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同人還是寫了^q^……
 為什麼會看武俠片看到寫同人,還要覺得好萌……這個人是發生什麼事了(拖去埋






  「說在相遇之前便知道所有事……你在騙我吧?」好不容易才算是恢復過來的女人認真地問坐在床邊的男人。



  順帶一提因為傷勢不輕,所以自醒來以後便被告知要好好靜養,還被愛操心的他禁足一個月。結果是現在明明快到準備晚飯的時間,女人也只得乖乖待在床上。



  「才沒有……」雖然可以假裝不懂武功,也可以假裝沒有那份情義,但到頭來卻發現面對這令自己又愛又恨的人時,根本就什麼謊都無法圓。

  「嘻……」非常了解自己夫君脾性的女人知道她沒猜錯,不禁輕笑起來。

  「你笑什麼了?」感覺自己被鬧著好玩的男人語氣帶有點點不滿。

  「感謝你真心待我啊。」女人臉上的笑意不減,「至少在一開始是真心的就夠了。」


  「啐……」男人有點不知所措,最後像是要引開妻子的注意力說道,「你知道嗎?你倒下的第一天,蔡婆有來過呢。」



  「見到房子變成那樣……」就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有點不安的樣子。



  雖然在回來之後沒多久便倒下去,但在那之前還是有看到房子狼藉的情況的。



  「她一副見到鬼的表情,還以為我們跟什麼人結怨,要裝不認識我們呢。」男人好笑地說道。

  「其實也算是跟人結怨吧?」女人一臉若有所思地說道。

  「嘛……其實也對啦。」一開始還有點像開玩笑一樣的男人,說到後來的聲音變得異常堅定,「不過都已經過去了。」



  「真的……不殺我嗎?」聽到這裡,平時什麼都能淡恬面對的她也不由得膽怯問道,「不用幫父親報仇嗎?」

  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男人伸手撫了女人的臉一下,「在說什麼傻話。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之後的日子還很長呢。」

  「我……」女人想說下去,卻被男人搶先開口說道。




  「你是我的妻,亦是我現在唯一的家人。」


  「在倒下的時候,我想了很多……也曾經想過藥效過了之後要殺死你,但在聽到你倒下的聲音,我的心卻痛得很。聽不到任何動靜更令我有從來未有的慌亂。」男人苦笑,但語氣卻帶著釋然,「明明就知道細雨藏身京城,但因為與你相遇而一直都沒去找她。也像在銀號遇劫後,在見到桌上的三塊黑石後,明明已經在懷疑你,但卻在見到你放在墓裡的畫像才真正相信你就是細雨一樣……」


  「我想……這真的是因為我喜歡有你在我身邊吧。」


  「在倒下的時候再次體會到那是千真萬確的一份感情……所以就在快醒來的時候,不自覺地向父親請求原諒了。」



  「阿生……」淚不自覺地落下,「多謝你……」

  「都說我們是一家人,有需要道謝嗎?」男人把那光是看到已經令自己覺得心疼的淚珠抹走,「笑一下吧,我只願你能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

  「嗯……」女人點點頭,然後努力地展出笑容。

  「看你又哭又笑,像瘋婆子一樣呢。」男人打趣地說道,「啊!不行,這樣我不就是娶到一個瘋婆子了嗎?」


  被丈夫的戲言弄得不禁破泣為笑的女人伸手捏著他手臂的肉以示不滿,「誰是瘋婆子了?」


  「沒有誰,你當然是我最美麗的娘子。」男人想要把自己被捏的手抽回來,又怕用力會牽扯到女人未完全復原的傷口,但漸漸恢復過來的她手勁又不是說笑的,總之就是一副進退兩難的樣子。



  到了這一刻,女人才真真正正的打從心底笑出來。



  她因他真正得到自由;

  他因她重新得到牽掛。




  「阿靜……」前一刻還因被捏痛的手臂而苦惱的男人,下一刻迷失在眼前人臉上溫柔的笑意之中。




  「阿生!阿靜!」直到門外傳來蔡婆的呼喊聲,兩人才從深情的對望中回神過來。




  「看來,在面對以後的生活之前,我們要先面對眼前的難題呢。」男人無奈地用逃過一劫的右手輕撫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我可以裝昏嗎?」雖然是這樣問,但是女人的語氣非常不確定。

  「你說呢?」男人的笑容如今看來非常具有威脅性。




  「你們到底在不在啦?」老人的聲音聽上去有點不耐煩。



  「好吧,就跟你一同面對眼前這難題吧。」想到些什麼的女人輕笑起來,並且柔順地依偎在男人身旁。





  也對……只要能活著,只要能相偎相依,以後的日子還久呢……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