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


 

  「ダリ,他叫ダリ好了。」男人舉起灰色的小貓一臉高興地說道,「你以後便是ダリ喔。 


  「又不是孩子了,還是個樣子的。」看著男人還有他手抱著的貓,女人突然覺得自己看著兩個小孩一樣。

 

  不過看來她的他真的很喜歡貓?一從不能養寵物的公寓搬到可以養寵物的公寓後便立即要自己跟他一起去寵物店看有沒有他看上眼的小貓。

 



 

  之前是知道他喜歡...但沒想到有天他們兩個之間真多出一隻貓來啊?

 

 

  想要這裡,女人好像突然覺得心中有些什麼不快一樣。

 

 

 

  應該不會吧...?自己在吃一隻貓的醋?甩甩頭,把這念頭驅走。



 

 

  從玩貓回神過來的男人,看見女人的動作,知道自己有一刻冷落了他的情人,所以抱著小貓走到女人的身邊。

 

 

  「ダリ,要好好認著媽媽喔。」將小貓遞到女人面前,男人笑著說。

 

  「?!」因男人突如其來的說法而吃了一驚,女人睜大雙眼看著他。

 

 

  「我是爸爸的話,你當然是媽媽啦。」男人繼續笑著說,並且想要女人伸手抱抱小貓。

 

 

  「...」不知是不是錯覺,為什麼自己好像看到不斷有小花從男人身上飄出來的?

 

  不過見他那麼高興,自己好像也被感染到了。

 

 

  伸手從男人手中接過小貓,小心翼翼地抱著,生怕會不小心弄丟他一樣,「ダリ千萬不要學你爸爸一樣笨喔,他是個大笨蛋。

 

 

  要玩家家酒遊戲的話,他是爸爸,自己是媽媽?

 

  女人心中不禁泛起甜蜜的感覺,輕搔小貓的下巴,令他發出舒服的呼嚕聲,像是回應自己的話一樣。

 

  「那麼快便跟兒子同一陣線來對付爸爸了嗎?」男人裝出一臉哀怨的樣子,不過從剛剛開始不住上勾的嘴角出賣了他,「果然孩子都比較黏媽媽嗎?」

 

 

  「哈...」女人愉快地笑著,「果然是個笨蛋。」

 

 

  此時女人手中的小貓自動自覺地發出「喵~」的一聲,像是在和應女人的話一樣。

 


 

  見狀,女人笑得更開心,對上男人的視線,

 

  然後一陣想哭的感覺突然浮現。

 

 

  家...嗎?

 

  這些年來她的他都在不斷給予自己很多很多重要的事物呢...

 

  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的自由,毫不嗇吝的笑容,既溫柔亦霸道的關心,幸福得令人不想忘記的回憶,還有滿滿的愛情...

 

 



  「討厭...為什麼要給我那麼多?」女人喃喃地衝口而出,希望能擺脫心中那種突如其來,像被眼前的男人掌握弱點一樣的不快,「為什麼你總是知道我想要什麼?」

 


 

  「因為我愛你啊。」雖像呼吸一樣自然地回答,但男人臉上的是無比的認真,「我之前不是說過嗎?」

 

 

  「只要是你的希望,你的要求,我都會完成...不會留下你一個,只要你希望,你需要的話,便向我呼求好了。」

 



 

  踏前一步,將女人和她懷中的小貓一同納入懷。

 

 

  「笨蛋...」心中的不快好像因被納入令自己依戀的懷抱而下降,女人輕閉雙眼,感受男人所給予的愛戀。

 

 

  「喵~」不過小貓的叫聲破壞了這溫馨的一幕。

 

 

  「啊?看來你的兒子很不高興你把他漠視喔?」女人輕輕掙扎離開男人的懷抱。

 

  「我看他是不想媽媽被爸爸我獨佔罷了。」男人笑著反駁,「不過不要緊。」

 

 

  「你們都是我重要的存在。」伸手輕撫女人和她手中的小貓。

 

 

 

  「之後的二十年也請多多指教。」男人俏皮地說。

 

  「喂喂。」女人笑著吐糟,「你也未免太貪心了吧?」

 

  「才沒有。」輕吻了女人的額角一下,然後伸手把小貓抱起來,「ダリ也要多多指教。

 

 

  「所謂的蠢爸爸就是指你這一種吧?」看著身邊彷彿不斷在開小花的男人,「我可不想被傳染啊?」

 

 

  「沒可能的了,因為你是孩子的媽。」男人笑著,「你沒聽過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才不會。」女人嘟著嘴說,「誰是孩子的媽?我都沒答應做你兒子的媽媽。」

 

  「當然是你。」男人一臉理所當然,「不然你要我去找別人來當嗎?沒這可能,我才沒法愛上別人。」

 

 

  為什麼每一次都能這麼自然說出愛呢...一陣甜蜜的感覺再次泛起,不過女人裝出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說道,「好吧,我便免為其難當ダリ的媽媽好了。」

 



 

  「ダリ,你聽到了?」男人搔著小貓的脖子,「以後要撒嬌不要忘記找媽媽喔。

 

  「好了,孩子的爸,請問你還要去吃晚飯嗎?」女人沒好氣地指指掛牆的鐘,而時鐘的時針正指著羅馬數字「七」字。

 

 

  「啊?已經到晚餐時間了嗎?」男人到現在才想到時間,然後依依不捨地把小貓放到籠子裡,「ダリ,我們先去吃飯了,要乖乖等我們回來呢。

 

 

  「...」看來這個人真的很想當個蠢爸爸...

 

 

  看到女人欲言又止的表情,男人開懷地笑著,「怎樣了?吃醋了嗎?」

 

 

  「...有誰會吃醋?」女人無奈地反問,彷彿跟陷入這個狀態的男人說話是很令人感到脫力的事一樣,一邊收拾外出用的東西,一邊繼續說道,「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蠢爸爸的天份呢。」

 

 

  「多謝讚賞。」男人自豪地說道,然後伸手牽著已經收拾好的她。

 


 

  「不過不用妄想可以逃開了...『若是抓到了的話就不會讓你逃走。』

 


 

  聽到這既霸道亦深情的表白,女人在感動以前想到另一件事。

 

  「又來了...」噗嗤一笑,「被人用自己寫出來的東西表白只會令人感到很不自在喔。」

 

  「會嗎?我是覺得你寫得很好呢。」開懷地笑著,然後跟女人一同步向玄關,回頭向屋內喊了一句,「我們外出了。」

 

  「嗯,我們外出了。」第一次兩人一同外出的時候,還要這樣喊的。

 

  沒錯,能這樣喊的感覺也不錯呢...

 

  由兩個變成三個呢...女人由衷地笑著。

 

 



 

  「在想什麼?」

 

  「沒,只是一開始這樣喊有點不習慣罷了。」

 

  「不要緊,我們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習慣啊。」

 

  「嗯...」

 

 

  兩人離開的身影,如同他們相握的手一樣交纏,沒有分離的意思。

 

 


 

 


                    ~完~







後記: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god diva調)(毆)

   殿家的兒子正式登場(喂)這次是親バカmode全開的殿配傲嬌アリカ様w,出乎意料之外地順手的一篇0_0竟然成為

   第二多字數的一篇...

   ダリ真的很萌啊wwwww被阿標說很言小也不理了,最重要的是妄想萌(喂



  希望我們下次能再見吧(喂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