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終於都卡完了(被巴)終於都卡完了啊!~~~~~(灑花
    果然只有夏樹一個是接近什麼都寫不到出來的~接下來應該會較容易寫的了,請原諒小的這麼久也沒更新吧=  =|||(鞠躬)

說回來,這次的章名是不是很討厭呢(喂



章六、凪





  自從上次跟母親大人吃過飯以後,一切都變得很奇怪。

  特別是名叫玖我夏樹的少女。

  多愁善感、傷春悲秋、甚至惡夢連連,以前完全不會出在自己身上的事現在好像一次過全部找上門。


  還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不斷在心頭湧現。




  「唉……」下午二時,玖我夏樹在自己的床上歎氣,不過,現在好像還是上課時間?

  「今天都是不上課好了。」沒心情回到學園,沒興趣回到那個好像始終都欠缺了些什麼的學園。




  現在的她倒是想找尋在夢中那個擁有緋紅色眼瞳的人。



  老媽和舞衣那傢伙是因為知道這陣子自己老是睡得不好,所以才不喚醒自己上學吧?夏樹抓抓頭。

  昨天為什麼能夠睡著的?夏樹奇怪地看著自己的手。好像有種溫柔的觸感拂過自己的臉,還要是一種能令自己感到安心和熟悉的感覺,然後她便睡著了。




  那是媽媽吧?




  「真是的,離開時又不關上門。」夏樹喃喃地抱怨道,穿好衣服的夏樹從容地走出自己的睡房,但是經過房門的時候卻發現棕色的地上有很小的一撮亞麻色的長髮。

  夏樹立即蹲下,並將那些頭髮拾起,「這是……?!」



  是夢中的那人頭髮的顏色!

  一種狂喜的心情不受控的從夏樹心底發出來。



  全身莫名地興奮不已。



  亞麻色的頭髮,如血般艷麗的緋紅眼瞳,很熟悉的感覺。

  熟悉得令玖我夏樹有種錯覺,那個人應該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



  到底那人是誰?
 

  到底她和自己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

  到底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問題逐漸在心頭浮現,但卻無法回答。



  「暫時算了。」夏樹甩甩頭,然後穿上自己駕駛機車時會穿的駕駛服。

   去那裡好了--風華市的酒吧區。



  跟騎機車一樣,喝酒就好像是玖我夏樹的本能一樣,從自己有意識以來,每次看到機車和酒兩樣事物時便會有種難以說明的親切感,所以到可以騎車的十六歲時,便跑去考車牌,而酒吧則是偷偷地前去。



  真的連自己也解釋不到為什麼,甚至連常到的那酒吧的酒保也曾經說過對自己會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不過,那邊的營業時間還未到,所以夏樹先騎機車到處亂逛。



  但玖我夏樹卻不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全被看在一個白髮少年和站在他身邊的亞麻色少女的眼裡。


  「我的劇本快要開始了。」少年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非常。

  「……嗯,主人。」少女微微點頭回應。




-----------------





  自從夢到那些真實得嚇人的夢以後,夏樹才發現為什麼一直以來的生活都有一種莫名奇妙,沒法形容的奇怪感覺,原來那是一種濃烈的空虛感覺。


  但是這感覺會在自己到達某些地方時得以舒緩。


  就例如自己現在身處的山崖,又或是風華學園中某一草地,甚至是由自己最討厭的兩個人當正副會長的學生會會址,那些地方全部都能夠讓自己放鬆下來,甚至是安穩下來。





  『因為她是如此的,愛著你。』






  「?!」原在崖邊看著如像自己頭髮顏色一樣的大海的夏樹立即回頭。



  又來了,又是那些突然在腦海中冒出的片段,讓玖我夏樹感到無所適從。



  猶如一個永遠都觸及不到的目標似的,很想去找,很想去得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卻苦無方法,因為片段都只在夢境和幻像中出現。



  夢到那少女的聲音跟自己說不要再記起她的時候會感到心痛和悲傷。

  好像聽到那聲音說自己不懂得賞櫻時,會感到無奈和不好意思。

  還有想伸手毀掉花朵的時候,那清晰得如像那人在耳邊說的『這樣做是不對的喔,要愛惜花朵,因為它們利用短暫的生命努力地綻放著。』現在她還能夠倒背如流。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你要知道嗎?」突然身旁傳來一把少年的聲音。

  「?!」不會又是幻覺吧?夏樹疑惑地揉揉自己的眼睛。

  「玖我夏樹小姐,雖然不能夠這樣說,但是禮貌上也應該跟你說一聲,『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的。」那白髮少年誇張地向夏樹鞠躬行禮

  「你是……誰?」夏樹警惕地看著身邊的白髮少年,已經很久沒人能走到這麼近自己身邊而不被發現了,更何況現在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告訴自己要離開這個少年有多遠得多遠。


  「啊啊,我太唐突了,畢竟在你的記憶中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少年朗聲笑道,「我是凪,祭典的負責人。」

  「我的記憶中?祭典?」夏樹敏感地發現到眼前的人話中的語病和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果然是玖我夏樹,不過我並不是為了解釋什麼而出現在你面前的。」凪壞心眼地笑著說。






  「你要找藤乃靜留嗎?」






  聽到凪口中所說出的那個人名的時候,夏樹的心就像被什麼勒緊一樣。

  「藤乃靜留……?」重覆一次凪所說的名字,然後發現這名字對自己竟然是既陌生但又該死的熟悉。


  見到夏樹臉上那既迷惑又懷念的樣子,凪知道自己差不多成功。


   很快便會再見面的了,不論是自己還是玖我夏樹。


  不過,如果要符合那兩位公主大人的要求,自己和玖我夏樹還有很遠的路要走,特別是玖我夏樹。

  「真是麻煩的規定呢,藤乃會長。」凪喃喃地說,「不容許以說故事方法喚醒她的記憶,又不可以帶她到封架神社。」


  抱怨完的凪正色起來,「如果要找藤乃靜留,便跟我來吧。」

  「不要……」夏樹的臉微微扭曲起來,「我不要找那個人。」






  『我們約定了呢,夏樹不要再記起我的存在。』






  「我不知道她是誰!」夏樹痛苦地抱著頭,然後一幕幕自己與某個人,現在夏樹知道那人應該便是凪口中的藤乃靜留,在戰鬥的記憶鮮明地在眼前浮現,令自己感到痛苦和後悔不已,「那個人……不會想見到我的!」



  「哦哦?」凪一臉有趣地看著夏樹,果然是做事謹慎的藤乃靜留,原來早已在玖我夏樹的記憶做了手腳不讓封印被她自己破壞呢,幸好自己也作了準備,用僅有的力量製造了『藤乃靜留』出來,「即使她會繼續錯下去也可以嗎?」


  「錯,下去?」

  「嗯,沒錯啊。就是錯下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