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很萌電磁炮的某位老師之下出現的文,但可能是因為海貓中毒太深(?)人物好像都抓不好囧,有崩的儘管拍磚(掩面)我個人覺得最大的問題是在角色對白的感覺不像啦囧。





事情結束以後--



  「這是最後一個孩子了嗎?」救護員詢問道,在這之前已經有一台救護車離開了這研究所,前去適合的醫院。


  「嗯。」很有身為風紀委員自覺的黑子很快便回答了救護員 的問題,「他們便拜託了。」


  而站在旁邊的其餘三人則是欣慰地看著老師和學生的互動。



   「絆理,你跟大家一起先去醫院吧。」木山春生盡量用最溫柔的語氣說道。

  「老師……」在救護員所抬著的簡易擔架上,少女有點不安地看著 站在木山身後的警衛員。


  明顯地警衛們所關注的不只是引發這事件的女性,還有站在自己身邊的木山,這令少女感到有點不安。


   「沒事的。」木山微微一笑,然後像是要讓她感到安心而握了小手一下。


  「難得大家都沒事了,作為老師的我也不能有事呢。」喉 嚨突然傳來一股腥甜的氣味,再加上在沒有專注的事物後才感覺到腹部傳來陣陣劇痛,這讓木山有種『可能這次自己撐不下去』的感覺,「你跟大家一起去醫……」

 

 


   咳出一大口鮮血,然後意識中斷。

 




  「老師!?」

  「木山博士!?」



-----------------



   「……」攸攸轉醒,意識重新回到還有點混沌的腦袋中。


  現在只感到身體很沉重,想動也動不了。


   嘗試運用雙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左手被一雙溫熱的手緊握著。


  「唔……」努力地把視線集中,待了一會身邊糢糊的景物才變得清楚起來,然後看到那雙手的主人是在意識中斷以前還在自己身邊的少女。


   查看了四處一遍後,木山笨拙地嘗試在不驚醒她的情況下把自己的手抽回來。


  「老……師?」雖然只是很輕的叫喚,但這一聲使木 山不禁縮了一縮,然後身體很誠實地哀號起來,腹部傳來痛楚使她差點再昏過去。



  「……」雖然是痛到快要受不住,但木山卻用不可思議的忍耐力把大叫的衝動壓下去。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想著想著便苦笑起來,『上次手下留情的電擊,感覺也只是這麼痛罷了。』


 

 

  而且現在更重要的是不要吵到正在睡覺的人。


 


  「太好了,老師你醒來了嗎?」在木山還在陷入自己的思緒時,少女那幼嫩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


  「?!」木山再次被嚇了一跳,腹部的傷少不免再次向她提醒自己存在,可是滿腦子都是自己把珍視的學生驚醒的不好意思,使她將那明明有很大存在感的痛楚漠視了。


  「抱歉,有嚇到你嗎?」回神過來後,才記起自己倒下之前最後的意識,好端端的一個人突然在她面前倒下,而且還要咳出一大口血……對這麼小的孩子來說應該是很可怕的場面吧?


   「……」本來想要搖搖頭,但從面頰滑下來的淚水是騙不了人的。



  「啊,我真的太失敗。」略為苦惱地伸手抓著自己的頭髮。


  「沒有這回事!」枝先絆理大聲反駁,「我從醫生伯伯和美琴姊姊她們口中聽了很多有關老師的事……」


   「都是些失敗的事蹟呢。」木山自嘲起來,「還成為犯罪者……」


  「但是老師為了救我們已經很努力……」少女的眼淚終於落下,「醫生伯伯說老師能醒過來已經是奇蹟了。」



  「……哪裡會有人這樣對小孩子說那麼多?」木山忍不住抱怨。



   「木山,請你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吧。」突然傳來開門的聲音,然後一把低沉的聲音加入對話。


  「果然是醫生,你不覺得這樣會嚇 到小孩子嗎?」木山的思考自動轉換成老師模式。


  「但是一工作起來便忘記時間,日常作息又不規律,使用及維持連結多人腦部的網 絡運算,跟放電的超能力者戰鬥,又不眠不休地開發阻止失控的方法,還接下了機甲的兩下重擊……」老者連珠炮的發言中充滿了不認同。


   「是我錯了。」木山被轟得乖乖投降,「請原諒我。」


  「絆理,幫我好好看著你的老師可以嗎?」老者改為對少女說道。


   「嗯!」枝先用力點頭。


  剛剛才總算忍著痛成功讓自己改臥為坐的木山無力地看著眼前突然散發出驚人氣勢的一老一少。


   看到重傷者的動作,老者又把話題帶回去木山的傷勢之上,「木山,你的內臟受過重擊,經治療後你器官的功能沒受太大損害,會痛是因為傷口還未完全復原。接下來的日子要小心不要碰到傷口,還有要乖乖靜養不要亂跑。」



  「好……」像「能力」一樣的碎碎唸使木山感到很無力,之前也沒覺得老者有這麼愛唸人。


  「我會好好看著老師的!」


  「……」木山已經覺得自己無力再說什麼 了。



  「這算是讓『冥界追魂』又增加一筆光榮戰蹟嗎?」突然想起什麼的木山打趣地問,「倒下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沒救了。」


  「老師……」枝先擔心地握緊木山的手。


  「啊……」木山的表情明顯是在責怪身為老師的自己 竟然又讓學生擔心。


  「我救人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那麼多。」這次到老者苦笑著,「不過你是其中一個救了以後我沒有後悔的人就是了。」


  「好了,不要說那麼多,你們兩個的身體還未恢復,再好好休息吧。」


  「嗯嗯。」木山乾脆地回應,「絆理,讓醫生把你推回病房吧,還是你應該跟同學們住在同一所醫院?」


  「?!」這次到枝先被嚇了一嚇,明明老師才剛剛醒過來,為什麼她好像麼都知道的樣子。


  「這就當是老師的神機妙算可以嗎?」一直以來的重擔終於放下,木山難得開玩笑起來。


   「好了,木山你還是好好休息吧。」醫生輕笑著,然後把坐在輪椅上的少女推出病房之外。




  小心翼翼地讓自己重新躺在床上,漫無目的地看著白色的天花。



  「不管了……就讓我再好好睡一下吧。」



   從那次人為的意外後,沒有安心睡過的女人終於心滿意足地閉上眼。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