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啦/口\

我最近都在寫某夫婦樂團(?),這次來篇(?)短的hime同人好了-w-

 

(發節錄其實是因為想找點事來幹(喂


特搜戰隊真的很歡樂嘛www月姊和楓兩個都覺得有「庫魯卡(狗)(無誤)和靜留(喂)的故事」的成份在wwwww
這是為了推廣(?)而寫的同人(不過未寫完)(拍扁),跟原著有相同但亦有出入的地方,我實在寫不出靜留是唯一一個「會在變身前被擊倒」的成員(爆





《五柱戰隊》(節錄)(另加未寫完)


  在一個隱秘而無人的廢棄工廠中,突然出現一道漆黑的身影。

  「我一定要報仇...一定要讓那傢伙嘗嘗失去所有的滋味!」怨恨的聲音在漆黑中響起。

  「好,我會期待看到那傢伙的失敗的表情的。」輕佻的聲音回應道,然後把一個圓球交予眼前的客人,「你要的貨物在這裡。」

  「夏樹.庫魯卡,這次便到你嘗嘗那屈辱的滋味!」伸手接過圓球,然後墨綠色的身影在漆黑中慢慢消失。



  「這是愛與勇氣的故事,是正義與宇宙內的邪惡戰鬥的故事--這就是五柱戰隊!!!」


(OP吃掉--不過原來又是宮崎步作曲啊...囧)



  「哎...」坐在基地的控制桌前看檔案的女人突然歎了口氣。


  「在想事情嗎?」操一口軟儂的京都腔,身穿淡紫色衣服的女性一聽到坐在控制桌前的女人歎氣便立即步行到她的身旁問道,「又在想到底是誰想暗殺你嗎?」


  被問中心事的女人疲倦地向坐椅一靠,「如果只是一般的事件就好了...」
  「靜留...這次的犯人可是職業殺手,想要找出幕後黑手一點也不容易啊。」


  「你到底在說什麼喪氣的說話呢?」靜留反問道,「你可是被稱為『地獄守門犬』的夏樹.庫魯卡吶?」


  「地獄守門犬?!」在場聽到女人的說話的五位少女驚奇地看著自己的上司叫道。


  「啊啦?你們都不知道嗎?」靜留就像是在談論母親是女性一樣的反問,然後自然地走近被她稱作夏樹的女人靠著她的肩膀繼續說下去,「在擔任地球署署長以前的夏樹在追捕犯人的時候甚至連地獄也會殺進去呢,所以便被人封了這個外號呢。」


  「喔?那是真的嗎?」身穿紅衣的少女一馬當先地衝到夏樹面前問道。

 

  而其他四名少女亦同樣好奇地圍在夏樹和靜留身邊。

 

  「那只不過是過譽罷了。」夏樹一點也不在乎地說道,「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看到這一幕,連靜留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些什麼好了,因為連她也沒怎看過這樣沮喪的夏樹,可能之前被人暗殺所受的傷真的令她不禁要懷疑自己的能力吧?



  「要不要出去一趟啊?」最後靜留只能這樣問道,「夏樹就當這是放鬆一下的機會吧?」

 

                    to be continue(?)

 

 

後面的未寫好而且什麼時間寫,光是做報告+玩魂之銀(喂)已經沒時間了,下一個目標是練好九尾www(請不要打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