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說時遲那時快就來到第三篇了^q^……我還是很想把很多跟香港有關的東西寫進文裡xD


未來--章二






  「瑤池聖母?」雖然剛剛醒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但眼前的身影是自己的敵人應該是沒錯的。


  「不是敵人,馬小玲的意識不是命運。」眼前的瑤池聖母口中說著些意思不明的話。


  兩目無神的她,再加上全無感情的語氣,使現在的情況顯得非常詭異。



  「你在說什麼?」馬小玲緊張地追問道。



  「血脈已經完全清除,宿主沉睡再無意義。」瑤池聖母仍然沒有回應,下一刻瑤池聖母的身影在馬小玲的眼前化為微塵,並且向自己襲來,最後進入自己的身體。




  「?!」馬小玲只能看著眼前的異變。

  然後一陣暈眩的感覺襲來,眼前一黑,再次失去意識。





 


  小玲……你快點醒來吧。

  在什麼都不存在的空間傳來唯一的聲音,是唯一能救贖自己的聲音。


 

 

 


  天佑在……天佑在叫我,不能再睡了,他在叫我……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米黃色的天花。


  「這裡是……」好奇地查看自己所在的地方,雖然說已經經歷過很多事,身在哪裡應該也沒法再被嚇到就是了。

  所以她很快就放棄想到底這裡是哪裡,腦海根本就沒有相關的記憶。



  還有最想見到的人不在使她有點失落。




  有點艱難地站起來,慢慢走到窗邊,看到的是車水馬龍的彌敦道。

  黑夜到來象徵這裡的夜生活正式開始,晚上八時這裡的一天才正式開始。




  「在旺角啊。」


  真奇怪,自己為什麼不是在waiting吧而在旺角……難道說他們搬了家?


  不過要買也不應該買旺角的舊唐樓吧……難道說他們家經濟真的差到要把waiting吧結束?



  發現自己醒過來到現在都在胡思亂想,使女人不禁輕笑起來。




  這次沒有女媧,沒有人王,沒有聖母,沒有命運,終於可以……




  『因為你的血是特別的,變成殭屍之後會陷入永遠瘋狂。』盤古長老所說的話,再次浮現在腦海之中。





  但在未來得及擔心的時候,已經被一雙能令自己感到安心的臂膀從後納入懷中。


  「你終於醒來了,小玲。」話語中帶著不捨,帶著憐惜,也帶著歡喜 。



  「天佑?我睡了很久嗎?」讓自己在那溫暖的懷抱裡放鬆,馬小玲完全可以聽出況天佑話中的感情,能讓他如此激動的話,看來自己真的睡了很久。

 


  「快一個月了。」況天佑老實回應,然後讓馬小玲轉身過來看著自己以後再開口問道,「有覺得什麼地方不適嗎?」



  況天佑的話打破了重逢帶來的歡愉。

  只見馬小玲苦笑起來。




   「通常一般人變成殭屍之後的二十四小時內會第一次血癮發作,雖然說之前我一直在昏睡,但現在醒過來了,大概也是……」她臉上的笑意暗淡下來。



  「不用擔心,瑤池聖母她……」況天佑輕撫著馬小玲那因緊張而變得略為蒼白的臉。




  然後把在教堂發生的事再一次說出來。




  「!?」聽完一遍以後,馬小玲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讓自己微微冷靜下來以後,馬小玲才問,「所以,我現在身體裡流著的是盤古的血?」



  「應該是。」況天佑不肯定地回應道,「不過我不敢肯定,畢竟這些事情肯定沒有人經歷過......」



  「所以……這一次我真的可以一直留在你的身邊?」馬小玲有點不可思議地說,一陣喜悅的心情湧上心頭。

 



  這可是自從得知馬家的血不能接受盤古一族的血以後,自己一直都不敢想的事。


  況天佑再次把馬小玲擁入懷中,「這一來時間真的沒意義了。」




  直到能再次相擁的喜悅被對身處的時空,還有把兩人帶來這個空間的不明力量的擔憂取代,況天佑想開口說些什麼時,房間的門被打開。




  「還奇怪為什麼況先生會在跟人說話,原來你太太終於醒來了啦?」開門的人正是這聯誼會的負責人,「需要血嗎?」

  「嗯......」況天佑有點不知道怎樣跟眼前的人解釋,難道要跟他說馬小玲是盤古而不是殭屍,不需要血嗎?



  算吧,這對一般人而言根本無法理解,也不合理。




  「天佑,他是......?」馬小玲問道,「復生呢?」

  「我等一下再解釋,現在我們先離開。」況天佑悄悄地說。


  「嗯。」基於對他的信任,所以馬小玲暫時放下心頭的疑問。




  「你這個月來讓我知道了很多有關殭屍的事,不是說可以吃豬血來暫時代替人血嗎?現在我們的經濟沒很好,所以小玲先暫時沒辦法吃人血了。」況天佑笑著對男人說,「已經很久沒回家……難得小玲醒來,我們先回去好了。」

  「喔喔!那你們去吧。」老闆的樣子看上去真的是為他們兩個著想一樣。

  「謝謝你這月來對我們夫婦的照顧。」雖然雙方並不是基於完全信任的關係而交往,但況天佑還是對對方收留了他們這麼久有一定程度的感謝。

  「不用謝啦,之後有需要便來我這裡買血吧。」

  「嗯,一定。」馬小玲也跟著說。




  但異變突然發生。


  身體突然失去感覺,不論是聲音,氣味,影像,觸感,全部消失。

  只覺得在剩下自己的空間中有些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吸引自己一樣。





  「天佑......」只來得及呼喚況天佑的名字,下一刻,再次失去意識。




  本來握著自己的手好像突然失去力量一樣,再加上被馬小玲叫喚,使況天佑不放心地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

  「小玲?」雖然還是站著,但馬小玲現在給他的感覺很奇怪,況天佑擔心地叫著。

  理論上小玲應該不會陷入瘋狂才對,難道聖母騙了自己?




  「命運......要去阻止命運。」馬小玲喃喃地說道。


  然後一股類似瑤池聖母的氣勢,像水一樣從她的身上湧出來。





  「?!」


  況天佑還好,面對過將臣的敵意,也面對過人王和聖母,還有與聖母合而為一的命運,但聯誼會中的其他人就沒法抵抗從馬小玲身上湧出來的壓力。


  就像站在房間門口的老闆就很乾脆地暈倒。




  「命運在......」馬小玲喃喃低語。


  「小玲?!」況天佑緊張地喊著,但可惜的是馬小玲完全沒有反應。



  老闆的昏倒使更多人緊張地前來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但結果也是一樣,面對強大而恐怖的威壓,普通人根本無法抵抗。

  結果是來查看的人不是暈倒就是沒法接近況天佑他們所在的房間。




  「小玲?你怎樣了!?」況天佑嘗試喚回馬小玲的神志,但她完全沒有反應。




  只見她慢慢走近窗戶,最後從窗戶跳了出去,強大的威壓也隨之而去。




  「要阻止命運接近......」留下這樣的一句後,身影就消失於夜色之中。

 

 

 



  「對不起,我們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亦無惡意。」況天佑立即顯出殭屍的形態,但追出去之前不忘對終於可以過來查看事由的人說道,「剛剛暈倒的人很快會起來的了。」



  「門口不在這邊啊!這邊是窗口!」還醒著的人,聽到況天佑的話和看到他的舉動後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但況天佑也從窗戶追了出去。

 

 

 

 

  「原來況先生也跟老闆一樣是殭屍……」有一個剛剛隱約見到況天佑追出去前的樣子的人問道,「輝哥,紅色眼睛的殭屍是什麼等級?」

  「我也沒見過紅色眼睛……等老闆醒來時問他好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