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傷眼的啦,一定會傷眼的啦- -;;
莫名其妙的沉重的原因一定是因為台灣史要用英文讀所導致的(血淚)(明明跟文章一點關係都沒有










  是知道的,
  其實自己一直都知道的。



  而且那時候很快便會到來。


-------------------------


  『香/港,你是日不落帝國的一員了呢。』雖然那時候的表情不是因為自己而展露,只是因為他大英帝國的榮耀,但卻證明了自己的存在,令自己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還是存在的,也使他以後用盡所有努力在他面前證明自己。



 
  打從一開始所謂的家庭是不存在的,他那個開口閉口說自己是他的弟弟的大哥根本從來都沒看過自己一眼,如果沒有那個金髮的男人把那個不存在的自己找出來,那自己將會永遠不會發光發亮。


  就算是他那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姊姊也是因為以反抗「聞名」才被重視的,不然她將會跟自己一樣,在那個所謂的「家」中永遠都沒人知道她的存在。




  最可悲的是,他情感上還是向著那個從不正眼看過自己一眼的大哥。


  想令他過得更好,想令他更進步,想令他更強大。


  真的很可笑呢。




  明明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地方,因為時代的因緣際遇而踏上國際的舞台,是自己從來都沒想過的,所以他亦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


  不會離開,不會反抗,因為自己根本沒有可以用以反抗的本錢。

  即使是有了喜歡的人也不會表現出來,因為自己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這是一開始被那金髮的男人帶走之後自己已經知道的事。




-------------------------


  到最後,大家都會忘記自己曾經發亮──因為他那個愈來愈強大的大哥。

  自己做了那麼多,為了讓那人強大,到最後是為了讓自己踏入黃昏。


  嗯,那時候很快便會來到。







                                 ~完~


抱歉,我就是對那個阿魯阿魯地叫(?)的人完全沒好感,「他只是為了從珍惜我們的人手上搶走我們才這樣做的」,下次如果真的要寫也會是這個方向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