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可以這麼快來到第五章^q^……果然有美腿和閃光是不一樣的(去死

打的部份大概就此結束了(咦咦咦),之後閃光的比例會大量增加Wwwww

 

 

未來--章五


 

 


  「能量體再次入侵,宿主可以抵抗入侵的次數為兩次。」




  「知道了!」馬小玲煩躁地回應,她不經意地看了過去的自己一下,看到自己全身上下都突然閃爍著像星光一樣的銀光,當中包括伏魔棒。



  「你現在是把過去的我完全覆蓋著嗎?」腦裡突然跳出一個念頭,「連伏魔棒和衣服都有覆蓋?」




  「確實如此。」



  「我這一次之後,要什麼時候才能再使用紅雪風暴?」馬小玲緊張地追問,因為一定要確認使用的時間才能知道自己剛剛想到的方法能不能成功,「還有命運有依附物件的可能性嗎?如果附上去可以再離開嗎?」


  「按宿主的身體情況,最快一小時,最慢三小時以後可以再使用。能量體可以依附在任何物件之上,差別在於對其的吸引力,如果吸引力夠大的話,那就會停止活動,暫時不會離開。」



  「雖然不知道可以吸引命運多久,但看來伏魔棒也應該會吸引命運的。」知道事情有轉機的馬小玲果斷地說,「減少覆蓋面積,只保護過去的我的身體,放棄其他東西,先不要讓命運寄宿在可能讓他重新得到意識的我身上。」



  「遵照宿主命令減少覆蓋面積。預計抵抗次數可以增加一次。」


  「那就剛剛好了。」雖然是有點放鬆下來,但馬小玲知道仍然未能完全鬆一口氣,因為命運還未停止入侵,而且她之後也一定要盡快跟著過去的自己回去,一定要把伏魔棒和過去的自己分開最少在三小時。




  再過沒多久,在過去的馬小玲開始保護其身外化身的同時,馬小玲便聽到紅雪風暴的報告:「命運進入宿主手上的武器,宿主的攻擊力提升百分之一百。」


  「竟然可以讓過去的我的攻擊力提升這麼多,這樣子可能連堂本靜也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吧……」馬小玲不禁讚歎起來,隨即像想到什麼一樣,有種不安的感覺。

 



  「能量體的的活性減弱,預計六十秒後會暫時停止活動。」

 




  「雖然是拿著計時炸彈,但這樣總比過去的我現在就失去馬家的道法和現在的我失去命運的蹤影來得安全。」馬小玲終於沒剛剛那麼緊張了。

 



  過了沒多久,再聽到紅雪風暴的報告:「能量體完全停止活動,暫時無須繼續抵擋入侵。」


  「恢復宿主活動能力,意識損耗率百分之三。」

 



  「意識損耗率是指?」聽到陌生的字眼,馬小玲好奇地問。


  「紅雪風暴的意識。當意識損耗率到達一百的時候,紅雪風暴的意識會完全消失。」






  「建議宿主在紅雪風暴消逝以前盡快提升對盤古之力的操控以改善身體的質素和提升對血脈的操控能力,另外必須盡快將附在武器之上的命運消滅。」說完之後,馬小玲很清楚地感覺到紅雪風暴切斷了自己跟它的連繫,但是體內的盤古之力仍然在運作。





  同時她能夠重新控制自己身體活動……但是因為痛楚還未完全消退,所以整個人不禁顫抖起來。


 



  「小玲?!」況天佑的雙手扶著自己的一刻,馬小玲才真正的回神過來。


  「放心,我沒事。」馬小玲讓自己在況天佑的扶持下站著。


  「你還說沒事?」況天佑有點心痛地說,說完伸手把馬小玲額上的冷汗抹去。




  看到他緊張的表情和溫柔的動作,馬小玲的心裡泛起甜蜜的感覺。

 



  不過她很快就再次恢復理智,特別是現在過去的自己手上拿著一個計時炸彈,她一定要盡快解決。






  再次從天台向下望,只見本來還有點吃力才可以擊退怨靈的「自己」,現在愈來愈順手,甚至可以對其作出傷害。


  雖然知道因為伏魔棒現在附有更強的力量,但親眼看見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很震撼。








  「小玲……」況天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嗯,我知道這裡是過去,是2000年,所以下面在戰鬥的是過去的我。」馬小玲一看到況天佑的表情就知道對方想說,又不知道怎樣說的話是什麼。



  「嗯?」況天佑有點驚訝。



  「剛剛其實我不是失去意識……應該說我從來到這裡之後,意識便恢復過來,只是沒法作出回應。」馬小玲本來想準備解釋,但看來事情快結束了,「等過去的事完結後我再仔細解釋吧。」



  同樣基於信任,況天佑也沒有追問,反而跟馬小玲一樣看著發生過的事再一次發生。








  「師傅明明就很強……為什麼會說到這傢伙那麼利害?」看著馬小玲光是用伏魔棒已經可以把對方完全壓制著的金正中開始碎碎唸起來。

 


  其實正在對敵的馬小玲心裡同樣有著這個問題,而且她隱約覺得不是對方變弱,是自己變強。


  因為對方身上的怨氣明明就愈發高漲,甚至已經累積到一個驚人的地步,相信現在有一般人經過也可以看到他身上的怨氣,還有會受其怨氣影響。

 



  在疑問的同時,馬小玲的攻擊又再一次把對方擊退,看她的表情可以肯定連她也不相信伏魔棒可以對怨靈造成傷害,而且就只有伏魔棒能起作用,其他符咒對已經把附近的怨氣吸引到差不多的怨靈起不到任何作用。

 


  看來明天怎樣都要去求叔那邊一趟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過既然可以節省天雷陣就節約一點吧。」馬小玲完全放棄其他的攻擊手段,甚至本來護在自己的身外化身前面的她,已經完全轉守為攻。








  「果然,命運真的會加強過去的我的力量呢……」在天台上看著過去的自己大發神威的馬小玲苦笑地說,「竟然這麼輕易就可以打敗都市傳說所形成的怨靈。」


  「命運是指……?」況天佑雖然知道眼前的情況應該跟過去不盡相同,但是到底有什麼不相同,在那時候根本未涉入馬小玲的生命之中的他又無法得知。




  「剛剛我不是完全沒有反應嗎?其實就是在紅雪風暴的協助下,阻止變成能量體的命運入侵過去的我的身體。」馬小玲回答道,她盡量用最簡單的言詞解釋剛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畢竟沒親身經歷的人可能完全沒辦法理解,「不過不知道是我的身體還未恢復過來,還是我還未能完全使用盤古的力量,所以我沒法完全抵抗命運,最後只能保著過去的我而讓命運附在伏魔棒之上。」



  「因為命運附了在伏魔棒之上,提升了攻擊力,所以使得過去的你這麼輕鬆就可以把怨靈收掉?」況天佑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連結在一起得出結論。



  「沒錯。」馬小玲的回答肯定了況天佑的推論,「紅雪風暴預計我最慢三小時,最快一小時就可以再使用紅雪風暴來消滅命運,所以我們等一下的行程是回嘉嘉大廈一趟。」



  「先不論命運什麼時候會再次跑出來,光是過去的我變得這麼強的話,之後就沒戲唱了。」


  「但是這樣會不會被過去的你發現?」況天佑有點擔心地問。


  「被發現也沒辦法,反正是自己,打昏就好了。」馬小玲倒是一臉輕鬆,看到況天佑臉上奇怪的臉色才佻皮地說,「開玩笑的啦,過去的我有一種讓人想要去睡的符,不用法力催動,只要加在水中就可以讓『我』好好地睡一下,姑婆的話應該可以暫時用盤古的力量困著的。」


  「剛剛你的語氣害得我以為馬小玲變成了流氓呢。」況天佑打趣地說。


  「過份!」馬小玲看起來有點生氣地說,然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自顧地輕笑起來。


  對於突如其來笑容,況天佑反而有點不知所措,同時有點自責,因為很久都沒見過眼前的她笑得這樣高興了,最後才強迫自己說出一句,「想到什麼了?」


  「我們好像很久都沒這樣鬥嘴了。」馬小玲繼續笑著。


  「因為從盤古聖地回來之後我們都很忙啊。」況天佑感慨著,「而且發生太多事了。」


  「嗯……也是啦。」馬小玲同樣有點感慨。


  「我們先不要像老人家一樣在這裡懷舊了,過去的你不能放著不管。」況天佑探頭看了樓下一眼。

 

  「嗯,也對。下面差不多結束了,我們先過去嘉嘉大廈準備一下吧。」馬小玲下意識走向紅磡火車站走去,到她想從天台跳下去的時候,才記起些什麼,「現在的我們好像沒錢沒八達通?」


  「你說到重點了……」況天佑意味深長地看了馬小玲一下,「而且我們也沒有住的地方,今晚沒辦法洗澡了。」

 


  馬小玲的表情一瞬間變得很嚴峻,在面對女媧和將臣的時候可能她也沒這麼緊張過。


  「看來這次要落重本……」馬小玲很認真地說,「總之要在過去的嘉嘉大廈解決一切的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