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要面對期末BOSS,所以更新慢下來了XD

……我果然真的很拖戲O________________RZ

結果還是沒有到紫眼真的超SAD啊ORZ

 

未來--章八


 



  把被紅光包圍的伏魔棒放到地上,馬小玲伸手握了一下況天佑的手。


  況天佑明白馬小玲的示意,所以先離開她身邊的範圍。

 




  馬小玲先深呼吸,然後再次運用紅雪風暴的力量。


  接下來,雖然馬小玲還站在況天佑眼前,但整個人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樣。


  況天佑終於明白為什麼一開始在理工大學時會完全找不到馬小玲。


  因為她除了還站在自己的眼前之外,其他一切存在的感覺都完完全全的消失。






  此時,馬小玲再次以精神與體內的紅雪風暴作出連結。




  「宿主是否需要自行發動紅雪風暴?」


  「嗯,反正我遲早也需要自己來操作吧?」馬小玲很清楚知道,自己在體內這意識消失以前,一定要完全學會使用自己的力量。


  「宿主請以光芒的強弱估計對方的力量,從而使用自身的力量作出攻擊。準備完成後,只要動念便能作出攻擊。」




  「宿主在過程中必須保持清醒以及準確計算所要使用的力量,過量的力量將會不分敵我攻擊活物。力量特別對非人類的生物有傷害力。」


  馬小玲苦笑起來,還特別對非人類有傷害力,果然是瑤池聖母的力量。

 

 



  這樣代表,為了在現在,還有未來都一定會守在自己身邊的他,自己以後使用力量時都一定要小心,絕對不能失手。






  「開始吧。」馬小玲很快就從有點擔憂變得自信。


  既然只有眼前這條路,那麼就沒什麼好懼怕的,她就是這樣活過來的。






  只要動念,體內的力量就會把依附在伏魔棒之上的命運消滅。


  「希望這次是最後吧。」



 


  使馬家痛苦了上千年的幕後黑手,也是多次滅世的兇手。


  無論在公在私,都有非消滅命運不可的理由。

 




  馬小玲感覺到準備完畢之後便立即把伏魔棒上的力量收回來,並且發出攻擊。





  雖然馬小玲進入了攻擊的狀態後便完全沒有動作,但況天佑可以很確定她已經開始攻擊命運,因為現在伏魔棒上的紅光更盛,而且隱約見到點點紫光。

 



  過了一會兒,紅雪風暴的聲音再次響起,「能量開始減弱,預計對方三十秒後消失。」


  此時的馬小玲還是沒有鬆懈,畢竟這不是純粹一個人的事,如果此時有什麼差錯,可能不到2001年人類的歷史就會結束。

 


  「能量體反應消失。」


  「……」先是一陣短暫的靜默,過了一會兒,馬小玲才再次跟紅雪風暴對話,雖然她有抑壓心中那種愉快的心情,但她語氣已經明顯跟剛剛不一樣,「那看來我已經知道要怎樣使用我的力量了。」


  「宿主能使用的攻擊手段仍然過少,建議增加。」


  「哎呀,真嚴厲。」被潑冷水的馬小玲苦笑,然後再次感覺到對方把她們之間的聯繫切斷。






  「小玲?」馬小玲回神過來時便見到況天佑關切地看著自己,「好了嗎?」


  「嗯,終於解決了。」馬小玲笑著回應,其實她有想要抱著況天佑起舞的衝動,不過太吵可能會吵醒「自己」,只好放棄。


  「那我們先離開吧,你剛剛截下來的生意最快都要明天才能去?」跟剛剛的馬小玲一樣,況天佑過了一會便從喜悅中恢復過來,他拿起身旁的包包,裡面裝有從過去的天佑和馬小玲家中選出的衣服和基本生活用品。




  當兩人鬆口氣,並且準備離開的時候,馬小玲覺得周圍的空間給予自己一種奇怪的感覺,因此本來想要先於況天佑離開的她忍不住回頭看了靈靈堂一下。


  大吃一驚的她示意況天佑先停下來。




  然後強行喚醒在自己身體內的另一個精神。

 




  「不是說命運已經消失嗎?」馬小玲有點氣急敗壞地問。


  『不明白宿主問題的意思。』 紅雪風暴回應道。

 



  馬小玲再次走到神台前面,只見眼前紅色化妝盒旁邊出現了一把閃爍著銀紫色光芒的伏魔棒。


  她打開化妝盒查看,發現伏魔棒完好的放在化妝盒之內。

 



  「這是......?」看到兩支伏魔棒後,況天佑也緊張起來。

 



  『沒有能量反應。』此時紅雪風暴再次回應。

 



  「不知道,但是紅雪風暴說這東西沒能量的反應。」馬小玲有點警惕地看著那突然出現的伏魔棒。


  「那要怎麼辦?」況天佑也警惕地看著那正在閃爍著銀紫色光芒的伏魔棒。


  「我也不知道。」馬小玲有點煩躁起來。


  「難道這就是命運說沒人可以消滅命運的意思嗎?」況天佑喃喃地說。

 




  『這是概念,沒有能量反應。』紅雪風暴再次說道。

 

  「概念是指什麼?」馬小玲問。


  『宿主現在在一個有命運本體的時空,可能因此無法完全消滅對方。』

 

 


  「紅雪風暴說對方沒有能量反應,只是概念......」覆述的馬小玲也一頭霧水。


  「那會有危險嗎?」況天佑最緊張的是這一點。


  「大概沒有吧?」馬小玲不肯定地說,事實上她體內的另一個意識建議的是她把這「概念」帶走,「紅雪風暴建議我帶走這東西,增加攻擊手段。」


  「若可以回到消滅命運的未來,應該就可以連這概念都消滅。」馬小玲提出自己的推論。

 


  『如果到命運本體不存在的時空,這概念會直接消失。』

 


  「紅雪風暴說如果在命運本源不存在的時空,這概念會直接消失。」馬小玲終於比較安心下來。


  「如果真的對你沒傷害的話,那就先帶走,不然放在這裡也不好吧?」況天佑建議道,而且他擔心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馬小玲的安危。


  「嗯。」馬小玲很自然地拿起那伏魔棒,應該說是只剩下概念的命運存在於過去的形態。




  但是一拿起伏魔棒便覺得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宿主可以讀取概念保存的記憶和同化概念。』


  「先等我們離開這裡再慢慢解釋你剛剛所說的一堆到底是什麼。」馬小玲有點無奈地回應。

 



  「我們先離開吧,待在這裡太久本身就是一個問題。」馬小玲再次走向窗戶,這次真的是從窗戶離開嘉嘉大廈。


  見狀,背著行李的況天佑也跟著離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ワーイヽ(゚∀゚)メ(゚∀゚)メ(゚∀゚)ノワー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