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今天寫好的,第一篇是之前寫好並放在其他地方,到今天才放到本家(懶

老師超萌的(掩面(?

 

 

同居人--

 

 

 


  一年一度的研究所聚會今年出現以前從不出現的稀客,因此很多研究員都在好奇地詢問那人會出現的原因。

 

 

 

  「其實是因為很多原因……現在我算是跟別人同居……吧?然後那人知道我工作的地方有聚會便強迫我要跟大家有所交流,所以……」回答問題的女人那懶洋洋的聲音罕有地帶著不確定。

 

 

 

  「?!」這對聽眾來說怎樣都是驚人的消息。

 

  不過,明顯地說話的 人和聽眾對「同居人」定義一定有微妙的分歧。

 

 

  「怎可能,這是木山博士啊?」

  「木山博士竟然也有對象?」

  「可惡,慢了一步啦!」(?

 

 

 

  由於對其他研究員來說,木山春生所說的太震驚,所以很多人不小心把心中的那句說漏嘴。

 

  雖然是作為高級研究員,但圍繞木山春生的傳聞多到已經成為平時不怎顧事的科學家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高超的工作能力,超乎常人想像的日常習慣,莫名其妙的駕駛技術,還有傳說木山跟學園都市的高層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甚至有跟木山一同共事過的人對為什麼這個人能活到現在都有疑問。

 

 

  總之就是一個一工作起來完全不知道時間,日常生活常識極度貧乏的典型「科學怪人」。

  明明能成為研究員的很多都是日常生活白痴,但很多人覺得自己完全比不上木山春生這存在。

 

  目前在她身上的最大謎團是,在之前的幻想御手事件中作為主犯被捕卻能保釋,在及後的亂雜開放事件成為事件的解決者之一,因而得到刑期輕減,甚至能若無其事回來研究所工作。

 

 

  不過作為科研人員能力來說,木山春生算是個天才,再加上研究員對八卦的興趣其實不太,所以倒是沒有多難聽的傳言就是了。

 

 

  「大家為什麼會一臉驚訝的樣子?」木山好奇看著其他研究員。

 

  「沒事沒事。」大家暗地在木山春生觀察日記(?)增加「與人同居」的條目(?)。

 

  「所以木山博士是跟怎樣的人在一起呢?」一個除了木山春生之外,差不多是研究所絕無僅有的女性研究員更開始問更深入的問題。

 

  「啊?」木山想了一想便開始自顧地說起來,「以前還是個小不點,現在倒是開始會照顧人了,又愛唸人又愛黏人。抱起來軟綿綿的,但晚上都纏著人不願睡覺,一起時真的覺得累死了。」

 

 

  只聽聽眾的反應,顯然地說話的人和聽眾再一次有理解上的誤會。

 

 

  「嗯……真麻煩,為什麼要我來這些聚會呢?」木山喃喃地抱怨。

 

  『老師,啊……現在應該叫木山さん才對,你平時都不出去,這不是一個好機會嗎!』自己那年紀小小的同居人聲音再次在木山的腦海中響起。

 

  「啊呀……真的一點也不乎合邏輯呢,孩子這種生物。」若有所思地拿起水杯。

 

  「不過,這不討厭就是了。」

 

 

 


  「木山博士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我什麼都沒有說。」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