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是怎樣啦?殿又搬家又養貓怎麼的,是因為之前說完沒題材好寫,所以才掉下那麼多題材要人寫文嗎XD?

 

 



唯一

 

 

 

  「你不覺得我搬家的話,你應該幫忙的嗎?」男人在電話用中無可奈何的寵溺對女人說道。

  「嗯...」女人以含糊的回應帶過。

  差不多可以想像到電話另一邊的她的表情是多麼不甘願的男人輕笑起來,「我不理喔,明天下午我過來接你。」

  然後兩人還有的沒有地說了很多,直到他聽到她的聲音透露出其他人可能不會留意的,甚至連她自己都可能不為意的點點疲累後,才驚覺他們說了很久,所以強硬地要她掛線去睡,不然他們可能還在聊。


  把電話掛掉的男人靜靜地躺在床上,什麼都沒有做。

  本來是想她今晚過來的,但是想到自己已經把東西都差不多收拾好,箱子放到四處都是便算了。


  明天收拾完便回去吧...


  這陣子他們因自己要搬家的緣故已經有兩天沒一起過夜。


  這邊看似屬於她的東西不少,但其實自從她搬到較近市中心的公寓以後,自己都是住那邊的。


  除了工作時會回來,還有在沒工作時會兩個人一起過來之外,這邊成了名符其實的工作室,而且自己的器材也真的無法全都放到他們的家,所以自己一直也是這樣兩邊跑的。

 

  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得到比什麼都要重要的存在,


  得到比什麼都想要守護的笑容,


  得到比什麼都不想失去的情感,



  還沒開始計算時光流逝到底會有多快便與她共同度過了二十多年的時光。


  不過他可是很清楚,自己不會因這二十多年而感到滿足的。

  下一個二十年,甚至再下一個二十年,只要能待下去,自己便會一直待在她身邊。

 

 

  因為她是自己的唯一。

 

 

 

  『第一次發現愛上一個人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第一次覺得為了一個人而被世界遺棄也沒所謂,


   第一次得到彷彿能超越一切的力量...』



  正如自己是她的唯一一樣。

 

  啊...只是兩天不在一起已經很想念那令自己不能自拔的氣息了。

 

  很想一睜開眼時便能看到那睡得香甜的表情。

  很想相依在一起看電視,即使那是很無聊的節目,

  很想看著她在認真地填詞的樣子,

  很想...

 

  「哈...」男人被自己腦海中一次過冒出來的念頭弄得哭笑不得。


  「...果然,我已經無法離開你了吧?」男人輕輕地說道。

  想了那麼多,其實自己最想的還是想要待在她的身邊,只要待在一起,作些很無趣的事也會變得有趣,平凡的每一天都會變得精采,所以才會覺得二十年只是很短暫的時光,


  所以才會覺得怎樣也不夠。

 

  他的她,正是因為她,自己才會心甘情願地留在她的身邊。

  只要是這樣便能使自己感到幸福。

 

 

 

  像是突然想到些什麼一樣,男人抬頭看一看掛牆的時鐘,原來已經很晚了。

  「去睡吧...明天還要去接她呢。」想到這裡,男人臉上掛著一個溫柔的笑容,然後閉上雙眼。





                                                ~完~


最後跑出來的其實跟搬家關係不大(喂喂喂
下次應該是親バカ殿登埸www

ダリ(殿家的小貓名字)你家的爸爸和媽媽(?)好萌(咦咦咦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