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如果有天……我呼求的聲音能傳到你的耳邊……你會像童話中的騎士一樣……打敗魔王嗎?





  「吶,戰人。」貝阿朵突然叫喚跟她一同坐在魔女茶室的戰人。


  「怎了?」奇怪看著那喜怒無常的魔女。


  「汝說一下故事給妾身聽吧?」提出要求。


  「啊啊?」




  「妾身要聽童話故事。」貝阿朵像在商店要求父母買玩具給她的小孩一樣任性地說,「吶,戰人說故事給妾身聽嘛。」


  「你不是已經活了千年以上的魔女嗎?」很明顯地戰人完全不想理會貝阿朵的要求,「為什麼無緣無故要聽童話故事!?」



  「不理,妾身要聽故事……!」貝阿朵繼續任性地說道。


  「你去叫羅諾威說給你聽啊。」戰人亦繼續否決貝阿朵的要求。



  「妾身要聽戰人說!不要羅諾威說……」說到這裡,貝阿朵的表情已經完全沒有魔女的威嚴,看上去不知為何很像被棄在街上的小動物一樣。





  「……」看著這樣的貝阿朵,戰人不知為何覺得好像是自己在欺負她一樣,該死的良心在責備自己……



  明明她是以殺人為樂,兇殘成性的魔女……為什麼自己要聽她說啊!?




  「不說嗎?」貝阿朵的表情令戰人的良心繼續責備他。


  「……」最後決定投降,戰人像發牢騷一樣抓一自己的頭髮,「我說就是了。」




  「妾身就知道汝是個好人。」貝阿朵一掃剛剛的可憐,現在一臉狡猾的笑容。


  「你不會有什麼陰謀吧?」戰人感覺自己被計算了。


  「才沒有。妾身是真的很想聽戰人說故事喔。」貝阿朵開心地笑著說。


  「……我還是不要說好了。」戰人不放心地說。




  不過戰人很快便再次被貝阿朵失落的表情打敗。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你不要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好不好!」戰人完全敗了給貝阿朵的表情。


  「嗯,這次說好了。汝不能再反口。」這次輪到貝阿朵對戰人的話感到不放心。


  「嗯嗯。」戰人點點頭,然後認真地開始說故事起來,「在很久很久以前……」




 

 

 

 

 

 

 



  「這傢伙……根本就是鬧著好玩罷了。」戰人無奈地看著坐在自己旁邊趴在桌面上睡著的貝阿朵。



  哪裡會有這樣過份的人?要強迫人說故事,但又在故事發展到一半睡著。




  「唉……我真的完全沒輒了啦。」戰人一臉頭痛地說,不過連他自己也沒察覺自己把聲量降低了。




  「……」




  說回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貝阿朵無防備的睡相。這樣看,貝阿朵不使壞的時候也滿可愛的……戰人不自覺地心想。




  慢著……!?覺得這傢伙可愛?!看來自己也是時候去配副眼鏡了……戰人因自己腦海突然浮現的念頭而自暴自棄。



  「……」不過看著貝阿朵伏在桌面睡著,感覺她的睡姿看起來好像會不太舒服?




  ……就當自己上輩子欠了她好了。雖然不甘心,但戰人還是靜靜地離開自己的位子,然後把熟睡了的貝阿朵橫抱起來。




  「嗯?這傢伙比想像中輕呢。」頗輕易便把貝阿朵整個抱起的戰人喃喃地說。



  戰人盡量小心翼翼,並減低身體活動的幅度,把貝阿朵抱到魔女茶室的沙發上。




  「其實你不開口的話還真的像一個淑女的。」把貝阿朵輕放在沙發上的戰人開心地笑著輕刮了她的臉一下……不過一開口不是很沒品,就是很幼稚就是了。




  還有時會露出一臉悲傷和快要消失的表情,「……我開始有點搞不清楚你的目的是什麼了。」




  到底是基於什麼心情,什麼理由而開局,又是為了什麼而要指定右代宮戰人作為對局的對手……




  戰人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然後把自己的外套脫下,蓋在貝阿朵身上。


  「雖然是不知道魔女會不會感冒啦……」戰人一臉笑意,不過他本人並不自覺這笑容是如何的溫柔。



  「去散一下步吧。」戰人的身影下一刻便消失於魔女茶室。






  「戰人……」在睡夢中的貝阿朵呢喃著,「殺……死妾身……吧……」





  如果是戰人的話……一定可以把妾身解放出來的,打敗身為魔王的妾身。



  一定可以的。



  熟睡的無限之魔女貝阿朵莉切展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