫柔笑容,只因自己所說的話被最重要的人聽進去了,「嗯,我也是呢。」

  比任何事物都能夠滿足自己的,可能就只有眼前的人由衷的笑容,還有只為自己盛開的溫柔。

 

 

 

  能夠相遇實在太好了。

 

 

 

  享受房間內令人感到窩心的溫暖的兩人有默契地一同沒發出任何聲音,彷彿是害怕會破壞那得來不易的寧靜一樣。

 

 

  像是突然記起些什麼一樣,身穿米白色絲質睡衣的女人看了一下床首前的小櫃上的時鐘。

 

  「原來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嗎?」靜留好像有點不捨地說道,但時鐘的長針卻忠實指著一字,殘酷地告訴互訴了一夜情話的情人現在的時間已經不早了。

 

 

  「嗯?」看了一下時鐘的夏樹暗暗地驚訝時間的流逝,她好像記得兩人明明沒說很久的話吧?

 

  「好了,既然現在已經那麼晚了,我們去睡吧?明天學園長你還有很多的工作喔。」靜留提議道。

 

  「嗯……」夏樹的語氣還是有點不捨,難得可以跟靜留有段那麼美好的時間。

 

  「啊啦,你已經不是孩子啦。」靜留看到這樣的夏樹不禁輕笑起來。

 

 

  啊?連嘴巴都嘟起來了?她的夏樹明明前一刻還是很成熟穩重啊?為什麼下一刻便會變得那麼孩子氣的?

 

 

  「真是的……」靜留像是在看著小孩一樣地看著夏樹,微微調整了自己的位置一下,變得更為貼近夏樹,然後伸手環著夏樹的頸,抬頭輕吻正在賭氣的情人的臉龐一下,「這樣子可以了吧?」

 

 

  「嗯……」雖然還是有點不捨,但靜留的懷抱令自己感到很滿足,所以乖乖地閉上雙眼,手亦順勢環上靜留的腰身。

 

 

  一起相擁入睡便能感到幸福的自己,其實是很容易便滿足的人嗎?兩人各自在心中問著同一個問題。

 

 

  「晚安。」互道晚安,然後相擁入眠的兩人,臉上掛著的是滿足且幸福的笑容。

 

 

 

  這夜的加爾貝羅德好像漾逸著一種比平時更為溫暖的氣氛,星光也變得更為柔和似的。

 

 

 

 

 

                      ~完~

 

 

 

 

 

 

後記:

 

哦耶!看到沒,是靜留生日賀文耶(才沒人理你),一開始打出來時的走向是阿標口中的「淒哀」,不過最後出來的是歡樂向的蓋棉被純聊天向賀文(灑花)(?),不過由於作者這陣子都在寫對萌死人不償命夫婦,所以若本文有他們的影子敬請見諒orz,本文開始其實真的是想走悲文向的(因為這是賀文的優良傳統(?),但是最後覺得這個走向的看似比較萌?

 

想不到今年也寫能出賀文呢w果然靜留就是靜留w

 

靜留2x+1歲生日快樂wwwww(2x=舞乙夏汪的歲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