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才先頭……記錯了明天的我會去切腹的了orz

 

如題,這次是殿生日賀文,是アリカ様的殿的生日賀文(笑)

而且是第一篇跟くろ一起寫的合文w

請相信我們是純真的好孩子(認真)

 

 

後記今晚才補。

 

 

 

安全留白

 

 

不夠18歲的孩子或不接受的人請按右上角的x離開。

 

 

安全留白

 

 

 

 

 

 

 

廚房--

 

 

 

 

  嗯,已經很久沒在家吃飯了──自從自己搬家之後,原因是這陣子他的她覺得在家煮很麻煩。

 

  男人一邊在廚房收拾,一邊想著,

 

  還是她煮的比較好吃。

 

 

 

  而且看著她在廚房煮東西的背影時,總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跟平時在唱歌的她不同,她認真在煮食的樣子只有自己一個人看到,是只屬於他的她。

 

 

 

  把手上的餐具放到儲好水的洗手盆中,然後開始洗碗的男人沒發現自己臉上帶著一臉幸福的表情,不過由於是背著正躺在沙發上懶洋洋地看書的女人,所以在埸的誰都沒發現就是了。

 

 

 

  突然想到什麼一樣,女人惡作劇般悄悄走進廚房,由於男人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所以沒發現女人的行動。

 

 

  「殿...」香甜的氣息和溫熱的吐息突如其來的襲來,使男人不禁停下自己洗碗的動作。

 

  「怎樣了?」男人回神過來以後繼續他的工作。

 

  「沒,想問問我今晚煮的東西還可以吧?」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女人的聲音好像變得特別誘人。

 

  「嗯。」聽到這個問題以後,男人甩開剛剛的想法,愉快地點點頭,笑得像得到心愛的玩具的小孩一樣,「還是你煮的比較好吃啊。」

 

  「而且我們已經很久沒在家吃飯了。」男人繼續自顧地說道。

 

 

  不知為何,看著男人自顧地說的時候,總有種不是味兒的感覺。

 

 

  沒有預告的,女人突然吻上男人的後頸,然後把原來環著男人的手臂伸進男人的衣領裡。

 

 

  「?!」突如其來的「攻擊」使男人差一點把手上的碟子掉在地下。

 

  「怎麼了?」手指不忘俏皮地在衣服裡打圈圈,「我很可怕嗎?」

 

  「不……怎麼會呢?」男人甩甩手,用仍然沾滿水的右手輕輕把女人不安份的手撥開,「但是我在洗碗嘛……」

 

 

  還好能及時制止住……

 

 

  不過才沒過半秒,女人一轉身便把男人壓在放食材的桌子上。

 

  嘴角泛起惡質的微笑,微啟嘴唇,嘟嚷著甚麼似的。

 

 

  「我難得煮菜,是不是應該有甚麼獎勵?」把手指貼在唇上,輕輕的笑著,似是純真的笑容,卻令人想到眼前的是誘人的毒藥。

 

 

  眼前這美麗的女人總會動搖自己的思緒,本來只想平靜的渡過這個溫馨的晚上,慢慢回味女人為他煮菜的身影──

 

  這樣看來是沒機會了。

 

 

  手抵住桌子,唇溫柔的貼上女人那甜美的雙唇。

 

 

 

  平日這雙唇會逸出像小提琴般的聲音,與自己的琴聲互相和應。

 

  如今在音樂以外,兩者添上一份甜蜜作連繫。

 

 

 

  突然覺得有甚麼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男人慢慢離開女人的唇瓣,嚥嚥口水說道,「這樣……好嗎?」

 

 

  「嗯,你在怕甚麼?」仍然是那既甜美又危險的笑容。

 

  「這裡……是廚房吧?」試探地問道。

 

  女人笑了笑,在男人的耳邊輕聲吐氣,「如果這麼緊貼,能吃的只剩下『baiser』吶。」

 

 

 

  解作「親吻」的「baiser」……

 

 

 

  「?!」思及的同時被更激烈地吻上。

 

 

  這個吻的比剛才的要激烈,像是有甚麼想表達給男人知道似的。

 

 

 

  經過那麼長久的歲月,眼前的她一個很細微的動作自己也會明白,更何況這麼明顯的表示。

 

 

  他明白她的心思,那種悅耳的語言,從他的她口中說出來時特別誘人。

 

 

  「其實我很喜歡你唸的法文。」

 

  「只有法文嗎?」略為不滿地說道,手再次滑進男人的衣領中,然後壞心眼地游移著。

 

 

  被女人用手纏著的自己雖然還是想要抗拒,但是其實身體已經忠實地反映自己的欲望,在理智反應之前,手已經同樣纏上女人。

 

 

  女人輕笑地說,「做人還是順著自己的心意比較好喔。」

 

  換上一副跟女人一樣的壞笑,這次男人忠實地說道,「我親愛的女王大人,是你先引誘我的。」

 

 

  一個翻身,輕輕的使兩人位置互換,女人輕柔的金髮散落在桌子上,臉上帶出似怒不怒的笑容,身上衣服因剛剛的纏繞而被微微扯開,那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白皙身體若隱若現,使人更加不能自拔。

 

 

  「嗯?」這次換上故作無知的表情,女人格格輕笑。

 

  「你啊……每次都是這樣的。」男人輕笑,手則是像報復似的在女人敏感的地方上輕揉。

 

  「有……嗎?」被有技巧地刺激著,女人的口中逸出煽情的喘息聲。

 

 

  使力托起女人腰,使他的她能與自己對望,兩人一如平時,彼此珍惜地凝視著。

 

 

  緩緩地拉起圓領衫的下擺,使女人纖細的腰在眼前一覽無遺。男人珍重的吻下去,每一吻都代表著自己那份獨特且深厚的愛情。

 

 

  「你不也是這樣嗎……?」女人稍微挪動一下感到癢的腰,然後明知故問,「說回來,我是甚麼都不用做了?」

 

  男人牽起女人的手,在親吻手背的同時順道把圓領衫拉得更高,「女王辛苦了一天,就讓小人好好服侍您吧。」

 

 

  「還用上敬語……」女人責罵的語氣帶上甜蜜的笑容,那是使男人著迷的笑容。

 

  不過二十年的默契使她的他知道這是默許。

 

 

  那礙事的圓領衫男人稍微使力地褪開,同時自己也把他的衣物扯開。

 

 

 

  沒需要再矜持些什麼,因為能使自己傾出所有的只有眼前的人。

 

  男人保持著溫柔,她知道這是他的堅持。

 

 

  把自己當成最珍貴的寶物的愛惜,一開始正是這份笨到不行的情感使自己無法逃離男人張開的羅網。

 

 

  撥開桌子上多餘的東西,男人把女人抱上一點,讓她能盡量躺在桌子上,手伸到女人那白嫩的背部,解開內衣的扣子,接下來就是一連串親密的身體接觸。

 

  女人環手在男人的頸後,讓他任意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跡,就像宣示主權一樣。

 

 

 

  隨著兩人的呼吸聲愈來愈急促,廚房內的溫度也依著幸福的食譜慢慢上升。

 

 

 

  正在打算再把多餘的東西撥開時,男人不經意地碰到些冰冷的東西。

 

  奇怪地看一下,發現那是佐酒用的冰塊。

 

 

 

  即使平時在外吃飯,女人也會讓啤酒出現在餐桌之上,因為兩人都會在細節上縱容對方。

 

 

  『煙不要抽這麼多,酒也該戒了。』雖然每次嘴裡都是這樣說,但仍然縱容男人做自己喜歡的事。

 

 

 

  男人想了到甚麼一樣,臉上出現一個令女人下意識感到有點不妙的表情。

 

 

  看來是這次的餌下太多了?

 

 

 

  「女王大人,讓我們來點刺激的嘗試吧。」像是詢問,但其實是肯定的用語,是男人在使壞時最喜歡用的語氣。

 

 

  男人把女人的左腿纏上他的腰,然後,把那到了現在使自己感到非常礙事的內褲也緩緩拉下來。

 

 

  驀地感到大腿內側一陣冰涼的女人不禁瑟縮了一下。

 

 

  雙眼略為驚訝地睜大,那種冰冷的感覺再加上自己印象中桌面所有的東西,使女人知道他的她用上了冰塊。

 

 

  敏感的位置被手指和冰塊同時刺激著的女人,只能任由男人做著心內盤算的一切。

 

 

  迅速被二人的熱情融化的冰塊沒有使那被欲望所提升的溫度下降,反而使二人之間的氣溫急速上升。

 

 

 

  男人把行動再進一步,熟稔地把冰塊推進身下的她更敏感的位置,刺激著她的理智。

 

 

  「啊……」女人有點耐不住,喉嚨發出如泣如訴的嗚咽聲,身體亦不安地扭動起來。

 

  「不喜歡嗎?」感覺到她的不安,男人把唇貼在女人的耳邊問道。

 

  帶著關心的話語,溫熱的吐息,還有放大了的臉容,不知為何令女人有種很幸福的感覺,但這是她怎樣也不會開口說出來的。

 

 

  女人搖搖頭,「今晚就讓你佔上風吧……只有今晚……喔。」

 

 

  得到同意後,男人把食指放進女人的小穴內,安撫著受冰塊刺激的地方,因為剛剛的冰塊,使男人的手指感覺上更為熾熱,使女人不禁想要更多。

 

 

  ……就算那是會把人灼傷的熱,自己也會心甘情願地接受吧?就算那是沉重得會把壓傷的重量,自己也會甘之如飴吧?想著,女人的臉上突然露出使人著迷的笑容,彷彿是要告訴男人些什麼一樣,環上他的手加重了力度。

 

 

  看到那差點令自己失神的笑容後,男人小心翼翼的增加著手指的數量,又體貼地吻著女人因為那點點不適而皺起的眼眉,讓女人慢慢適應自己的存在。

 

 

  「你果然是蜜糖……總是甜甜的。」在刺激那會令自己想要更多的身體的同時,不忘在女人的耳邊說。

 

  「別,別得意啊……」嘴裡依舊不饒人,不過身體的反應很誠實地出賣了她。

 

 

  看著這樣的她,其實真的很想作弄一下「是你剛才說過的,『讓我佔上風』,別想反悔啊。」,像贏得糖果的小孩,男人不會放過自己所得到的──尤其是眼前這珍愛的寶物。

 

 

  「哼……」以喘息混離不認輸的哼聲回應她的他。

 

 

  男人以行動回應,將不知從哪裡拿來的小湯匙滑入那已經開始濕潤起來的小穴,理所當然地引來身下的嬌軀的一陣輕顫。

 

 

  「……啊!」滑進自己身體的異物在男人的操控下有節奏地或進或退,突如其來的打圈帶來的刺激也令女人不禁弓起身貼近男人。

 

 

  抽出沾上蜜液的湯匙,男人讓自己的身體更貼近女人,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背上,透過下身的摩擦先給女人一點預告。

 

 

  「用你的聲音呼喊我的名字吧。」那磁性的聲音是帶著魅惑的魔法,使女人沉淪且不能自拔。

 

 

 

  從沒這樣享受過自己的名字,因為從女人口中逸出的文字,是比砂糖更甜的糖。

 

 

  再一次吻上女人的唇,可是這次配合上下身的動作,二人甚有默契的進退,就算是看起來多麼淫靡煽情的動作,在二人間只會化為甜蜜又溫婉的愛情。

 

 

  呻吟與吐息在喉嚨間展開。緊貼著的二人深切地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與脈搏,二人就如變成了同一個人,踏著同樣的步伐,在塞滿熱情的空間奏出獨一無二的旋律。

 

 

 

  舞步踏入終章,激烈的快感使兩人不禁發出滿足的喘息聲,交纏的身體亦下意識地纏得更緊,雖然熾熱,但是卻沒人想要退開。

 

 

 

  想要更多,只因那是眼前的人。

 

  想給予更多,只因那是自己最珍惜的存在。

 

 

 

 

  在快意的頂端迷失,眼中只能看到眼前那對自己來說獨一無二的存在,

 

  謹此唯一的寶物。

 

 

 

 

 

  「嗄……」再次回神過來時,已經落入一個自己熟悉不已且溫暖的懷抱裡。

 

  「還是那麼亂來呢。」一臉笑意抱著女人,沒有責難之意,只是單純地陳述事實,然後環視一下這剛剛用途錯了的廚房。

 

  「但是你玩得很高興啊。」嘟嘟嘴,不忘損一下現在一臉幸福地抱著自己的男人,「什麼冰塊,湯匙都用上了。」

 

 

  「不是說任我喜歡嗎?」換上壞心眼的笑容,說完後在女人的耳邊輕咬著,「我不介意還有下埸的。」

 

  「但是我有點介意。」女人沒好氣地瞪了男人一下。

 

 

  不過這樣看來還是不錯的?起碼她的他看起來很愉快。

 

 

  「對於戀愛的兩人來説,不管怎樣的羅曼蒂克都是有可能性呢。」輕笑起來的女人,笑容使男人不禁有一刻失神。

 

  回神過來的他為了掩飾自己的失神,把女人再次擁進懷,「只要是你便什麼可能也會有,我喜歡胡來的女王大人。」

 

  「不是胡來,我這些只是追求刺激。」看到男人的失態,又被擁入懷的女人,在那厚實的懷抱裡,漾起燦爛的笑容,「而且你不也是樂在其中嗎?我的殿下。」

 

 

 

  被說中的男人,像被人發現戀情的小男孩似的,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

 

 

 

  不好意思過後,知道自己的她的體力其實不太好的男人,體貼地把嬌軀抱起,「要洗澡還是要先睡一下?」

 

  被抱著而感到滿足的女人像貓兒一樣,還要在男人的懷抱裡磨蹭了一下。

 

 

  「先洗澡吧?滿身都是汗。」有點不滿的嘟嘟嘴。

 

 

  「嗯,好吧。」盡量平穩地步向浴室,但是懷中的誘惑比一開始自己想像的還要高,想盤算些什麼又怕會令女人不高興的男人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經把他出賣了。

 

 

  雖然這樣看來接下來可能還會有些危險,但是自己就是不爭氣地依戀抱著自己的男人的溫柔。

 

 

  「反正都說過今晚讓你佔上風了……」在男人的懷裡喃喃自語。

 

  「嗯?」知道懷中的麗人在說話,但又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的男人放下心中的爭戰。

 

 

  「沒有,我只是想問,你是不是真的想要下埸罷了?」抬頭的同時換上魅惑的笑容,再次使男人內心進入天人交戰的情況。

 

  看到這裡,心中覺得好笑的女人把手再次纏上男人的頸,輕輕地說,「你想怎樣便怎樣吧。」

 

 

 

 

 

  看來,這夜還是很長吧?──

 

  對於這兩個比誰都要來得深愛著對方的人來說。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