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系列文go!(喂

寫完後我掙扎了很久到底要不要這樣收尾^q^……最後覺得「算啦,反正只是想把自己腦中的妄想劇節寫出來便好了o_rz」

希望大家看完不要丟我雞蛋(抹淚

 

 


日常(1)

 

 





  「老,啊呀,是木山さん才對……」少女佻皮地吐一吐舌頭,「對不起,我就是常常衝口而出。」


  「唔……」不知為何,木山春生的表情有點被拋棄了的動物感覺,「真的有那麼難改口嗎……?」






  「其實也不是啦。」枝先絆理立刻否認,「只是我還未習慣罷了。」


  「是這樣啊……?」木山春生的表情還是有種失落感。




  「我下次不會的!」看著這樣的木山春生,枝先絆理只有投降的份。




-----------------






  從木山春生在喚醒失控能力者後倒下,到接受醫生的安排正式出院,已經是枝先絆理等人醒過來五個月後的事。


  此外木山春生亦成為枝先絆理的監護人,所以在她出院後,枝先便正式搬入木山家。而枝先絆理在出院後,便一直在初春飾利的宿舍暫住,至於學校為什麼會對學生宿舍塞下外人隻眼開隻眼閉這問題便不要深究了。






  而這兩個以後會一同生活的一大一小,在共同生活開始的第一天便很嚴肅地坐到桌前討論一件事情--


  到底以後要如何稱呼對方。






  「我已經不再是你的老師,而你也不是我的學生了。」木山春生堅持地說。


  「那……木山博士呢?」枝先試探問。




  「但平時在研究所已經聽到不想聽……」木山有點像小孩子在抱怨一樣。


  「但沒理由叫『媽媽』或是『姊姊』吧?」枝先有點頭痛的樣子。


  「也對。」認真地思索著。






  說穿了木山春生其實是個滿死心眼的人。


  一旦認為不是便怎樣也不承認。就像現在一樣,現在兩人的關係是一起同住,所以枝先若再用「老師」來稱呼自己便是不合理。






  「嗯……我叫你枝先絆理,你叫我木山春生……?」這個人明明在研究中還滿有邏輯的,但在生活上是個白痴。


  「木山老師是笨蛋!」枝先絆理第一時間反對,「我從以前已經很懷疑老師平時是怎樣跟別人相處的了。」


  「不行啊……?」被罵的木山一副彷然大悟的樣子,「我還以每個人都應該與railgun和teleport一樣的。」




  「那是特殊情況好不好!?」枝先的抓狂程度差不多是想打開眼前這人的腦袋來看看裡面到底是怎樣的構造。






  特別在初春さん、醫生和御さん的口中聽了很多關於老師的事以後。






  『木山博士嗎?之前她給人的感覺跟在你們醒過來後真的差很遠呢。在你們醒過來之前,她給人的感覺都在硬撐,整個人都快要被壓跨的樣子。你們能醒過來實在太好了,木山博士整個人都開朗起來。』




  『木山嗎?絆理同學,我想你真的要好好看著她。她在某個意義來說,比你更不懂照顧自己呢。如果是我跟她說的話,大概又會聽不進去吧?還是由你來說比較好……提醒她最少三餐都要好好的吃下,拜託了。』

 


  『木山博士?她一整個人就是亂來的!跟她對戰時,她運用能力時根本就完全不顧會波及到自己,做事又脫線,不過木山博士真的很重視你們……雖然不是同意她的做法啦,但她曾經說過為了救你們,與整個城市為敵也所不惜呢。』

 




  在以前已經覺得老師在很多方面都很笨拙,想不到現在還是一樣,好像還變本加厲了。


  雖然有人如此珍視在一般人眼中沒人要的「錯誤」,甚至不惜任何犧牲都要讓沉睡的他們醒過來,是令人感到很開心的事……但自己一點也不想要老師一個人背負那麼多。




  「好了,就這樣吧!我以後稱呼老師為木山さん,老師叫我絆理吧?」在不知不覺,枝先絆理便學到如何跟木山春生相處的技巧(?)。


  順帶還覺得自己一開始被牽著鼻子走有點笨。


 

 



  「嗯,就這樣決定吧。」木山春生認同地點點頭,「原來跟年紀小的人一般相處是這樣的啊。」


  「……」到底接下來誰是誰的監護人,枝先開始很認真地思索這問題。






  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木山家第一次家庭會議(?)就這樣結束了。








  「以後請多多指教,木山さん。」


  「是我要絆理多多指教才對呢。」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ku
  • 枝先真是笨蛋
    明明就可以順勢叫她「はるみん」的說(被巴

    木山要是回到校園當起孩子們的老師來的話
    枝先定當會在眾師生面前追著木山
    一直はるみんはるみん的亂叫(笑

    不知道甚麼時候
    枝先對木山
    就變成黑子對美琴的感覺(苦笑
    越來越強勢的枝先
    將會進化成為超越黑子的變態(對木山only

    而木山則會因此在腦中不斷在想
    「該不是那次事件讓他們大腦出現甚麼後遺症……」
    而苦惱不已
    唯有這樣才能讓枝先稍為收歛(喂

    枝先要是正經的叫她「木山先生」的話
    代表她正在生氣喔!
    同樣地木山要是叫「枝先」的話代表她在抗議(笑

    監護人當然是枝先了呀
    木山跟本就是被監護的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