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MM篇)--





  「瑪琉小姐,你這次休假又要上宇宙嗎?」在屏幕另一邊的現任奧普首長卡嘉莉.由拉.阿斯哈有點關切地問道。

 


  雖然現在的她已經變得成熟沉穩多了,但她為了祖國而強迫自己長大還是讓瑪琉有點心痛,所以會在私下還是盡量視其為孩子。

 

  「不了。」瑪琉親切地笑道,「這次連穆也不會讓我飛的了。」

 

  「咦?」卡嘉莉好奇地看著瑪琉,她跟穆不是曙光社的模範夫婦嗎?為什麼……「難道說?」

 

  知道對方大概已經猜到,瑪琉幸福地笑著輕撫自己的肚子,「昨天才知道的,在這裡有另一個生命喔。」

 

  「先在這裡恭喜你們了。」卡嘉莉開心地說道,就算比以前幹練,但直率的性格應該永遠也不會改變吧?更正,是除了在處理跟某人的感情問題之外的直率性格永遠都不會改變。

 

  「卡嘉莉您特意找我是有什麼特別的事嗎?」瑪琉笑著問,因為卡嘉莉的企圖太明顯了,「想找煌的話,直接找他會比較快。」

 

  「哎,啊,我,我為什麼要……」果然是卡嘉莉呢,瑪琉想起自己跟丈夫的閒聊,不禁又衝著卡嘉莉的笨拙笑起來,不過現在重要的還是眼前人。

 

 

  「雖然由我來說可能有點不太適合,但請您不要忘記自己也有得到幸福的權利。」瑪琉語重心長地說道,「現在的時局也許還是不盡人意,不過你們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

 

  「不用把所有責任都向自己身上攬,也不用擔心那麼多,就算走錯路也一定有辦法的……」

 

 

  『就像三年前一樣。』瑪琉的表情好像在這樣說。

 

 

  「可是我……」卡嘉莉有點不知所措,像是忘記了組織語言的方法一樣,「再沒資格,沒辦法,那傢伙……」

 



  果然問題出於這邊。

  瑪琉苦笑起來,論固執,自己身邊的人好像一個比一個厲害呢。

 


 

  「阿斯蘭瞭解那時候您的苦衷,但他不會明白為什麼現在您要躲開他的。」瑪琉再開口的時候語氣帶著一點勸導的感覺,「因為對他來說那是不存在的問題。」

 

  只見瑪琉一臉鼓勵的笑意,「跟三年前相比,您一定已經有所成長,所以相信對方的心意,也請相信自己有能力接受對方的心意吧。」


  「不然煌又會擔心你們了。」

 

 

  其實阿斯蘭和卡嘉莉的關係一直都讓煌感到很困擾。由於自己跟女友的關係完全是水到渠成,所以對於好友與手足那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感到很苦惱。因此煌時不時會私下向瑪琉求救。這次也是因為煌在通訊的時候有意無意提到近日好友陷入沮喪,所以瑪琉才會突然說起來。

 



  「不要讓眼前的幸福溜走了。」因為曾經失去,所以瑪琉比很多人都更為清楚失去最愛的痛苦。


  看著笑得溫柔的瑪琉,卡嘉莉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但最後她還是點點頭,表示她把瑪琉的話聽進去了。

 

 

  「瑪琉,我回來了。」穆的聲音從玄關傳來,打斷了兩人的通話。

 

  「抱歉,穆回來了,我這邊先關。」瑪琉知道自己的話對方已經聽進去便放心把通訊中斷,「記著,千萬不要讓幸福溜走後才後悔。」

 

  只見卡嘉莉再次點點頭,瑪琉才把通訊關掉。

 

  才剛剛把通訊影像關掉,那能令瑪琉感到安心的臂彎和氣息便從後纏繞著瑪琉,「剛剛在跟誰在通訊嗎?」

 

  「嗯,卡嘉莉問我休假是不是要去殖民地。」瑪琉放心地讓自己依在穆的懷裡,然後輕笑地說道,「所以她算是大伙中最早知道我們的孩子的人吧。」

 

  「不算最早,我今天已經在曙光社宣傳了一番,還恐嚇大家不能讓你做粗重工作。」穆的語氣帶著喜悅,還有一點惡作劇的成份。

 

  「你這個人吶,都快要當爸爸還這樣不正經。」瑪琉無奈地笑著。

 

  「什麼不正經了?誰對我們的孩子有意見,我便拿曉跟他決鬥!」穆仍然以孩子氣的語氣說道,使瑪琉不禁啞然失笑。

 

  「你若真的去決鬥,小心卡嘉莉叫煌把你擊墜。」瑪琉不忘笑著吐糟自己的丈夫,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樣說,「還是跟大家說一下吧,幸好今年的聚會是在奧普,不然就沒法出席了。」

 



  一想到曾經一同並肩作戰,互相扶持的伙伴們,另一道暖意便圍繞著瑪琉。

 



  「如果要聯絡便用終端機吧,這樣子也比較能聯絡上大家。」穆建議道。

 

  「嘛……」瑪琉對這建議有點保留,顯然是想起他們結婚時候的事。

 

 


  婚禮時那令人覺得眩目的人山人海好像讓瑪琉仍然心有餘悸。

 

  雖然說他們待戰爭結束一年之後才正式結婚,但其實當時的局勢仍然有點不穩定,所以想說用終端機來連絡會比較安全。由於那邊的效率實在太高,最後除了相熟的伙伴之外,還有很多曾經幫助過大天使號的人都收到他們結婚的消息。

 

  當天出現的人……雖然瑪琉明白大家都有想要聚會的意願,又剛好有藉口和時間,但是當時的來賓們真的差不多都是各國戰後的政軍要員。

 

  連穆也打趣地說,如果有恐怖襲擊的話,可能世界已經末日了。

 

  最後還演變成大伙每年一次的終戰紀念聚會。

 



  這次如果也是用終端機傳遞消息……

 

  「還是先跟熟悉的朋友連絡就算了。」瑪琉最後還是否決了穆的建議,「反正到聚會的時候都會見到面。」

 

  「說回來,還要去跟伊德說一下這次休假不能去找他呢。」瑪琉不經意地提到另一位艦長的孩子。

 

  「嗯,等我們的孩子出生之後再帶他去找伊德吧。」穆的語氣有一份對瑪琉的寵溺,只見他笑得溫柔,「他一定想試試當哥哥的。」

 

  「謝謝你……」瑪琉感激地說,語氣同時有著嘆息和懷念,「我就是沒辦法放下那孩子。」

 

  「不用道謝啦。」穆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頭,「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想起那三個孩子的時候,你不也是用同樣的溫柔待我嗎?」穆擁著瑪琉的力量加重,「我們在戰爭中都失去太多了……」

 

  「穆……」瑪琉忍不住伸手輕撫穆臉上的傷痕,她知道尼歐曾經經歷過自己無法想像的殘酷,也陪伴過穆渡過無數被惡夢纏繞的夜晚。

 

  「能夠再次相遇實在太好了,瑪琉。」穆溫柔地笑著。

 

 

  能夠再次感受到對方的溫暖,對他們來說其實已經是最大的奇蹟。

 

  「對啊,能夠重新相遇實在太好了。」瑪琉以同樣的溫柔回應道。




                       ~完~



後記:我還真的是超級喜歡艦長小姐的;皿;!!!下次應該會是KL,如果是KL的話時間會推前一點,大概會寫剛打完仗的時候K決定要加入ZAFT的事,至於AC要不要寫就……是說,其實我還想寫寫看DM和YS呢;w;……


至於キラ的名字……本來想打日文的,但最後覺得麻煩就用了中譯,由於香港譯「基拉」是完全失去了「キラ」的意思,所以還是用了台灣意譯出來的「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