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因為是轉章所以比較短^q^……另外就是嘗試用比較輕鬆的手法,不過感覺上還是一點也不輕鬆^q^






《未來》章一








  香港是一個急速的城市,每天人來人往,每個人都是過客,多一個人,少一個人,無人知曉,也無人關心。


  就算消失的是賭上生命去守護一切的人也是一樣。


 





  「天佑……」躺在床上的身影像是在作惡夢一樣,不斷叫喚在她認知中唯一能成為自己拯救的人,「我……不想吸人血,天佑……快點阻止我。」



  接著便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沒事的,小玲你會沒事的。」磁性的聲音像安眠曲一樣,讓正在夢中掙扎的人安穩下來。


  然後再次沉沉睡去。








  「小玲……」說話的人心痛地撫著自己所愛的人的臉龐。



  這兩個人正是在教堂失去意識的況天佑和馬小玲。



  在教堂那連身為殭屍的他也沒法抵抗的力量……還有在他醒來之後發現,他們所在的地方理應是他非常熟悉但又理論上沒可能到達的地方。


  到底兩者有什麼關連?





  小玲已經沉睡了整整一個月,最少在他醒來之後沉睡了一個月。


  一切都使天不怕地不怕的他都感到煩躁。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況天佑焦慮地看著眼前窗外的景色。


  只因眼前的景色雖然繁華依舊,但卻是2000年的景色。








  「小玲……」面對不可知的力量,現在只想一直陪伴自己的她可以跟自己一起渡過,因為他們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快點醒來吧,你不能丟下我一個啊……」


  而且這裡亦不能再多待了……雖然是透過觀察一家醫院的過期血流向而找這一家聯誼會;雖然稍為查探一下後發現這裡只有老闆是殭屍,其他為數不多的殭屍只會在有需要的時候才會來這裡買血;雖然發現連身為殭屍的老闆對殭屍的生態也不算是非常熟悉,最多只是知道殭屍一喝生人血就會上癮之類的事。

 

  但現在的小玲對一般人而言實在太奇怪,被殭屍襲擊後昏迷了一個月都不醒來的人,怎樣看也不像正常人。


 

  若果不是發現這裡的人都不是在未來自己見過的人,況天佑就算走頭無路,也絕對不會想要在這裡安頓。

 


  先不論是自己還是小玲根本都不應該在這個時空出現,不應該干涉這裡的人;
想去嘉嘉大廈看一下又擔心會被「馬小玲」又或是其他「熟人」遇上。 



  還有在昏迷中的小玲,看來一直在作著自己失控發狂的惡夢,不斷呢喃著要自己阻止她的夢話。



  儘管自己一直在解釋那只是因為小玲過份擔心自己變成殭屍之後會發狂才會作惡夢,但是看來聯誼會的人還是不想太冒險,萬一最後演變成天師捉天師的局面就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理論上,老闆應該不會那麼狠心去請捉殭屍的專家來這個聯誼會才對,但如果,萬一,真的不小心請到馬氏一族來就真的是六國大封相的局面了。



  『馬小姐你好,我是來自2004年的況天佑,這是來自2004年的馬小玲,沒錯,在2004年你會跟我結婚,還會被我變成殭屍。』,這樣的自我介紹不會演變成世紀大災難……才怪。



  想到這裡,況天佑覺得自己那在變成殭屍之後早已沒什麼功能的胃也開始抽痛起來。





  總之要在所有事都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以前離開這裡,要去找為什麼他們兩人會回到這個時空的原因,但目前面對的問題不是那些煩人的事,而是沒身份證明和沒錢。



  雖然自己也不是什麼追求優質生活,要很多錢才能活下去的人,但是在香港沒身份證沒錢根本就寸步難行……說方法還是有別的方法,但自己就是沒有門路也不想做傷天害理的事。



  結果就是沒身份證就沒法去找工作,沒工作就沒錢,沒錢就沒法找住的地方,沒法找住的地方就沒法安頓下來,這也是為什麼自己一直留在這裡的原因。


  為什麼自己出門阻止人王聖母的時候沒帶錢包出門呢?現在的天佑只能作無意義而且無聊的自怨自艾,雖然他很懷疑在2003年箭頭弄丟天佑的身份證後,新領到的智能身份證在2000年的香港能不能用就是了。



  以前復生在自己身邊,又還是殭屍的時候可以騙騙人,但現在只有小玲跟自己,根本就什麼都做不了。




  再加上,在小玲醒來之前,自己根本就沒法放心離開她一步……

 

  其實其他理由都是藉口,只有這一點才是自己到現在都不敢離開這裡一步的理由,因為他根本再也擔當不起任何失去小玲的風險。


 


  「小玲啊……你快點醒來吧。」雖然是同一句說話,但此時況天佑的心境變得更為複雜。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