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 (情人節賀文)




  很奇怪,什麼都很奇怪……

  沒錯,靜留.維奧娜是個能很吸引別人的存在,但是為什麼會有那種深切想要得到的……慾望?


  是知道自己不能夠失去靜留,是知道自己喜歡著靜留,是知道自己愛著靜留……




  所以,將學園奪回來後,將戰後的麻煩事處理以後,夏樹.庫魯卡無法再讓靜留.維奧娜獨自面對悲傷和孤獨,想跟她說明自己的情感。


  偏偏靜留卻因戰鬥期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逃避自己,再加上身邊的人有意無意纏著,總是沒機會與她單獨相處。

  當耐性快要被那淡紫色的麗人磨光的時候,又傳出『嬌嫣的紫水晶』要離開學園的消息,而且自己還要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在半抓狂的狀態下前去找靜留的結果是--夏樹.庫魯卡有生以來最莊重的宣言和誓言。




  正因自己的行動,所以最後靜留並沒有離開。





  但是!為什麼過了兩天後的現在,只要看著靜留便會有許多奇怪的念頭?只是一個表白,會令人的心境有這麼大的轉變嗎?


  靜留看起來高雅美麗,一舉手一投足都帶著嬌嫣的感覺。

  靜留的唇看起來紅潤甜蜜,唇瓣張合帶著驚人的吸引力。

  靜留的臉看起來白澈透明,染上粉紅時帶著致命的誘惑。

  靜留的身體看起來溫熱柔軟,擁抱起來應該很舒服。

  靜留的聲線聽起來軟儂甜美,嬌呼聲聽起來應該很誘人。





  有第一至三種想法也算了,但是,最後兩個是什麼來的!?是看著靜留時突然間從腦海浮現,然後便感覺到自己全身燥熱起來,還有想付諸實行讓自己看到抱到聽到的衝動!






  爸爸,媽媽,夏樹.庫魯卡突然變得很奇怪啊……

  還是沒發現其實自己一向都是變態?


  啊,靜留會不會討厭自己?


  正與靜留.維奧娜共處同一辦公室工作,歷史上最年輕的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夏樹.庫魯卡正陷入極度的自我厭惡之中。




-----------------




  夏樹,
  夏樹.庫魯卡……



  這是自己生存到現在反覆說得最多的詞語,甚至次數比自己的名字有過之而無不及。



  沒錯,她正是自己生命中少有在意的存在。


  甚至在意到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第一時間想起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人,在很多事情上。


  『是因為太在意我的想法嗎?靜留?但是這次受傷的是你啊。』


  『我喜歡靜留,我愛你,所以才想守護你。』


  『所以這次我絕對不會放手。』




  就這樣便留下來的自己會不會卑鄙了一點?畢竟自己曾經……苦笑劃過靜留.維奧娜那美麗的臉龐。


  然後,原本專注在自己的思緒和手上的公文的『嬌嫣的紫水晶』突然察覺一道熱切的視線正集中在自己身上。




  又來了……




  這次是夏樹第幾次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了?是為了什麼才這樣看著自己?

  為免打擾夏樹的工作自己應該先離開一下嗎?還是應該跟夏樹玩玩,看看她變臉?


  正在工作的『嬌嫣的紫水晶』靜留.維奧娜突然苦思起來。





  不過,最後理智都是被感情打敗。





  在夏樹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文件後,靜留悄然站起來,並在夏樹不為意時,繞過辦公桌到達她的身後。

  嗯,便從後偷襲好了。



  張開兩手,並把柔軟的手掌蓋在夏樹雙眼之上,然後順利地令某人受驚尖叫起來。




  「猜猜我是誰?」能以戲謔的語氣和軟儂的腔調跟加爾貝羅德的學園長說話而不會遭責怪的人,世上只有一個。

  「……」夏樹什麼都沒有說,卻用手撫著自己的太陽穴,「靜留,現在在這辦公室不就只有我倆嗎?」




  請放手吧……!


  雖然表面上處變不驚,但夏樹.庫魯卡其實正在心中嚎哭著。

  光線被那對溫熱的手阻擋,身處黑暗的時候,感覺更敏銳,甚至會嗅到一種甜甜的紅茶香氣從靜留身上飄來。


  現在夏樹.庫魯卡的身體比戰鬥時繃緊的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喉嚨則漸漸變得燥熱乾涸起來,快要控制不到那漸漸濃烈的慾望。


  而靜留.維奧娜亦能敏感地察覺到夏樹的身體強烈地繃緊起來。



  仍然未接受嗎……?
  那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那些話,只是想作出補償嗎?




  想到這裡,原本閃耀著神采的緋紅色眼睛變得黯淡無光。

  不過,忍耐不是自己最拿手的嗎?為什麼現在得知夏樹還是不接受的時候,心情會變得這麼低落的?


  是因為之前夏樹說過的話令自己有所期待?



  「夏樹有點累了吧?」輕輕放開蓋在夏樹眼簾的手,不讓夏樹知道自己那失落的心情,然後不著痕跡地退開。

  「嗯,有點點吧……」夏樹看到靜留的動作後,有點莫名奇妙,平時她才不會這麼容易放過自己啊?



  是不是自己又說錯什麼話了?






  要知道『嬌嫣的紫水晶』其實是個心思纖細,容易受傷的笨蛋。





  「那我也先去休息一會好了。」靜留笑著說,不知為何看起來就是令夏樹覺得她很失落,然後以極為有儀態的步伐離開學園長專用辦公室。



  又……靜留臉上又是掛著這樣悲傷的表情了。



  夏樹.庫魯卡的腦筋以比平時處理國際事務時更快的速度運轉著,希望能得出結論。

  可惜的是同為女性的自己卻沒有一般女性應有的細密心思……




  真的猜不透靜留啊。





  她只知道靜留剛剛開始失落起來,而原因還要是自己。

  不會是自己那些奇怪的想法被靜留知道,然後討厭自己吧?




  不管了!先向靜留道歉吧!



  想到這裡,夏樹.庫魯卡的身體動得比大腦的指令更快,向靜留的房間跑去,甚至連被Miss瑪莉亞責罵的後果也不顧。









  離開辦公室的靜留.維奧娜靜靜地回到自己的房間。


  夏樹,夏樹……


  然後,淚水靜靜地滑過精緻的臉龐,


  心痛得很。



  夏樹只為了補償才說那些話嗎?
  只為了補償才……






  突然覺得全世界都變得灰暗。




-----------------




  明明說過不再讓靜留不再感到悲傷嗎?

  明明發過誓的!


  為什麼現在又讓她展露出那些悲傷的表情?


  想到這裡,手上的動作反映出主人的急切,敲響靜留睡房的門。





  「靜留,是我,可以開門嗎?」







  「?!」在房內的靜留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努力將心情平伏。

  然後外表完美的『嬌嫣的紫水晶』便出現在夏樹.庫魯卡面前,並微笑著讓夏樹進入自己的房間。


  不過夏樹現在敏感地察覺到靜留眼角那淚光。




  那淚光令靜留看起來楚楚可憐的。




  然後,理智被自己的主人不知拋到哪裡去了,直直的將靜留整個人抱在懷內。


  「對不起,是不是我說錯些什麼了?」低沉而略帶點點沙啞的聲音在靜留的耳邊響起,「其實,其實……」


  「?」靜留將夏樹微微推開,然後一臉不解地看著她,與平時精明沉穩的樣子不同,現在的靜留是一副迷惑而可愛的樣子。




  夏樹不加思索的將靜留詢問的音節全部變成喉間的鳴咽聲。


  直到兩人都受不了才放開。



  「我,我這一兩天一直都在想著靜留……」手都放在對方的腰上,而夏樹則結結巴巴地說道,「在想著靜留的身體很好抱,靜留的嘴唇很柔軟之類……」




  「靜留會討厭這樣的我嗎?」夏樹小心翼翼地問道。


  「會啊。」靜留用了一秒來思考回答的答案。



  聽到這答案後,夏樹的身體明顯的彊硬起來。




  靜留真的討厭這樣的自己……

  夏樹.庫魯卡現在很想蹲在一邊的角落畫圈圈。




  「夏樹明明是想要的,為什麼要藏起來?害我還以為自己完全沒有吸引力。」靜留嘟著嘴說,手自然地纏上夏樹的肩膀,「我總不能走到夏樹面前跟你說『請你隨便吃掉我』吧?」




  「那,這即是……?」夏樹的臂因緊張而加重了環著靜留的力度。




  都說到這樣……真是笨死人了。

  再是這樣,不如讓自己把夏樹推倒好了。



  靜留微微歎了口氣,然後嬌媚一笑。









   「我有說過不行嗎?」







  然後,令人臉紅耳赤的喘息聲便為醉人的舞步開啟了序幕。




                      ~完~


後記:哇哈哈哈,我趕起了賀文啊(灑花),這篇真是一篇CJ的文啊(喂),不過,這篇文其實跟情人節沒什麼關係@@a?
   不要問我為什麼學園長滿是破綻,紫水晶都不推倒她耶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eeppou
  • 推吧推吧,夏樹好好吃一頓哦(靜留都在等妳推的說)XDDD

    好久不見啦^^
    話說紫虛這次FF9會來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