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說人生很快樂很光明,不會明白人生悲傷黑暗的想法。

開玩笑,我只是不會把所有事都掛在口邊罷了。

 

 

我很肯定,我人生不是想像中光明。(應該說我是非常極端地矛盾的人)

 

論慾望,妒嫉,驕傲,心理層面的黑暗我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

 

啊,最近發現獨佔慾也愈來愈利害了,有天到要把自己喜歡的人/事完全鎖在身邊時就不知怎樣好了,但明明又不要別人太接近自己,是我能在別人身上得到,但別人不能在我身上得到,所以說到自私,也是我一向的問題。

更不用算說謊了,有時候還真的說出來連自己也不發覺那是謊話。

朋友,我很努力地想要把自己那種「朋友是用來利用的」的想法改變,所以現在(大概06年之後?)應該好了很多(我想

還有讀空氣,我很有把握去觀言察色,去做些明明不想做但做了會令自己很有利的事情。

假面具完美到跟我在AL課程相處了2年的中史老師,被我的面具騙到剛剛沒多久之前才從我自己口中得知我非常,十分之討厭中史。(我不知道大家的AL時是怎樣了,但是我那個老師是很關心學生,放了很多時間跟我們相處)

當然有時候我的騙術也會很笨拙,不過只限我不在意那件事的時候。

 

看著身邊的同學時我只會覺得麻煩,因為我根本一點也融入不到。

 

我知道這些都是我的問題。

 

不要天真地說我沒有問題好不好?我又不是耶穌基督。

 

只是我不會時時都想著自己怎樣怎樣,自己是多麼醜陋罷了。

覺得自己醜陋要麼便改,要麼就接受他是你的一部分,只是我選擇了改罷了。

 

 

說到悲傷,

 

有試過自己明明努力了但是結果出來還是非常不好嗎?

我很多時都是這樣。

 

有過覺得自己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又做不好那種無力感嗎?

我經常都有這種感覺。(因為我有時候的自我要求很高)

 

有因為身處完全陌生的環境而感到驚慌嗎?

我試過(雖然這份驚慌很多時候不用十秒便會自動轉化成對新環境的好奇和成功征服的滿足感罷了)。

 

有試過做自己喜歡的事被嘲笑,甚至阻止嗎?

我經常都是這樣(因為我喜歡的很多都是大家覺得不切實際的事,就像我喜歡歷史也常常被說找不到工作,到台灣讀書也有親切的親戚不斷大驚小怪地說不好。)

 

有試過明明不想做但又被別人迫著去做嗎?

我的生活常常都是這樣。(問題不在於被迫,問題是在於被誰迫,如果是我自己迫自己的話我覺得沒問題,但我最討厭別人迫我做任何事情。)

 

有想過自家那兩位都曾經跟死神擦身而過嗎?

我經歷過。(看著全身插滿喉管的母親時還自不覺地感到非常悲傷。)

 

有試過想為不想別人同情,明明很悲傷都要自己不可以流淚和表現出悲傷的表情嗎?

我試過。

 

有試過為死亡而很有意識地感到悲傷嗎?

我試過。

 

 

別人不把悲傷的一面表現出來,不代表他們沒有試過。

 

 

將悲傷想成為人生的所有?我想不論是我還是很多人都不夠資格說那麼多。

將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中,然後覺得自己最悲傷最黑暗亦沒有任何人會給予獎勵。

將這個世界想得那麼沒趣,那麼沒用,最後到頭來辛苦的還是自己。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