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到了現在還未解釋所有事到底是怎發生的……我真的有夠拖戲^q^

 

 

未來--章三






  「真奇怪,為什麼師傅要我拿著煙在這個時間,在理工大學等她來啊,不是說接到工作嗎?」坐在梯間的男人一邊把玩手中深綠色的紙盒,一邊喃喃自語。


 


  「怎樣都好,吸煙危害健康啊。」繼續在喃喃低語和打量自己手上煙盒的他沒發現一陣陰風突然吹過,「就算買煙的錢不用我出也是這樣說的了。」


 


  「同學,你也喜歡純薄荷萬寶路嗎?」身後突然傳來一把男人的聲音。


  「你哪隻眼見到我喜歡了?」轉向聲音的來源,然後見到一個臉色慘白的男生站在梯間。


  「不喜歡嗎......」那男人的語氣給人無有生氣的感覺,再配他臉上的笑意就更加給人不寒而慄的感覺,「就算不喜歡也不要緊......」




  以為那突然出現的男人會轉身離開,所以完全沒想過對會以超越人類的速度伸手襲擊自己。

 


  「?!」到對方那雙手捏著自己的頸時,才發現那雙手根本毫無溫度。


  不過到他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對方的手好像有無窮的力量一樣,不用一分鐘已經使得他覺得暈眩。


 






  「龍神勅令,水神陰姫借法,諸邪!」對於被攻擊的人和另一個藏身夜色之中的人來說都很熟悉的聲音響起,然後一團水球快速向施襲的人略去。



  強力的撞擊使他不得不放開手。


 

  不用多說,藏身於夜色之中的人正是追著從馬小玲身上散發出的威壓來到這地,但卻發現那種威壓就像從沒出現過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況天佑。


 




  剛剛見到被攻擊的男人時,還在猶豫要不要上前解救他,畢竟他是小玲的第一任徒弟......直到這一刻,況天佑再一次確定這裡應該是2000年的香港了。


  因為這個人是最後是被小玲親手收掉的金正中。





  本來想要現身,跟小玲解釋一下現在他們的處境,但是細想了一下後,他十分肯定剛剛來到的對方不是馬小玲……應該說不是自己在尋找的那個馬小玲。


  所以況天佑還在剛剛的藏身之處,但注意力再沒有完全只放在眼前的兩人身上,因此他沒看到眼前的她身上隱約閃爍著的紅光。


 



  「雖然我沒讓你知道這是工作,但你就不可以提防和觀察對方是人是鬼嗎?」馬小玲有點生氣地說道,說話的同時手並沒有停下來,在被她救下來的金正中身邊快速地佈下結界之後才正面面對這次的敵人。

 
  「給我乖乖待在裡面不要亂動!」


  「但是......」雖然還在喘氣,但是金正中掙扎要站起來。




  「這次不行,因為對方會很難纏,少了你幫倒忙我會更安心打倒他。」馬小玲很乾脆地說道。


  「這......」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見到一向見到妖魔鬼怪都看似游刃有餘的師傅這次也謹慎起來,他便放棄了。


 

  見到金正中乖乖坐在結界之中,小玲也鬆一口氣。


  雖然說是鬆一口氣,但不代表馬小玲會鬆懈,她一直有留意著對方的動作。




  深知道對方自被她擊退之後便沒什麼反應是因為他在找正中,只要發現到正中,對方一定會發狂向他攻擊。


  不過是現在的話,只要把正中因亂丟在地上的煙盒拾起來,對方應該會什麼都不理衝過來攻擊手上有煙盒的人。


 


  「正中,這次我們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怨靈。」慢慢走去煙盒掉落的地點的馬小玲突然開口說道。


  「?」金正中奇怪地看著突然開口說話的馬小玲。


  「因為很罕見我才會解釋給你聽,聽下去就好。」馬小玲說道,雖然是在分心說話,但她其實一直在評估對方的力量,「這種怨靈的力量不是來自他個人,甚至可能他根本不是人。」



  「因為他的怨氣來自都市傳說。」
 


  「都市傳說?」連金正中不禁好奇地看著那正在四週張望的靈體。



  「我查過了,理工大學本身就有流傳在這裡有鬼會找替身的故事。只要有人傳講甚至相信,日子一久便會形成一股力量,可能會直接形成靈體,又可能有不知情的遊魂野鬼來到這裡與那道力量結合,最後變成我們眼前的怨靈。」馬小玲走到那煙盒旁邊便拿出身外化身會使用到的符。


  「所以我們眼前的怨靈跟一般的不一樣,他身上的怨氣比較重,也比較難對付。重點是,若不能在他身上怨氣最重的時候把他收伏,這裡的怨氣會很快再次形成新的靈體,但他身上的怨氣最重的時候,連我也沒辦法收到他,只能直接用神龍......」未說完,除了身外化身的符之外,手中還多了一顆粉紅色的幸運星。








  沒錯是好奇到底都市傳說怎樣成為靈體,所以繼續聽著馬小玲的解說,但還在找人的況天佑根本沒有看著她,也再一次沒看到她身上一瞬間閃爍的紅光。


  最終況天佑憑著變成殭屍之後超越人類的視力,在附近一座大樓的天台上看到自己要找的身影。


  況天佑二話不說就從自己所在的位置躍起,本來他所在地與過去的兩人距離就有點遠,再藉著夜色和盡可能收歛氣息,還有馬小玲正在面對的怨靈,他可是不太擔心自己會被發現。


 


  「小玲?」躍到天台之上,慢慢走近自己正在找的馬小玲的況天佑輕輕叫喚著。


 

  只是站在這裡,望著那都市傳說的所在地的馬小玲完全沒有反應。


  眼睛變成了盤古一族運用力量時的紅色,而不再是紫色,瑤池聖母沒騙他......正想安心下來的況天佑此時候覺得有些什麼不妥。




  「小玲?!」不死心的再呼喚道。



  這一次,他看到小玲身上閃爍的紅光,再順著她的視線,也終於看到過去的小玲身上閃爍紅光。


 

  不知如何是好,也沒辦法讓馬小玲回神過來的況天佑現在只能看著眼前發生的事,希望可以從中看出些什麼以解釋現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事。


 





  「好好看著了。」馬小玲使用身外化身的符,然後她身邊就出現了另外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本來對方應該只會攻擊符合故事特徵的人,但他現在已經開始失去耐性,只要是拿著故事所形容的物件的活物都會成為攻擊的目標。」


 

  讓「自己」拾起地上的紙盒,然後立即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怨氣高漲起來。


 


  「來吧。」馬小玲再次謹慎地擺出戰鬥的姿勢,她要等到對方把散佈在四週的怨氣都吸收才能用神龍攻擊,現在只能用伏魔棒作普通的攻擊。


  雖然說有身外化身,但要攻擊這樣的怨靈也有一定的危險,不過也不能考慮那麼多了,立即開始了保護身外化身和拖延時間的戰鬥。


 





  此時在大樓天台,本來迎風而立的馬小玲全身顫抖起來,就像是在承受什麼痛楚一樣。


  「小玲?!」看到這裡,況天佑終於忍不住上前扶著她,而且緊張地呼喚著。


 

 

 


  況天佑不知道的是,其實現在的馬小玲其實完全知道這裡正在發生什麼事。


  其實在過去的馬小玲出現之前,她的意識便已經再次恢復過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