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為金錢而煩惱的主角們才是香港人啊\(^q^)/(等一下

下一章……我果然還是很喜歡紫色眼的媽媽,所以\(^q^)/

 

 

未來--章六

 

 



  「總覺得你這樣用自己的能力有點過份。」離開理工大學,不消十五分鐘便抵達嘉嘉大廈的馬小玲正在靈靈堂裡一邊準備符水,一邊跟況天佑閒聊。



  由於沒車沒錢沒八達通,所以決定用「走」的......其實本來真的是想用走的,但因為最好還是比過去的馬小玲更早到嘉嘉大廈,所以最後況天佑很乾脆把馬小玲抱起來,然後直接用他作為殭屍最自豪的速度跑起來。




  「沒辦法,這樣最快。」況天佑理所當然地說,「老實說,當年去英國比剛剛更誇張。」


  「怎樣誇張?」馬小玲把燃燒著的符紙丟進水裡,然後把水瓶放回桌上。



  「本來不想花錢買機票,也是想用走的。」況天佑這次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不過最後覺得反正到英倫海峽還是要找交通工具,所以便直接躲在你們當時坐的飛機機頂。」


  「......這樣也太犯規了吧?」馬小玲準備走進睡房裡。


  「回來了。」況天佑提醒道,然後牽起馬小玲的手一起像他們來的時候從窗戶離去。

 

 

 

 


  選擇躲在可以聽到屋子動靜的大廈外牆排水渠位置的兩人繼續閒聊。


  雖然所站位置很微妙,而且根本就不是適合聊天的位置,不過兩人還是一副很自然很有風度的樣子。

 

 



  「想不到我在靈靈堂佈的符陣最後防不到的是自己。」馬小玲慨嘆地說。


  「如果防到我們就不知要怎麼辦了。」況天佑好笑地望著馬小玲。


  「也是啦。」無可奈何的回應。

 



  「我們之後要怎麼辦?」況天佑再次提起目前他們最迫在眉睫的問題,「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如果要一直守著過去的你,我們最少要留在這個對我們來說既是過去又是未來的空間到女媧元神回歸的那一天。」



  「有關錢的方面,其實我在想要不要偷偷接過去的生意......」馬小玲思索了一下,「反正我都記得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如果租地方住再加雜費,應該接三,四次工作就夠了。至於生活費可以遲點再想……」



  「問題是現在的我只能把靈體困在一處,沒法收鬼,也沒辦法幫怨靈超渡。」


  「沒其他辦法嗎……」況天佑苦惱起來。


  「也不是沒有啦。」馬小玲不肯定地說,「當年瑤池聖母連怨靈所製成的靈體武器都可以超渡,照道理我應該也可以的,只是現在沒時間試到底我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還有,我記得二月中的時候曾經接到一兩宗假生意。」馬小玲若有所思地說。

 



  「假生意?」


  「即是來委託的人根本就沒分清楚所發生的事是不是真的跟靈界有關。」


  「所以是不需要捉鬼但又錢收的意思嗎?」況天佑的接話害得馬小玲有點尷尬。


  「我可是有出差也有提供意見的。」雖然說有點尷尬,但馬小玲很快就回復過來。


  「我不是要責怪你。」況天佑像要安撫馬小玲一樣溫柔地說道,「我知道你接生意的時候都有評估過有沒有必要親自去的。」


  「除了錢以外,應該說錢其實不是你最在意的,委託人的需要才是你最重要的考慮吧。」

 

 


  老實說,被看穿不好受,特別對一個習慣將本性收起來的人來說。


  不過對方是自己的唯一就算了。

 

 


  「先不要再說我了。」馬小玲下意識地轉移話題,「你真的窮得完全沒有錢嗎?」


  「好像是有戶口的,但家裡的東西其實都是復生在管……」這次到況天佑尷尬起來。


  「真的沒想過回到過去,特別是連要待多久都不知道的過去會這麼麻煩。」馬小玲無奈地說。




  「說到過去,我總覺得有點奇怪。」況天佑一反剛剛輕鬆的語氣說道。


  「你說這個過去嗎?」馬小玲好奇地問。


  「不是這個過去,而是2003年的過去。」


  「怎樣了?」馬小玲仍然是不太明白況天佑想表達什麼。


  「剛剛我見到你使用力量的時候,雙眼是紅色,而不是紫色感到安心。」況天佑像在思索什麼一樣,「這代表小玲你不再是命運的血脈……」


  「嗯,所以問題在哪裡?」


  「但是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到是誰將你變成紫眼殭屍。」況天佑終於揭開謎底。

 

 



  「?!」

 




  「小玲你記得嗎?」況天佑的語氣就像是在問一個他知道無法得到答案的問題。

 



  跟況天佑一樣,無論馬小玲怎樣想,就是沒辦法想起跟自己被咬有關的事。

  「想不起……」在阻止人王與聖母開戰時那一種失落的感覺又再次浮現,是一種明明不想忘掉,但卻偏偏忘記了的失落感。

 

  而且不止自己變成殭屍的事,現在回想2003年的記憶總是有很多沒法連接的地方,就像不見了當中一塊最重要的組件。


 

 


  突然從靈靈堂從來重物倒地的聲音,對於陷入回憶的他們而言可是像雷聲一樣,把他們二人從回憶拉回來。


  「會不會是你……?」況天佑緊張起來。


  「我用的符只是給予想睡的暗示,不會使過去的我立即倒下的。」未說完,馬小玲輕閉雙眼,「我先把姑婆困著,之後再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看不到,但是況天佑感受到一種威壓從馬小玲身上散發出來。


  「可以了,雖然是有點對姑婆不敬,但是被看到就糟糕了。」馬小玲再次張開眼的時候,眼瞳變成了鮮紅色。

 


  說完,兩人再次從窗戶回到靈靈堂。




  「果然是伏魔棒。」馬小玲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習慣放在神台之上的化妝盒現在倒在地上,雖然化妝盒沒因而打開,但還是可以見到裡面透出紫色的光芒。


  「要怎樣做?時間還未夠吧?」況天佑有點緊張地問。


  「先困著應該不是問題,畢竟瑤池聖母還有她的力量本來就是盤古為了困著命運而製造出來的。」馬小玲運用起自己新得到的力量,一心想要用力量把伏魔棒封著。

 



  沒多久,一道紅光完全把伏魔棒覆蓋著。

 




  確認手上的伏魔棒完全被紅光覆蓋之後,馬小玲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然後思索了一下,「看來天佑今天值夜班,你去那邊拿一兩套衣服?」


  說到天佑兩個字的時候,馬小玲不自覺地停頓了一下。

 

 


  知道為什麼,正是因為知道,所以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的況天佑有點落寞地點點頭。

 



  「對不起,我只是……」馬小玲當然察覺到雙方的失態,「只是沒想過有一天會……」


  「嗯,我先去那邊收拾一下,出問題的話便過來吧。」說完便走出了靈靈堂,不過況天佑的話提醒了馬小玲。


  「那我也……」拿著伏魔棒,馬小玲很自然地走進睡房,正確來說她的目標是衣櫃。




  沒辦法,就是要先把其他事都放下,因為馬小玲接受不到之後沒有任何換洗的衣物。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