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又在寫APH的東西啦(死),不過不腐就是了- -
某個剛生日的傢伙只是花瓶可以不理- -






  「小香,今天我生日後的第三天啊,阿魯!」一個莫名其妙地換上軍服,拿著步槍出現在少年面前的男人興奮地說道,隱約還聽到他身邊詭異地響起異常激昂的進行曲。



  除了錢和死亡(?)能使其變臉的少年繼續用無表情面對男人。




  『Fxxk,你這條茂理試下再播嗰首咩前進前進前進進呀?』(翻譯:x,你這個天殺的試試再播那首前進前進前進進啊?),明顯他的內心其實沒有如其表情平靜。




  還要播?每天新聞時段之前都強迫人看些歌功頌德的短片,另加那首無論聽了多少次都覺得不好聽的角色主題曲(?),前天還要是這傢伙的生日,又被迫聽了一整天。


  救命,現在自己只想好好地靜一靜,而且今天是那個日子。




---------------------------------------------



  「你說月亮上面有漂亮的女人?還有兔子?看來跟我家的查理*可以做好朋友呢?」還記得那個人微妙地有幹勁的話。



  其實當時自己很想吐糟不是已經有個H   ERO(?)已經為人類踏出了一大步了嗎?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雖然被教導成除錢以外沒有別的東西可以信賴(?),但是為什麼是想要依賴那個人呢?


  果然還是因為他是第一個重視自己的存在吧?


  人真是些可笑的生物,為什麼會那麼輕易會相信一個人,那麼輕易便覺得自己是被愛的存在?明明大家看重的都只是自己的能力,而不是自己這個存在。


  「請你不要在召喚你的朋友出來了……」靜靜地說了一句,雖然自己是看不見,但是由於還是能感受到周圍突然變得擠迫,所以少年在自己未被壓扁之前叫停金髮的男人。


  「請安靜下來看看月亮吧。」在最後本身還來呼朋喚友(?)的男人還是敵不過少年的堅持,靜下來看月亮。



  「中國人有一句話『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少年罕有地說了很多話,「亞瑟先生,以後每年陰曆的八月十五日,你也可以抬頭看一下月亮嗎?」


  「嗯?」不知道少年的想法的男人奇怪地看著他,不過還是點了頭答應。



---------------------------------------------



  「可以拜託你今天靜下來嗎?」少年冷靜的語氣中帶著不滿的感覺,「今天已經是十月三日了,不是十月一日。」



  而且今天是約定的日子,陰曆的八月十五日。



  雖然知道那人不一定還記得,但是無論在哪裡,月亮也只有一個,所以只要你抬頭便會看到我曾經凝視過的月亮了吧?




  只要這樣想自己便覺得很幸福了。



  「咦咦?小香不喜歡這樣穿的我嗎?」沒聽錯的話,那首進行曲又播完一遍了。




  更正,如果眼前這傢伙可以安靜下來的話,自己會更幸福。


  當然還有這一天如果不是在星期六**自己會更開心就是了。







                                                       ~完~



*請自行在你水管找關鍵字: Charlie The Unicorn,是梗啦,只是梗罷了,畢竟沒人看過跟在眉毛身邊的是哪一隻獨角獸嘛(咦
**星期六不是紅日,但學生不用上課,所以疊在這一天便會少了一天假期(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