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在中国出生长大的中国人,我充分的享有做为一个合法中国公民的权利,我不是党员,更不懂政治,但是我知道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需要安定的发展环境。所 以就我个人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感情来说,喜爱要大于厌恶。至少比那些在角落里口口声声喊着民主,心里却打着各种各样卑鄙龌龊的算盘的所谓民主人士要可爱的多 了。就89学潮里被压成肉泥的人们,我很无奈也很同情他们。但是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我是当时开着坦克维持秩序的士兵,我 会毫不犹豫的从他们身上碾过去,任何妨碍社会健康发展的力量通通都要碾碎!」

 

真的,我在此由衷地感謝神,我出生在香港,而不是見鬼的天朝,不是生在會將殺人合理化,穩定大於一切的天朝。

 

 

64維園

 

 

  昨天,我們香港人再次向強權表示出我們的傲氣。

 

  「六四二十周年 燭光照維園」(星島日報):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04/3/cjde.html

 

  「15萬燭光 港人驕傲 維園爆滿5萬人未能入場」(明報):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04/4/cj7k.html

 

 

  我們再一次向世人宣告,我們不是政治冷感,我們不是不愛國,我們不是那些會被經濟發展收買而忘記自己的良心的一群。

 

 

  不需要用國際情勢分析,

  不需要用數字計算雙方有多少死傷,

  不需要看被殺的人到底是不是在天安門被殺,

  不需要用「外國勢力」衡量有沒有變質,

  亦不需要看之後的發展有多穩定。

 

  殺人便是殺人,用軍隊殺害平民就是用軍隊殺害平民。

 

  我們想要的不是神化學運,亦不是盲目反對,只是想令歷史得到應該的重視罷了。

 

  若不記著過去,人類永遠都沒有未來。

 

  說真的,為什麼要世界和平?為什麼我們會不想有戰爭?難道不是因為過去的那一個世紀,人們已經為戰爭付出了太多,大家都記著這教訓嗎?

 

 

 

  正如海耶克所說:「往地獄之路由善意鋪成。 」。

 

  共產主義一開始便是這樣的存在。

 

   更何況,現在中國所行的「共產主義」根本不是馬克斯那一套不是嗎?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