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既然是0.5,那後面有0.75、1、2 、3 ……之類的文機會還滿高的(逃
中間有點東西在0.5篇(?)中沒有說,所以0.75應該是一定會有的(???




日常(0.5)










  「醫生!都說了不用了,為什麼您還是……」說話的女人少有地用氣急敗壞的語氣吼道。





  而且對象還是她一直以來都很敬重的人。





  「因為這樣的安排無論對你還是對她來說也是最好的。」蒼老但不乏堅持的聲線不慌不忙地回應道。

  「這會令醫生您的立場變得很尷尬吧?」

  「還好,保釋你出來,又或是讓你的名字從一些報告書中消失之類的小事,我還是能做到的。」








  科學家與醫生之間的爭論繼續。






  「但是,我跟木原幻生其實很……」發覺自己差點把心底最懼怕的事情說出口的女人馬上閉上嘴。




  不過在人生歷練比她豐富得多的老者面前這些行為都只是徒然而已。




  「木山覺得自己跟木原幻生其實差不了多少吧?」老人苦口婆心地問道。


  「……」看似行事脫線的木山春生其實是個直腸直肚,為人易懂到不得了的人,「……是的。」





  「我一直都只是在從事喜歡的研究,作為一個科研人員……從來也不知道,到底要做到,什麼地步……」木山的自白就像把內臟都吐出來般艱難和沉痛,「如果不是有跟那班孩子相處,我大概也不會……」



  「實際上,利用幻想御手建構網絡一事中,我做的不就是跟木原所做的是一樣嗎?!」





  「所以我才把制約器都交給你。」老者靜靜地打斷木山的話,「有她在你身邊,你應該很清楚明白可能做到和可以去做的分別吧?」


  「!?」木山驚訝地睜大雙眼。


  「雖然這樣有點殘忍,但是這也是讓你能得到幸福的方法。」老者的眼神變得深邃,「想必連你自己也沒想過,在跟那班孩子相處時,你的表情會變得有多自然吧?」





   「不需要……對我這種人來說……」木山失控地喊道,「像我這種人根本就沒有得到幸福的資格!」

  「讓我在牢裡渡過一生不是很好嗎?這樣便會少一個機會出現像木原幻生的瘋子!!」






  「木山到底有多不重視自己啊?」醫生無奈地問。


  「我……並沒有……」木山斷斷續續地說。



  「在你心中,到底把自己放到哪裡了?」老者知道自己還是把木山迫得太緊,所以主動離去,「我還是不阻你休息了,好好再想一下吧。」







  可能是因為木山春生的年紀可以當上自己的女兒甚至孫女,也可能是因為她那純粹得令人感到非得要幫她一把的感情,所以才會令人想要一頭熱想要幫助她,老者苦笑地關上房門。



  連她現在還能待在醫院也是自己暗地裡把警衛隊那邊的壓力壓下來的緣故。

  畢竟自己還是在這城市裡敢亂來的人面前有一定影響力沒錯。




  有時候覺得木山春生就像在轉滾輪的倉鼠一樣,不斷在自己的思考迷宮中轉不出來。


  真想找個人敲昏她然後將她從輪子中拉出來。





  找孩子們來幫忙會比較快嗎?


  想要繼續勸服木山春生的老者心中已經有其他方案。






-----------------








  「今次……換了人嗎?」坐在病床上,把剛剛還在看,從醫生那邊得來的期刊蓋上,木山語氣有點諷刺地問道。




  「什麼換了人?我們可是特意來探病的!」聽出木山話中的諷刺,穿著整齊校服的少女激動地反問,差點沒放電破壞病房。

  「果然,跟姊姊大人一起來是錯誤的選擇。」站在衝動而且很不會說謊的少女旁邊的女孩歎了一口氣。

  「沒有這樣的一回事啦。」頭上帶著花飾的少女慌忙打圓場。




  「只有三個嗎?」

  「今天還有神秘嘉賓。」把情緒壓下來的御坂美琴反駁。



  「隨你們喜歡。」再拿起期刊,木山靜靜地說。






  「你到底想怎樣?」御坂盡量以不激動的語氣問著。

  「什麼想怎樣了?」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原文文章上的木山頭也不抬地反問道。

  「為什麼要拒絕醫生的安排?」御坂這次斬釘截鐵地問。




  「果然又是為了這件事呢。」


 


  「你之前這麼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御坂明顯對木山那事不關己的語氣感到生氣。


  「我只能說,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完全無視御坂的怒氣。




  「你真是個自私的人呢。」剛剛都一直靜靜地聽御坂與木山對話的白井黑子突然開口說。


  「我不否定這一點。」木山看也不看白井便回應。


  「我不是說一般人口中的自私。」白井直直地看著木山,不理對方沒有看著自己,自顧地說下去,「把所有事都攬上身,不顧身邊的人感受不是很自私嗎?」




  「!」重新抬頭看著少女。


  「白井同學……」




  「初春這次你不要阻止我!」白井差不多是吼著初春和木山說,「我以前也像你一樣,認為把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便可以了,結果是害到身邊的人受傷和擔心。」


  「你以為你這樣,其他人就不會擔心嗎?為什麼就是要這麼自私!」




  「?!」木山驚訝地看著白井。



  「這次我也贊同白井同學的說法。」初春認真地看著木山,「大家都很擔心木山博士你,不止我們,還有醫生和你的學生們都在擔心啊。」




  「初春你的意思是平時你不同意我的說法和做法嗎?」白井放棄追迫木山而是目露兇光慢慢迫近初春。

  「我沒,沒有這種意思。」初春急忙搖搖頭,然後立即把話題帶回去。「木山博士,有時候接受其他人的好意也不是壞事。」


  「一個人做不到的事,跟大家一起的時候也會做到的!」御坂再次加入勸說。

  「不要想著自己一個面對,不然大家都會擔心的。」白井接著說。






  「……」被三個強勢的少女包圍的木山,有點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有點倔強地說,「你們根本就不明白!」




  「我就是什麼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你身邊有很多人在擔心,想要幫上忙,但你卻每次都把所有事攬在自己身上。」御坂這次再沒被木山的話駁到無法回話。




  突如其來的沉默充斥病房,木山甚至把頭別到一邊不看著少女們。






  「唉啊,我們是不是遲來了一步?」把門推開的長髮少女打破了沉默。

  「佐天さん你們終於來了。」御坂有點欣慰地說。




  「木山老師!」站在佐天旁邊的少女,一進到病房便走到木山的床邊。




  「為什麼老師會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沒有這回事。」木山有點艱難地擠出笑容。




  「又來了,又來了。」
  「啊啦,態度差真遠。」
  「還是一開始便請枝先同學過來比較快吧。」
  「雖然是事實,但你們不要這樣說木山博士吧……」


  「你們四個,我都聽到喔。」木山春生有點無奈地說道。




  感受著由捉緊著自己手的那雙小手傳來的溫暖,木山春生的態度終於軟化下來,說:「再給我一點時間想想吧……」




  「這些叫什麼來著……」
  「姊姊大人,這種人好像叫蘿莉控呢。」
  「怪不得醫生會失敗。」
  「不過能讓木山博士重新考慮實在太好了。」


  木山差點沒頭上冒出「……」的看著少女們。






  「木山,想要不拖累我的話,便繼續研究吧。」老者的聲音突然傳到大家耳邊。




  「醫生……?」木山有點驚訝地看著突然出現的老人。




  「我們去買茶點吧!剛剛太匆忙什麼都沒買過來。」佐天突然提議起來。

  「對喔,我們什麼都沒帶來。」想必只有一人真的相信佐天的話。

  「我們走吧,姊姊大人。」女孩知道接下來可能是些大家都不想聽到的話題,所以賣力地把大家都推出病房。

  「我們會買老師喜歡的點心回來的。」開心地說著,連枝先也知道,剛剛從木山口中聽到她說會再考慮已經是目前最好的回應。





  直到剛剛一刻還很熱鬧的病房突然安靜下來。









  「醫生……」木山語氣有點像犯了錯的孩子一樣。


  「還是覺得放不下吧?」老者笑著。


  「才沒……」木山無力地反駁。


  「嘴硬心軟。」凝視著木山的醫者,表情變得柔和。


  「……」不知為何在醫生的注視下,木山很想挖個地洞藏起來。






  「在我的立場是很想讓上面的人知道,用木原的方法是沒可能造出『以非神之身到達上天之意者』呢。」


  「這……!」剛剛還覺得不好意思的木山春生,突然覺得自己一直輕視了老人,也許外表溫和的他也是完全能融入這城市的人。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能活到現在?」木山第一次覺得老者的微笑有種莫名殘酷。




  「木山,用你的頭腦將那一派的人完全否定吧。」醫生靜靜地說道,「不論是能量結晶,還是失控能力者,否定他們的存在價值便能讓你,你的學生和我都不再受到威脅。」






  「不然的話,這悲劇只會再次發生。」醫者臉上的諷刺換成悲哀,「不是每個人都能分清楚可能做到和可以去做的……」

  「雖然我們因而得到更便利的生活,但現在這種失控的進步真是進步嗎?」




  「醫生……」木山咬一咬牙,然後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好吧。」

  「這就好。」老者再次輕笑起來,「孩子們也快回來,我先離開了。」

  「謝謝……你。」木山由衷地說。




  「不用,因為能夠幫上忙我也覺得很快樂。」老者就像是對著總是令人放心不下的孩子說話一樣。


  「嗯。」已經下定決心接下來要好好工作的木山認真地點點頭。


  「不過在研究的同時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可不想再以醫生和病人的身份跟你見面。」老人不忘加上一句。



  「……我知道的。」


  「最好就是這樣吧。」老者把門閉上之前的話,不知怎的讓木山春生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像是要把不符合邏輯的想法甩出腦袋一樣,木山用力地搖搖頭。





  「老師……」


  「木山博士……」

  孩子們的聲音再次從門外傳來。




  若在這些關心自己的人身邊,自己便會找到可以去做的事吧?




  「也許,之後的生活都不會太閒呢。」木山喃喃道,臉上是很久沒有過的輕鬆表情。




  只要有這些人在自己身邊,便不會步那人後塵……

  木山春生衷心地祈願著。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