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不知怎的,突然很有動力填坑(被巴
這次的是血色之夜XD

而hime的第7章也快寫完了XDDDDD
血色之夜又名晶受難記(喂


《血色之夜》章九
第Ⅸ夜

若然希望擁有力量,
應該如何自處?
若然得到力量,
應該如何運用?


「我是來找靜留.維奧娜醫生的,請問她還在嗎?」夏樹.庫魯卡在醫院的詢問處向職員詢問。

「?」職員奇怪地看著夏樹,找維奧娜的?真是奇怪的訪客,不過禮貌上也要回應的。「維奧娜醫生是早更醫生來的,所以現在她已經下班了。」

「...早班?」夏樹收起自己的驚訝,靜靜地說道「謝謝你,那我明天再來過。」


真不巧呢,
難得自己特意前來。

 

突然間,急症室的角落一個奇怪的身影吸引了夏樹的眼光。

「死神?」背上比吸血鬼的蝠翼還要來得漆黑的羽翼正是死神獨有的標誌。

不如人類口中所說一樣,真正的死神並不是帶死亡與不祥的存在。

他們只是一種以人的靈魂之力為生的黑暗子民,是能平衡人類的能量和數目的存在。

不過就是一些麻煩至極的存在,甚至有時候用個治癒術也會被他們纏著不放。

在夏樹看著那死神的同時,那死神也看到了夏樹.庫魯卡這存在。


「吸血鬼?」那墨綠色頭髮的死神皺著眉看著夏樹「為什麼又多來一隻了?」

聽那死神的話,雖然不知道她口中的『又』是指誰,但夏樹自然地問道「你認識靜留?」

「...」只見那死神一臉厭惡地點點頭「你是那討厭的女人的朋友?」

聽到這裡,夏樹失笑起來,嗯,其實她
們還不算得上是朋友?只是自己一頭熱跑過來罷了。

 

「應該算是吧?」夏樹笑著回答「那你呢?為什麼要說靜留是討厭的女人?」

「若那個腹黑如像狐狸的傢伙不討厭的話,我想要下紅雨了。」看來這死神經常被靜留計算,所以討厭靜留吧?夏樹暗暗想著

「先不要論靜留的性格了,死神小姐,請問你知道她去了哪裡嗎?」夏樹有禮貌地問道

「那個女的好像去了城中心解決些什麼事情。」死神挑挑眉「是跟有關醫院高層和病人失蹤的事,怎樣了?你要去找她嗎?」


失蹤...屍體...市中心...
有種奇妙的關係在夏樹的腦海連結。




「嗯,如果連她都感到有趣的,也許真的頗值得去看看?」隱約地察覺到什麼的夏樹.庫魯卡冷笑著回答,冰冷的氣息在她身上逸出,讓經過她身邊的行人都突然感到氣溫好像下降起來「畢竟現在的我悶得發瘋。」

「那你便快點出發!我不想再待在任何吸血鬼的身邊了。」雖然夏樹的氣勢並不是衝著自己而來,但那死神的身體忍不住抖震起來,所以輕輕抱手以掩飾。「你...你是帝?」


「夏樹,夏樹.庫魯卡。」夏樹簡潔地說,然後有禮地問「那你呢?」

「晶。」死神正色地說道

「我想,我們會再見的,晶小姐,現在夏樹.庫魯卡先失陪了。」仿彿是從來沒出現過一樣,夏樹沒入黑暗之中,然後消失不見。

「擬影術?!」晶驚訝地看著夏樹的消失,口中喃喃地說「夏樹.庫魯卡你未免太變態了吧?」


沒錯,擬影術接近是所有在黑夜中生存的生物都必然能學懂的術法,但吸血鬼這種族應該是無法使用的術法,因為吸血鬼的身體構造仍然是接近人類的,所以無法將身體分解並與影子同化,然後再凝聚。

「她是怎樣做到的...?」

-----------------

「是這裡吧...?」夏樹的身影突然在那間多次經過而不入的西餐廳前出現,由於現在正是晚餐的繁忙時間,所以她的出現並沒有引起注目。

不過正想進去的夏樹.庫魯卡敏感地察覺到有點不妥,所以在距離建築物的進入口還有十步之處伸出左手,然後左手被一些無形的牆壁所阻,無法繼續進入建築物的範圍。

夏樹在知道建築物的周圍被佈下了強烈的結界後便在路旁觀察行人的行為,最後得出結論,現在普通人是無法看到在結界裡的建築物的。


在建築物的四周都察看過一次,接近完美的結界令夏樹.庫魯卡無法進入,「靜留.維奧娜果然是個了不起的施術者。」

最後,她在一般人不會怎樣到的後巷,即建築物的後門前停下來。

然後略帶低沉的聲音便在幽靜的後巷響起。




「永遠的黑夜來臨之時,一切都將為破滅。地獄之火燃燒大地,極地之寒卻在人心蔓延。光明終被蠶食殆盡,黑暗將永遠降臨大地。」

「就讓我看見吧...那世界被毀的詩與畫。」



如像詠唱的話過後,夏樹那被街燈映照
在身前的影子便漸漸凝成一把手柄是銀灰色,而劍身是黑色的劍。

認真一點看,黑色的劍身比什麼都來得漆黑幽暗,但卻在光線的照耀下會發出金屬獨有的光芒。

「原本都不想召喚你的。」夏樹伸出左手將劍拔起,「但是實在沒有方法破除眼前,由另一吸血鬼所佈下的結界」




「永夜。」




將劍舉起,然後在眼前的結界上輕輕一劃,結界便被劃開了一道缺口。


「對不起,就讓我來管管這閒事吧。」雖然嘴上是在道歉,但卻毫不帶悔意地喃喃說道,然後走進那幢建築物。

-----------------

拿著永夜,小心翼翼地收藏自己的氣息前進。

已經很久沒做過這些偷偷摸摸的事了,自從拿到足以媲美惡魔和天使的力量以後。

甚至連永夜都沒怎樣用過。


因為過份強大的力量是會引來那些麻煩的『正義』來追殺的--那些教廷的殺手們。

 

這次不會是他們設下的陷阱吧?雖然不是害怕黑暗,但當只有獨自一人的時候亦不由得會左思右想起來。




對於他人而言過份強大的力量,
只會引來仇恨。
取得力量的過程,
只會不經已之間放棄其他重要之物。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白
  • 很期待你的新文章

    很期待你的新文章,請你趕快創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